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療癒師の負離子週報】不被疾病和死亡震懾,重獲自由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身體的不適,其實會讓人手忙腳亂地引發杏仁核裡的「戰鬥—逃跑—僵硬」反應,失去從容應對的餘裕,而這種反應的根源其實是疾病和死亡的恐懼啊!

曾經被這股恐懼綁架的我,找到出路了!


三年前(二〇二〇年的三月),我因為急性腎小球發炎而住院四天。雖然住院只是為了進行簡單的切片手術(採集檢體,確認病因和嚴重程度。),但是看著不眠不休地照顧我的太太,以及被嚇壞的、當時還是國中生的女兒們,我有了一股「我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的動能。

從「好好照顧心」走到「好好照顧身」

在這之前,我關注的面向都在心理層面,一是因為自己本身是療癒師,二是因為身體也沒什麼大病痛,即使有生病,通常是多休息就能減緩;所以,即便是急性腎小球發炎,肚子很餓且一邊吃、一邊餓,或是全身超級水腫,我也是拖了好一陣子才去看醫生。

在身體痊癒後,我開始注重身體健康。一開始是從「少吃多動」為起點,重新培養運動習慣和飲食內容,但是體重和體型並沒有如願,畢竟我從小學高年級之後就變得肉肉的了!後來,我又接觸和執行「熱量赤字」、「168飲食」、「211餐盤」⋯⋯等等的方式,但是也沒有成效。

最後,在去年(二〇二二)十二月我不放棄地繼續找尋能與自身信念相符的飲食模式,也順利地找到【4+2R代謝飲食法】,在保留肌肉的前提下、減去體脂肪,以及運動也無法消除的內臟脂肪,並且在今年(二〇二三)的三月,以21・8的體脂率、內臟脂肪2和肌肉量37・7公斤的成績畢業。

然後,我也開始重訓,讓年屆四十、已經會自動流失肌肉量的身體,再次開始長肌肉。

這時的我,因為已經花了十年的時間整理內在,所以當身體出狀況的時候,總是可以用相對短的時間去梳理出症狀背後的心理因素(例如:急性腎小球炎的時候,我知道這是內在有互相矛盾的信念在打架,所以免疫系統才會攻擊正常細胞;在大量且密集地療癒之後,我用跌破醫生眼鏡的速度減藥、停藥。),不僅有效地借助了醫療系統的力,也讓身體大幅度減少藥物的傷害(當時使用的藥物是類固醇。服用醫囑的份量,很快地就產生副作用,例如:月亮臉、水牛肩、容易感到飢餓⋯⋯等等。)。

然後,我也在執行這一連串與身體互動的過程中,無論是照顧生病的身體、增肌減脂、重訓,再次與身體建立緊密的連結⋯⋯直到四月,我的右手手背冒出癢到不得不抓的「疹子」。

第一次發作時,很快就消退了。第二次發作時,我抱著「給專業的醫生看,確認身體處在什麼情況,不然一直處在『聽不懂身體正在發出的訊號』的無知裡;至於,藥品,再自行斟酌。」的想法;聽過醫師的診斷後,「疹子」是濕疹,和「急性腎小球炎」一樣都是自體免疫系統出狀況。

這時的我,才驚覺:國小高年級開始有的「圓形禿/鬼剃頭」也是。那時,主要是因為〔八、九歲的時候,被父親壓在床上,咬了嘴邊胸口和大腿內側〕所引發的焦慮;現在則是因為我大腦裡的「焦慮」路徑太大條,許多生活裡的改變都會自動切進去這個情緒感受裡面⋯⋯所幸,身體出現反應的速度已經越來越快速(鬼剃頭約需累積三個月以上才會出現症狀)、規模也越來越小。

不過,無論身體出現哪一種狀況,我還是會因為不知道怎麼照顧而慌亂啊!


上週日(12/9),太太擔任【負離子健康衣物|健康分享會】的見證分享者。

不知道是因為太太是分享者,還是因為經過二個月的使用、很有心得的緣故,這次的我非常認真聆聽。有趣的是,五位見證分享者,一開始不全然都是「使用者」,有幾位是以「照顧者」的角度切入的。

她們看見家人的健康在改用負離子的衣物和寢具後被大幅度地改善,原本扛在肩上的、無法卸下的重擔,被扎扎實實地拿掉了;在這幾個故事裡,我聽到:這個照顧,不只是一個生病的人痊癒了,修復和提升的還有家人之間的關係,以及一個家的幸福指數。

而且,每個分享者都不約而同地講到「現在,不管是家人還是自己,只要身體出狀況,就是把負離子健康衣物包好、包滿就對了!」。聽到的當下,我心領神會地點頭、表示贊同;但是,睡覺前,我再想起這句話的時候,竟然哭到不能自己。

