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劇集填滿空罐頭|Netflix 韓劇《精神病房也會迎來清晨》

2023/12/10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終於把全劇十二集的《精神病房也會迎來清晨》看完。由朴寶英飾演的護理師鄭多恩調職到精病房工作開始,以多恩的第一人故事為主軸,加上不同的病人故事串連而成的劇集。官方平台有這樣的簡介:善良的護理師來到精神病房工作,竭盡全力要為自己照顧的病患帶來一絲溫暖曙光,卻面臨種種考驗。 

以精神病為題材的韓劇,會想起趙寅成、孔孝真的《沒關係,是愛情啊》,還有金秀賢、徐睿知的《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兩部都是經典之作。再來一部精神病為題材的劇集,好奇著會有什麼驚喜和突破之處。



以下有雷,提防劇透



由內科調職精神科的護理師

一切從女主角鄭多恩調職到精神科的首日開始。關於多恩調職原因的這一段,覺得故事寫得很好。雖然在第一集便透露了原因,但在第二集裡留有著墨去描繪多恩的感受。只要在職場打滾過,特別是在辦公室裡工作的人,都會對劇情很有感。

鴨子不想成為天鵝

看劇集來說,首一兩集是會不會看下去的關鍵。若果覺得口味不對,或是劇情很慢,絕對是會壯士斷臂,沒有追看下去的必要。而這一部,第一集就讓人覺得很有意思,一定要看下去。

raw-image

病人吳麗娜的故事簡單不複雜,在韓國傳統觀念和充滿階級觀念的社會裡,有一個識心栽培自己的母親,一直聽從母親的指示下成長,嫁給了很不錯的結婚對方,在別人眼中是一個生活無憂令人艷羨的少奶奶。可是,這一切在麗娜心裡都不是幸福。

她有說她想變成天鵝嗎?大家在怎麼說她像天鵝一樣美,只要她本人不喜歡就沒用,當鴨子可能更好不是嗎?幸福哪有這麼複雜,可以開心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是幸福。

麗娜活成別人期待應有的樣子,卻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歡的是什麼,只知道現在的生活自己不喜歡,內心都是空洞的,更因此得到情緒病而被送院。慶幸麗娜的母親最後都能夠明白,試著放手讓麗娜追求自己的幸福,過自己想過的人生,使這個故事有著苦盡甘來的結尾。

逃往異世界的七級魔法師

但不是每個故事都有 happy ending。在劇集一開始便出現的金書元,是患有妄想症的住院病患,幻想著自己生活在魔法遊戲世界裡的七級魔法師,經常把多恩叫作仲裁者。在住院期間,因為多恩特別的親切,書元對多恩特別的信任。後來,書元被診斷為康復,能夠出院。卻因為回到社會,無法重新面對考試和生活壓力,為求逃避再次進院。可是因為多恩的緣故,書元沒有多久便被識破是假病而再次離開醫院。

raw-image

書元的結局令人看得很心痛,這一集完結後,好幾天都不能繼續追看。有著這種感覺,更能明白劇集中多恩為何之後會患上抑鬱症。

很喜歡金書元這個故事,除了因為他比其他病患出現的時間更多,與主角亦有不少互動之外,他的病和承受的壓力,都是真實的。現實世界的殘酷,我們誰沒有各式各樣的壓力。甚至經歷過這幾年翻天覆地的改變,很多人也受到情緒問題的困擾,在人生鋼線上失衡,一不小心便會粉身碎骨。

相信劇組對金書元這個故事都十分看重,後段進入書元的幻想世界的畫面,特技做得一點都不馬虎,絕對要稱讚一下。

每個人都是潛在的精神病患者

沒有人想得到精神疾病,它就是不知道會在何時何地,突然發生在誰的身上,完全無法預測,所以請大家不要那麼肯定自己不會得到這種病。

早陣子,這城巿都發生了一宗恐佈的斬人案,提及到兇手是有精神病紀錄,然後社會大眾就會緊張起來。作為對精神病沒有很熟悉的一般大眾,很容易會對精神病患或精神病康復者投以奇怪的眼光。就如劇集後段,護士長遷入新社區,鄰居們不了解思覺失調這個病,便會產生很多的憂慮,更反對護士長患病的親妹住在社區之內。

世界衛生組織(WHO)將健康定義為「健康不僅爲疾病或羸弱之消除,而是體格, 精神與社會之完全健康狀態。」在香港以至全球,人們對精神健康仍有很多誤解。不論在預防及治療方面,精神健康並沒有像身體健康一樣受到重視。~網站:香港心聆

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沒有很多人能夠做到,對精神病患或康復者真正的接納和包容。面對外界不懂,還有患病的親人,身為照顧者的病患家屬必然承受很大的壓力。然而,現代人生活本來就充滿各式各樣的壓力。以香港為例,平均每七個人便有一人,在一生中經歷常見的精神疾病。如劇集所言,誰都不能保証自己或摯親不會得到這種病。然而,患上精神病不會是自己的過錯,只要得到適當的治療和時間,就會有康復的一天。

任何人都會生病,治療期的確也可能會延長,天亮前的那一刻總是最漆黑,不過有件事是肯定的,沒有人一開始就是病人,也沒有人到最後還是病人,怎麼可能永遠都是黑夜呢?所以會迎來清晨的!
raw-image

順帶一提,全套劇集裡,最深刻的故事固之然是金書元的一段。但若論最喜愛的角色,必然是護士長,感覺就是很可靠,很有擔當的存在。

最觸動心靈的一段

精神病真的很普遍,但根據香港心聆引述的資料,正經歷精神健康問題的人,當中七成半並不會尋求專業協助。

曾經,自己也經歷過一段很黑暗的時期,成為那七分一的人,也是那七成半沒有尋求協助的人。看到多恩患上抑鬱症的一段,很容易便代入其中,彷彿看見當日的自己。特別是這一句「罹患憂鬱症的人,他們連走到玄關穿鞋子的力氣都沒有,吃飯、洗澡、睡覺這種基本的事情都很難做到,如果你逼一個無法拿湯匙的人,去拿湯匙,不也是一種暴力嗎?」,只要親身經歷過,就能明白多恩有多難受。

我們每個人都往返於正常和反常之間。
raw-image

故事結尾,多恩康復了,生活和工作都回復正常,但偶然情緒還是會低沉起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那個時候的自己,會有這種想法「抑鬱在內心生了根,這輩子都不會完全的痊癒,只有好一點和差一點的分別」。但仔細想一下,一個人本來就不會長期處於單一開心或不開心的狀態之中。雖說能夠保持心境平靜是最好的狀態,但偶然沉鬱或愉快,情緒有高有低,只要不至於失控,便是正常。

想不到來到十二月,還能遇到一部很有意思、很值得觀看的韓劇。還沒有看過《精神病房也會迎來清晨》的,可以在聖誕長假期時看看。

118會員
132內容數
要想一想⋯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