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國際局勢一覽

2024/02/12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臺灣❙ 於2024年1月13日舉行的總統大選和立法院選舉為全球各地100多個選舉揭開序幕。

從2020年起至今逐漸凝聚成形的各方政治勢力將於2024年一決勝負。

近十年,有五股力量影嚮著國際政治的走向:

  • 第一鼓力量來自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
  • 第二股力量來自日漸壯大的左派意識形態。
  • 第三股力量來自伊斯蘭主義及散居西方各國的穆斯林。
  • 第四股力量來自 ❙中國❙。
  • 第五股力量來自 ❙俄羅斯❙。

一﹕俄羅斯

上述五股力量中,❙俄羅斯❙ 的影嚮力最弱。

❙俄羅斯❙ 的所以看似舉足輕重僅來自其先後掠奪 ❙烏克蘭❙ 領土的兩次大舉動 —— ❙克里米亞❙ (2014) 和 ❙烏❙東地區 (2022)。過去已經分析過,❙俄羅斯❙ 這次敢於侵略 ❙烏❙東地區源自 ❙美國❙ 及 ❙歐盟❙ 對 ❙俄羅斯❙ 吞併 ❙克里米亞❙ 的置身事外政策。

崇拜 ❙彼德大帝❙ 的 ❙普丁❙ 意圖重塑鼎盛時期的 ❙俄羅斯帝國❙,但時移勢易,已經享受過民主自由果實的 ❙俄羅斯❙人不可能容忍再一個獨裁者的出現。尤其當 ❙普丁❙ 不斷以核戰恐嚇 ❙西方❙,不願陪葬的 ❙俄羅斯❙人 —— 軍中將領及金融寡頭 —— 必然會有所行動。❙俄羅斯❙ 侵略 ❙烏❙東初期我便預測 ❙烏❙東之戰將以 ❙普丁❙ 被推翻或刺殺告終。我始終堅持這個預測。

二﹕中國

❙中國❙ 的影嚮力表面很大,但僅比 ❙俄羅斯❙ 略大。現今的 ❙中國❙ 像極19世紀末年的 ❙大清國❙。閉關自守以至積弱多年的 ❙大清❙ 於1861年起實施所謂的「❙洋務運動❙」,其背後的意識形態是「師夷長技以制夷」,但1895年的 ❙甲午戰爭❙ 終結了以表面模仿為標的的 ❙洋務運動❙,原因不外乎 ❙滿清❙ 官員的腐敗﹑無能﹑迂闊﹑自以為是已經到了積重難返的地步。今日的 ❙中華人民共和國❙ 幾乎一成不變地重蹈覆轍。前30年的閉關自守致一窮二白迫使 ❙中國❙ 於1978年對外開放,但這個開放政策背後的意識形態與洋務派官員的意識形態並無二致。❙中國共產黨❙ 的盤算不外乎以開放政策為緩兵之計,待得羽翼豐滿,便得「以夷長技制夷」。30年後,驕矜自大的黨中央早以急不及待地宣佈「大國崛起」,但近期爆出的導彈注水作燃料毫無疑問印證了 ❙中共❙ 官員與 ❙大清❙ 官員一樣 —— 腐敗﹑無能已經到了積重難返的地步,餘下的是另一場 ❙甲午戰爭❙。

三﹕穆斯林移民

❙西方❙ 社會要到2023年末才感受到 ❙穆斯林❙ 移民的威脅。

今日的英國

今日的英國

早於2016年前,❙特朗普❙ 已察覺非法移民對 ❙美國❙ 政經構成潛在危機; 入主 ❙白宮❙ 後,即籌備興建 ❙美墨❙ 邊境牆。

到了2023年11月7日,❙哈馬斯❙ 恐襲 ❙以色列❙ 招致 ❙以❙ 軍決意剿滅 ❙哈馬斯❙ 而大舉掃蕩 ❙加沙❙,從而引起全球 —— 主要是 ❙西方❙ 民主國家 —— 大規模的反 ❙以色列❙ 抗議運動。從❙英國❙﹑❙歐洲❙,到 ❙加拿大❙ 和 ❙美國❙,一波又一波的抗議者 —— 留著大鬍子的 ❙穆罕默德❙ 和覆蓋著希賈布的 ❙穆斯林❙ 女人 —— 衝擊 ❙倫敦❙﹑❙巴黎❙﹑❙柏林❙﹑❙赫爾辛基❙﹑❙阿姆斯特丹❙﹑❙溫哥華❙﹑❙多倫多❙﹑❙渥太華❙﹑❙華盛頓❙﹑❙紐約❙﹑❙洛杉磯❙﹑❙三藩市❙﹑❙西雅圖❙ … 的街頭。