這種「這樣處理,就好了!」的自信和餘裕,是非常深沉的自由。

眼淚嘩啦嘩啦地流的時候,我想到的是:面對身體的疾病,人們出現的無助、不知所措和慌張,其實是引發了杏仁核的「戰鬥—逃跑—僵硬」反應啊!在這種狀態下,人沒有辦法清晰地使用前額葉皮質、以兼具理性和感性的狀態來進行判斷和應對。

順著「戰鬥—逃跑—僵硬」,我看見:現代醫療,雖然讓我們更瞭解身體,但是根源也是一種「戰鬥」,戰勝疾病、讓生命避免終結;而這個概念,讓身體和心靈被二元化,也讓許多人習慣用藥物去中斷身體原本的症狀,例如:消炎、退燒⋯⋯等等,然後這也讓我們用「逃跑」來面對身體。 

接著,我的思緒跳到「凍僵」反應,腦海也浮現許多處在「凍僵」狀態的長輩們,全部都是患有慢性病的人,例如:高血壓、糖尿病⋯⋯;他們都有固定在看醫生、拿藥,但不會更投入且積極地面對身體的狀況(例如:患有糖尿病的,沒有控制飲食,完全依賴胰島素,且越用越多;或是,拿二十幾年前的處方籤在拿藥。)。

那種「被疾病壓著打」的根源,其實是死亡的恐懼。

然而,我在「負離子健康衣物」裡看見出路。不只是生病的人能夠重新恢復健康,處在亞健康狀態的人們,也能從「老病死」的失速列車上跳下來,逆向地活到健康⋯⋯這種充滿餘裕、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的氣魄,是自由

回過頭去看:之前的我,在執行【4+2R代謝飲食法】和重訓的時候,全都帶著長我九歲的太太一起,起心動念其實是恐懼。

我看自己的母親,因為高血壓而長期服用抗凝血劑,最後在頭部受傷後,因為血液無法凝固、傷口沒能癒合,驟然離世;太太的母親則是因為糖尿病而打了連護理師都乍舌的胰島素劑量、因為跌倒而大幅降低行動力和肌肉量⋯⋯這些可預期的未來,都讓我心驚膽顫。

現在的我,因著【4+2R代謝飲食法】而有了好的腸道菌相,有了不被獎勵中樞綁架的、選擇更是和身體的食物和份量的自由,也藉著【怪獸肌力和體能訓練中心】的概念打造更好的動作基礎、持續進步的肌肉量(也就是不容易囤積脂肪的體質),這些基礎都在在提醒著我:要用愛來與身體建立連結。

而這個想要和身體更靠近的心,讓我認識了【負離子健康衣物】;而且【妮芙露】出產的負離子纖維,永久有效、越洗越多,深得金牛座、講究CP值的我的心。


不再害怕身體

「老婆,我覺得~現在的我們,生了另一種病!」隔天,我和太太這樣說。

「什麼意思?」太太知道我又要耍黑色幽默了,給我台階繼續講下去。

「一種『生病了,還會很開心!』的病。」我故意幽幽地說。

「什麼啦?」太太笑著推了我一下。

「那天,我的左腳膝蓋,不是不知道什麼撞到的、出現瘀青嗎?還有,那天妳在車上開水壺,太用力、撞到左邊肋骨,症狀和骨裂很像,但是X光拍不出來⋯⋯我們都超開心的捏!都會說『YA!我要來包負離子,看多久會好!』,妳有印象嗎?」我講著最近的、我們在面對身體狀況時的變化。

「是捏!但是,我是沒有想要出更大的狀況啦!」太太應和道。

「我知道⋯⋯當然不是要用身體來做實驗;我想表達的是~我們變得不害怕身體了!」我再度熱淚盈眶。

「是啊!因為我們有『負離子健康衣物』,知道身體被支持的時候,就會啟動自癒力;不會再因為『不知道該怎麼辦』而自亂陣腳⋯⋯這真的超級棒!」太太的幸福溢到無邊無際。

「謝謝妳!讓我認識負離子。」我給了太太一個大大的、緊緊的且久久的擁抱。


想和我一起擁有不被疾病和死亡所帶來的恐懼綁架的自由嗎?快加入我吧!在LINE裡面搜尋「@618lgzfv」,就會找到我喔~

「內在小孩轉大人」將書寫在生活中和內在小孩扯上邊的事,可能是我自己的事,發生在我和太座之間、或是與孩子之間;也可能是孩子的事,發生在和我們之間或與同儕之間。總之,包羅萬象因為「從生活中所發生的事,抽絲剝繭之後找到引發不舒服感受的源頭」的這檔事,真的太好玩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