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全員]都是鑽石惹的禍13

2023/08/31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李赫宰,給我清醒點。」

對於手下突如其來的失控,金希澈內心雖害怕,表面仍是故裝鎮定。

而崔始源眼睜睜看著自己的Omega被別的Alpha標記,氣到用盡全力釋放信息素試圖壓制李赫宰,李赫宰也不甘示弱,與之抗衡的信息素釋放量並不比崔始源差,金希澈被兩股Alpha的信息素搞的怒火中燒,卻不能任性的跟著一起發洩,眼看大戰一觸即發,金希澈準備掏槍,金鐘雲一個呻吟聲立馬化解兩個愛他的男人彼此怒目相向的局面。

「鐘雲?」

崔始源捧起他的臉,Omega額頭上冒著大大小小的汗珠,巴掌大的臉龐紅得發燙。

他抱起金鐘雲往房間走去,李赫宰一躍而起擋在他面前,把金鐘雲搶了過來。

「他被強制發情了,必須馬上打抑制劑。」

崔始源儘量耐著性子跟李赫宰說明。

「你去拿抑制劑來就好了,幹嘛帶進房間。再說,他現在應該需要的是我吧,畢竟我剛標記了他。」

李赫宰笑容邪惡,語畢甚至舔了一下嘴唇。

「你這個淫魔,放開我的鐘雲。」

被激怒的崔始源衝上前一陣拉扯,剛才自我壓制的信息素又大量釋放出來。

空氣中彌漫著三股Alpha的氣味,隱約有第四種氣息正逐漸增強,那是一抹清新的花香。

「別搶了,金鐘雲再不打抑制劑就要送急診了。」

金希澈從口袋裡拿出幾片抑制貼,走向金鐘雲,李赫宰卻死命抱住金鐘雲對金希澈大吼:「不准過來,他是我的,誰也別想碰。」

「什麼你的,鐘雲是我的,我們都快結婚了。」

崔始源再度上前搶人。

「崔總,你可以退後讓我處理嗎?他現在譫妄症發作,六親不認。」

「那是什麼?別想用奇怪的方法來阻止我。」

「等一下跟你解釋,先救Omega的命吧。」

崔始源總算願意配合,將自己的信息素壓抑下來,李赫宰感到危險因子降低,面部肌肉也逐漸放鬆。

「李赫宰,你先把抑制貼貼在金鐘雲的後頸,崔始源你去拿抑制劑。」

金希澈小心翼翼的伸長手將抑制貼遞交。

「我不相信你給的東西,說是抑制貼說不定是迷幻藥。」

「西巴狗崽子,人命關天我還跟你開玩笑,快拿去,不然你的Omega會死。」


李赫宰低頭看著懷裡的金鐘雲,滿臉通紅、不斷喘氣,全身滾燙。

血脈噴張的李赫宰滿腦子盡是跟他翻雲覆雨的畫面,他很想現在就跟他做,很想很想。

他拍掉金希澈的手,捧起金鐘雲的臉用力吻上他的唇,金鐘雲嗚咽一聲,雙手扒著李赫宰的脖子連咬帶啃的熱情回應,ㄧ股濃烈花香瞬間爆發。

「西巴,李赫宰!」

金希澈沒料到情況失控,他站在李赫宰背後架著他雙臂試圖將他倆分開,金鐘雲卻開始解著李赫宰襯衫的扣子。

「不行,不行啊。」

金希澈無助的喊叫著。


從房間走出來的崔始源拿著針劑衝上前往金鐘雲手臂就是一針,被戳痛的Omega回頭給他一記惡狠狠的眼神,那是崔始源從未看過的樣子。

「雲?是我啊,始源。」

金鐘雲冷笑,轉頭又啃上李赫宰的唇,崔始源又給了他一針,金希澈趁機胡亂往金鐘雲後頸貼上五張抑制貼。

金鐘雲難受的扭動身體,李赫宰氣得起身給兩個Alphaㄧ人ㄧ腳。

「狗崽子,長官也敢踢。」

金希澈退後一步,躲開李赫宰的第二腳。

「你不是說他什麼忘症發作,六親不認嗎?」

崔始源說完還哼了一聲。


藥效發作,金鐘雲逐漸冷靜下來,李赫宰卻還陷在慾火焚身的綺夢中,崔始源想架住虛脫的Omega,才伸手就被李赫宰釋放的信息素阻擋。