大批 ❙穆斯林❙ 佔領 ❙西方❙ 民主國家的街道,公開支持恐怖主義,騷擾 ❙猶太❙裔 ❙美國❙ 人/❙英國❙人,毀壞 ❙猶太❙ 會堂,叫囂滅絕 ❙猶太❙ 人的口號,一方面將 ❙以色列❙ 等同 ❙納粹德國❙,另一方面則宛惜 ❙希特拉❙ 的 Final Solution (最終解決方案) 沒能貫撤執行。在一片 ❙穆斯林❙ 對 ❙猶太❙ 人的種族仇恨汪洋之中,同時冒出水面的還有眾多 ❙穆斯林❙ 男人誘姦未成年白人女孩或姦殺白人女人的案件,非法 ❙穆斯林❙ 移民暴力搶劫案件,❙英國❙ 政府容許 ❙穆斯林❙ 家庭糾紛交由 ❙沙里亞❙ (Shria: ❙伊斯蘭❙ 教法) 法庭,❙伊瑪目❙ (Imam: ❙伊斯蘭❙教教長) 在 ❙清真寺 ❙內宣揚屠殺卡菲勒 (kafir: 異教徒),最終在移居地實施 ❙沙里亞❙ …。[這裡]

事實上,所有接收 ❙穆斯林❙ 移民的 ❙西方❙ 國家,幾乎無一例外,❙穆斯林❙ 人口不斷增長,在地 ❙白人❙ 人口不斷下降。在2040-2050之間,很多 ❙西方❙ 國家的 ❙白人❙ 人口將成少數民族。[這裡][這裡]

但問題的焦點不在 ❙穆斯林❙ 移民人口增加,而在這些 ❙穆斯林❙ 移民 (很多屬非法移民) 的文化﹑宗教﹑意識形態等各方面均與現代 ❙西方❙ 文明相衝突: 名譽殺人﹑男尊女卑﹑包辦婚姻﹑成年男人可與女童性交及結婚﹑服膺 ❙伊斯蘭❙ 教法﹑否定普通法﹑反 ❙猶太主義❙﹑反同﹑反民主制度﹑反 ❙伊斯蘭❙ 教以外的宗教…。除了破壞當地的經濟結構並使經濟政策無從制定之外,從政治制度到人倫關係,這些大量 ❙穆斯林❙ 移民接收國實在處於一個被文化侵略的位置 —— 一個創造了現代文明的 ❙西方❙ 被一個在各門學科都停留在 ❙中世紀❙ 的文化逐步佔領

四﹕左派意識形態的壯大

我們的問題是: ❙西方❙ 國家的什麼政策導致大量 ❙穆斯林❙ 移民從 ❙北非❙﹑❙中東❙﹑❙土耳其❙﹑❙巴基斯坦❙﹑❙印度❙ ... 湧入 ❙英國❙﹑❙歐洲❙﹑❙加拿大❙﹑❙美國❙?

一言以蔽之,這類政策是左派意識形態的產物。但從左派意識形態到國家政策,這需要一道橋樑,而這道橋樑就是 ❙二次大戰❙ 後佔據大學校園大半個世紀的 ❙新左派❙ (the New Left)。有關 ❙西方❙ ❙新左派❙ 的演變和冒起,讀者可參考《意識形態戰爭》系列文章[這裡][這裡][這裡][這裡][這裡][這裡],此處不贅。

大學校園是政治精英的養殖場,也是一代一代年青腦袋的模塑機。在今日的年青人群體中,自由主義 (liberalism) 和進步主義 (progressivism) 成為時髦的先進思想。於是反種族主義﹑反法西斯主義﹑反帝國主義﹑氣候正義﹑環境保護主義等應運而生。然而,這些手握選票的年青人 (包括支持 ❙柯文哲❙ 的 ❙臺灣❙ 年青人!) 大都不諳 ❙蘇聯❙﹑❙東歐❙ 和 ❙中華人民共和國❙ 的歷史,

他們當然不知道所謂「自由派」(liberals) 其實就是社會主義者/❙馬克思主義❙者,而「進步派」(progressives) 則是共產主義者/❙毛澤東主義❙ 者。

有趣的是,作為全球暖化的明星旗手 ❙瑞典❙ 保少女 ❙格蕾塔‧童貝里❙ (Greta Thunberg)最近將矛頭指向資本主義,認為資本主義是萬惡之源。更加發人深省的是,❙童貝里❙ 對全球最大污染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 從來沒有片言隻語的批評。

❙馬克思主義❙ 的思考模式是一個簡單的兩極化的二元關係 —— 社會結構就是壓逼者/剝削者與被壓逼者/被剝削者的鬥爭關係。在左派的眼中,移民或非法移民就是被壓逼者,移民國就是壓逼者。如果移民國收緊移民政策或制定堵截非法移民的措施,移民國的壓逼者身份便坐實了。這是左派在奪權階段的思考模式

舉一個例子。❙普渡大學❙ (Perdue University) 歷史系副教授 Tithi Bhattacharya 寫了一篇文章並如下界定國家邊界﹕「邊界的存在是為了讓資本(a) 控制勞動力的全球分佈,及(b) 在意識形態上為「本土」工人階級鞏固一個民族國家,從而合法化及強化這種控制。」[這裡]

