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職管筆記#30|同儕支持可以成為資源嗎?

2024/02/25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最近就服員媒合了一位聽障客人B到職場工作,那裡有另一位聽障舊客A在,就服員說客人們相見,似乎因為同為聽障者,所以相較於就服員的支持,A的鼓勵似乎更有力量。

兩位原本不相識的聽障者,在陌生的職場相遇,這是什麼概念?他鄉遇故知。

彷彿就像我們到了國外,充滿不確定性、不熟悉感的時候,遇到台灣人提供一個熱心的提醒與忠告,人不親土親,即便原本不認識,我們也會放在心上並且對資訊有一定程度的相信,一種自然而然的認同與信任。

我想,剛進入職場的客人,也是如此。


去年到凱旋醫院參觀星海計畫,這是個經營許久的精神病友同儕團體,同儕間傳遞的正向支持與感染力,似乎比專業人員可以給的更貼近也更全面。

讓我印象深刻的是,面對求職是否障礙揭露及可能因此遭到歧視等議題,同儕給出的回應如此正向又強而有力。他們說:不管有沒有身障,職場看的是工作表現有沒有符合要求。而透過同儕講述的職重服務,帶著過來人的經驗談,其中的利弊得失,似乎也更容易為同儕所接受。

計畫主持人淑婷醫師說:同儕支持不是一對一的,要多點對多點的支持,才會成功。

確實從團體動力中可以明顯感覺到,當一個問題被拋出時,成員們很願意分享自己的經驗與想法,一個接一個,彼此將想法補充地更周全,對同儕的關心也是如此。

這樣的同儕支持團體,不是創造一個環境讓大家在那邊相聚就夠了,也不是設計休閒活動、團體動力課程讓大家參與就可以長成,從星海計畫成員的分享中,在這個團體中似乎疾病認識就是一個很主軸的核心概念。

好奇同儕支持的培訓有沒有所謂的課程主題,搜到一篇提及同儕訓練的文章中,所發展的課程主題包含從認識復元開始,個體復元經驗、同儕關係、溝通方式、經驗分享、界線、自我管理與自我照顧等。

我想,同儕支持不只是友伴團體,而是有正向信念作為骨幹,因相似的經驗聚攏,基於對人的尊重,彼此關懷照顧,這才叫做支持。


俗話說一個人可以走很快,一群人則可以走得遠,團體戰的好處是避免獨自面對、能量耗竭。職重服務打的也是團體戰,開啟服務後由職管員將所需要的服務,引進團隊中,不同工作角色負責不同的任務,做階段性地支持,因為角色功能的分工,專業人員在任務結束後即會結束服務,雖然服務對象在這個過程中能獲得不同專業人員的支持,也勢必經歷不同服務關係的結束。當服務對象需要一個密集、穩定、長期的支持時,同儕支持反而更可以織起一個網承接住需要支持的個體

作為職管員,我覺得同儕支持應納入職重服務相關資源的思考中。


資料參考

PEER TO PEER: A ROUTE TO RECOVERY OF PEOPLE WITH MENTAL ILLNESS THROUGH PEER SUPPORT TRAINING AND EMPLOYMENT

7會員
38內容數
小職管的實務工作反思與隨筆,這個充滿挑戰的世界,願我們能溫柔以對。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