「你想讓鐘雲死嗎?」

崔始源怒吼。

「不要阻止我們交合不就是最好的治療方式?」

李赫宰理直氣壯的回應,眼神透露出的狼性,提醒著身為ABO的人類,別忘了你們的祖先可是狼。

「我們進化了,李赫宰,不能像祖先那樣隨時隨地交合的,要有羞恥心。」

金希澈好言相勸。

李赫宰:「你拿黑錢就有羞恥心?」

ㄧ旁的崔始源指著金希澈大笑。

李赫宰指著崔始源說:「你販毒也沒有羞恥心吧。」

這下換金希澈嘲笑崔始源。

「赫宰,別鬧,扶我到沙發上。」

金鐘雲一出聲,李赫宰乖的跟什麼一樣,立馬起身將Omega扶到沙發上。

「你還好嗎?」

他蹲在金鐘雲跟前,雙手覆蓋在他手上。

「還活著。去幫我收東西,等我恢復體力就走。」

「鐘雲,這你家你要走去哪?」

崔始源慌張的說。

「走到沒有監視器的地方。」



金厲旭拿著在金鐘雲家撿到的針劑去化驗,檢驗報告顯示是一種未上市的藥,用來轉化細胞屬性。

「細胞屬性?」

金厲旭追問任職於檢驗單位的朋友。

「有點像是變性,可是這種藥應該還在實驗階段,畢竟它對人體的影響有多少還無法確定。」

金厲旭想起礦坑裡的影像,他突然出現一個危險的想法,莫非全慈羽跟金鐘雲是同一個人!

他撥了通電話給申東熙。


「你的聯想力會不會太豐富了,記者應該要實事求是吧。」

申東熙直說不可能。

「世上千奇百怪的事情每天都在發生,我覺得我的猜測百分之九十是可能的。」

金厲旭的自信對申東熙來說不是好事,他希望金厲旭知道的越少越好,畢竟他私下曾拜託全慈羽幫忙暗中調查趙少言的身世跟交友情況,基於金厲旭是趙少言的好友,全慈羽就是金鐘雲的事更不能讓他知道。

「小旭啊,有沒有可能全慈羽本來的面貌沒有那麼美麗,她是打了那個針才變漂亮的?」

「你是說美容針?」

「是啊,像泰國人妖要打女性荷爾蒙一樣的意思。」

申東熙這番言論似乎說服了金厲旭大半,在他收到金希澈傳來李赫宰譫妄症發作的訊息後,他更趁勝追擊。

「不如我們再去一趟吉力馬札羅,說不定你安置在那裡的針孔攝影機有什麼新發現。」



崔始源阻止不了金鐘雲,只能先暫時讓他跟李赫宰離開,臨走前還塞了一堆抑制劑跟變身藥劑給他。

「這個我不需要,我有解藥。」

金鐘雲把變身藥劑從袋子裡撈出來,丟在地上,倚偎著李赫宰走出房門。



「說吧,李赫宰剛才是什麼情形?」

只剩崔始源跟金希澈兩人,崔始源直接發問。

「譫妄症,發作誘因:極度危急,

一種急性的認知功能轉變,患者可能突然性情大變或出現幻覺、錯覺等短暫現象。」

金希澈在google上找解釋。

「極度危急?剛才是我比較危急吧,他是嫉妒至極。」

崔始源握拳捶打桌面。

「但金鐘雲選擇了我家赫宰,他是解藥啊。」

這點倒是無法反駁,崔始源心ㄧ沉,他覺得金鐘雲這一走可能永遠不會回來了,於是崔始源宣告:「我要舉辦李享成的喪禮,全慈羽必須回來。」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40會員
381內容數
寫文是忙碌工作之餘的抒發管道。最近愛上super junior的藝聲,就猛寫同人文🤣。 我也寫了不少原創小說。 追劇、電影、看書都是我的興趣,煮食也頗有天份 (自我感覺良好)。 對所有能用手機搞定的新興活動都很有興趣。 沒定性的我最近迷上Line貼圖製作,之後還會迷上什麼不知道。 歡迎來我的小窩逛逛解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