國家邊界竟然與資本掛勾﹗這種與常識完全脫節的左派思維已經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借一個類比來說明其荒謬﹕你家的大門是「為了讓資本 (a) 控制勞動力在家的分佈,及(b) 在意識形態上為「本家」工人階級鞏固一個血統純淨的家族,從而合法化及強化這種控制合法」? —— 這就是一個大學教授的學術成就。

西方的大學生都在接受這種反智的左派「思維」教育。畢業後,他們中很多成為社會各界別的精英,包括政界,順理成章地左右國家政策的制訂。今日 ❙歐美❙ 各國的開放邊境政策由此逐漸成形。

五﹕WEF -  世界政府

無獨有偶,❙世界經濟論壇❙ (WEF: World Economic Forum) 同樣支持開放邊界。

WEF 的創始人 Klaus Schwab

WEF 的創始人 Klaus Schwab

WEF是一個相當複雜的題目,很難在一篇短評中的一節給予恰當分析。這裡不作解釋或論證,僅陳述結論。待有時間再詳細分析 WEF 和所謂的 Great Reset (大重置)。

總部位於 ❙瑞士❙ ❙日內瓦❙ 的 ❙世界經濟論壇❙,由德國工程師 Klaus Schwab (❙克勞斯·史瓦布❙) 創立于1971年。❙史瓦布❙ 的父母原籍瑞士,在 ❙第三帝國❙ 時期從 ❙瑞士❙ 遷往 ❙德國❙,其父出任 Escher Wyss AG (一家工業公司) 的董事,該公司的主要業務是作為 ❙納粹政府❙ 的承包商。

自創立至今,WEF 已逐漸演變成一個強勢集團 (powerhouse),招攬入局的都是各國政治﹑經濟﹑科技﹑學術界中人,因此而成為全球政治﹑經濟﹑科技﹑學術的幕後推手。

值得注意的是,WEF 關心的議題都是全球性議題,其中最重要的是管治 (governance),其他議題則包括網絡社會 (1997); 安全與繁榮 (2004); 塑造全球議程(2007); 權力方程移位 (2007); 改良世界現狀﹕再思考﹑再設計﹑再造 (2010); 為新現實而設定共同規範 (2011); 大轉型 (2012); 塑造新模型 (2012); 世界的再塑型及其對社會﹑政治和商業產生的後果 (2014); 掌控第四次工業革命(2016); 為一個斷裂的世界創造一個共享的未來 (2018); 在一個斷裂世界中合作(2023); 重建信任 (2024)。

單看這些年度會議議題便可看到這個 WEF 的最大野心是對全球政治﹑經濟﹑社會進行中央化管治,它強調的是一個人為的大轉型,同時將主權國化約為執行世界政府政策的一具機器

更可怕的是,這個討論如何設計全球政經系統未來的「論壇」僅限受邀請的人參加 —— 即由一小撮「精英」在幕後決定全球政經結構。

對 WEF 來說,問題是如何合理化一個世界政府或使其成為可能﹖

步驟很簡單,只有兩個:

  1. 製造全球性危機
  2. 生成解決方案

整個過程就是要製造屈從的政治及社會條件 —— 為了人類的生存,我們必須要承認 X 危機的存在,因此亦必須接受 Y 解決方案為必須的。

最顯著的例子無過於 ❙武漢肺炎病毒❙ 肆虐期間強逼接種疫苗 (侵犯公民自由),❙法國❙﹑❙意大利❙﹑❙愛爾蘭❙ 和 ❙加拿大❙ (❙賈斯汀•杜魯多❙ 是 WEF 的愛將之一!) 政府計劃推行疫苗護照 (變相的 ❙中國❙ 社會信用體系)。

WEF 的長期參與者 ❙比爾•蓋茲❙ 以拯救地球之名大量採購農地 —— 從而威脅到小農場的生存 —— 是壟斷農作物的一個手段。另一個輔助性手段就是將種子﹑肥料﹑殺蟲劑和除草劑等大量專利化。這是另一個將人類食物供應推向中央化的舉動。[這裡][這裡]

中央化的世界政府就是一個社會主義政府。社會主義的基本特徵是所有資源由政府控制和分配,而經濟上卻走表面的資本主義路線。換句話說,今日的 ❙中華人民共和國❙ 就是 WEF 的理想世界政府的縮影。

六﹕小結

上述五股力量凝聚成一股強大的反現代文明 —— 即 ❙西方❙ 文明 —— 的極左浪潮。

同樣令人擔憂的是,極左是極右的孵化器。

那麼,2024年將會是怎麼樣的一個世局呢﹖

首先,最可能發生事情的是 ❙中國❙ 和 ❙俄羅斯❙。

第二,右翼或保守派政府將陸續上台。

第三,❙歐美❙ 將立法抑遏以尋求庇護為名的非法移民,驅逐出境或成常態。

第四,❙伊斯蘭主義❙ 及 ❙穆斯林❙ 會成為西方社會的焦點。

第五,WEF 勢力在各國盤根錯節,一時還不會動搖。


19會員
156內容數
國際 + 政治, 還有文化論述。 政治沒有巧合; 不作預測的政治評論都是廢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