#4 兒子上學討厭寫字的那些年......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開學在即,抽空重讀麥克.懷特《說故事的魔力—兒童與敘事治療》,在自我實作練習的時候,突然靈光乍現,想起左撇子的兒子小學極度討厭寫字的往事。

於是我探頭問高三的兒子:你還記得自己國小很討厭寫字嗎?

兒子:有嗎?我不記得了.....。

我:你討厭寫字這件事讓我很抓狂。

兒子無奈:還好吧?

我:你真的忘記了啊?

兒子無語望天:但是我現在不會啊。

然後,我們針對這件事情討論了一會兒,他總算有點憶起小時候那些中文字習寫功課帶來的不快。

我:你覺得那時候寫字的感覺像什麼?

兒子尷尬地笑:大概是酷刑吧!字那麼多,又難寫,還要一直重覆寫,煩都煩死了,字又寫得醜。

我:那你還記得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不排斥寫字這件事?我記得你國中寫字沒什麼問題

兒子用力抓頭:大概是不用一直重覆寫字的時候吧,而且我認命了,反正都得寫。

我:所以,可能是從你可以自由寫字,不用一直重覆寫同一個字開始,你就開始認命寫字了。

兒子:大概吧!我現在很喜歡寫字。

我:有沒有一個人在這件事上曾經幫助過你?

兒子認真看著媽:沒有,就是有一天我想通了。

稍候又補充:高年級的老師鼓勵我,沒有一直罵我,也讓我覺得好多了。

我:那現在寫字對你來說,又是什麼?

兒子:多少帶有一點成就感的責任,也可以說變成一種修行,就是想把字寫好看一點,慢慢就有了寫字的耐心。寫短一點的需要耐心,寫長一點的,就有了毅力。

我:寫字對你來說,會影響國文成績嗎?

兒子:不會,只是變得喜歡寫字,想把字寫好,對學科沒有什麼影響。

我:這個成果我等了六年。

兒子再度尷尬地笑了:對啊,一定可以的。

聊完,我默默搥心肝,那些年的氣都白受了咩。

兒子小學升上高年級之後,我已經不想再管他寫的字了,雖然導師偶爾會在習寫簿本上提醒我們,但我真的也是無可奈何啊!這頭牛啊......醜就醜吧!至少他願意寫完作業,不用再三催四請。

有時候,我和兒子聊起他小時候那些令我頭痛的行為,然而他好像失憶一樣,不太記得自己曾經讓媽媽如此頭痛。而我也試著回想大兒子從何時開始比較懂事一點,大概是從他開始參加網球隊的那段時間吧。

是什麼幫了什麼忙?已不可考。只能說,大概是我們給了他一個彼此都能接受的空間,讓他以自己的步伐慢慢前進,用自己的方法克服了寫字這件事。

我:那數學的酷刑什麼時候結束?

兒子笑了:大概很難吧!

我:只好繼續努力。

兒子:我有進步啦!

人的一生總會面對各種不同的「酷刑」,能接納這樣的處境,轉換心境,以修行的態度去面對它,對兒子來說,也是一種來自於挫折的體會。

但是,我很想對兒子說:這只是十八層地獄裡的第一層......

#討厭寫字 #克服挫折感 #左撇子

親子衝突的當下,有如行走在窒礙難行的冰山上。(Cook Mount. NZ)

親子衝突的當下,有如行走在窒礙難行的冰山上。(Cook Mount. NZ)


8會員
44內容數
如果時光是一張張待填的篇章,而來到我生命裡的吉光片羽,是一一被記憶收錄的情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