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獨旅遊記》第四章|鄭王廟與臥佛寺巧遇

2024/02/16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昭披耶河從北向南貫穿曼谷的母親之河,位於她與繁華曼谷市區之間的就是泰國的舊城區。這裡是早期曼谷王朝的行政中心,包含了大皇宮、玉佛寺、臥佛寺與鄭王廟等古蹟。由於發展較早,所以不像曼谷市區有著高樓大廈。

鄭王廟,又稱為黎明寺,位於昭披耶河西側,被譽為「泰國的埃菲爾鐵塔」,在舊城區靠近河岸的地方高聳而立,遠遠就能看到它矗立的塔身。

「泰國的埃菲爾鐵塔」,從河對岸就能看見

「泰國的埃菲爾鐵塔」,從河對岸就能看見

鄭王是泰國歷史上一位創造了重要卻極短暫的王朝的人物。在阿瑜陀耶王朝的首都被入侵屠城後,他領軍成功趕走侵略者。然而,由於原本的首都已經殘破不堪,他帶領軍隊順著昭披耶河向南移動,最終來到現在曼谷附近的吞武里,建立了泰國的吞武里王朝。

傳說中,鄭王是中泰混血的將軍,由於他的血統並非純正的泰族,這個王朝最終因政變而被推翻。關於鄭王的故事,每位導遊都表示沒有確切的真相,但這位鄭王成功趕走入侵者的傳奇故事,為泰國歷史上留下了短暫而燦爛的一頁。

鄭王的王朝結束後,曼谷王朝在原本的鄭王宮場地上建立了現在的黎明寺。由於鄭王有中國的血統,華人們將黎明寺稱作「鄭王寺」或「鄭王廟」。寺的塔身布滿了大量中國彩瓷,據說這些彩瓷是過去中國船隻的壓艙物,形成了眾多美麗的花草圖案。

寺的塔身布滿了大量中國彩瓷,據說這些彩瓷是過去中國船隻的壓艙物,形成了眾多美麗的花草圖案。

寺的塔身布滿了大量中國彩瓷,據說這些彩瓷是過去中國船隻的壓艙物,形成了眾多美麗的花草圖案。

鄭王廟的範圍並不算太大,四面的建築造型相似,參觀時間不會太長。如果你想在這裡租衣服拍照,可能需要花上一兩個小時。附近也有一些商家,可以順便逛逛,還可以試著殺價。

我在鄭王廟繞了兩圈,四面的塔上刻有佛陀一生的故事,包括誕生、苦行、成佛,以及生老病死的雕塑。和台灣佛像豐滿的身形不同,曼谷的佛像身材較瘦。他們認為蛇頭代表著修行程度,因此在佛像後方可以看到多頭蛇的雕刻。

鄭王廟位於昭披耶河西岸。參觀結束後,你可以從旁邊的碼頭搭船到東岸的Tah Tian碼頭,再步行5分鐘即可抵達臥佛寺。沿途還有一些小攤販,我在這裡購買了一杯泰式奶茶。這杯奶茶有滿滿的冰塊,搭配橘色濃郁的奶茶,令人回味無窮。

標籤像星8g的泰奶

標籤像星8g的泰奶


臥佛寺的開放參觀時間是08:00-18:30,佔地不小。臥佛寺內擁有泰國最早的大學,是泰式按摩的發源地。進入學習泰式按摩術需要通過考試,也因此吸引了海外的領導人前來體驗。


參觀臥佛寺正殿時需要脫鞋,附近會提供袋子供您裝鞋,參觀結束後再穿上。在泰國,進入寺廟除了脫鞋外,還需脫帽子,衣著要保持乾淨合宜。建議男女遊客穿長褲,絕對不要穿無袖襯衫、短裙,或高於膝蓋以上的裙子和熱褲等,以尊重泰國的文化禮俗。

巨大佛像的全貌只能在腦袋拼貼補齊

巨大佛像的全貌只能在腦袋拼貼補齊


臥佛寺內有許多柱子,使得一次難以窺探整尊巨大佛像的樣貌。遊客只能透過柱子間的間隙,想像佛像的法相。特別值得注意的是佛像的腳底,鑲嵌著美麗的圖案,據說包含了108個佛陀的不同樣式。當你繞到佛像背後時,可以提供20泰銖的香油錢,換取一大碗零錢,然後將硬幣全部投入旁邊一整排的缽中,以許願並祈求平安。


佛像的腳底

佛像的腳底

走進臥佛寺時,人潮湧動,我左手提著裝著鞋子的袋子,右手握著手機拍照。然而,由於擁擠的人潮,我無法拍攝太多照片。一直走到佛像的腳底,傳說中有108個佛陀的地方,我勉強自拍了幾張照片。旁邊有一家三口,看到我在拍照,主動詢問是否需要幫忙。

當這家人得知我來自台灣後,我們開始用中文進行對話。最初只是簡單聊聊彼此的國家,我曾造訪他們的海港,看過他們的雕像。或許是在異地遇到說同樣語言的朋友,我們情不自禁地投入熱絡的交談。我們討論了兩個地方的文化差異,還分享了在泰國旅遊時該玩什麼、吃什麼的建議,甚至忘卻了要完成臥佛寺的後半段參觀。

在臥佛寺外,他們的爸爸想上廁所,於是我們坐在樹下繼續聊天。那位媽媽興致勃勃地告訴我潮州話和泉州話的區別。一開始,我以為台灣沒有潮州話,但當她用潮州話對我說了幾句後,我驚訝地意識到我居然聽得懂。

“很像客家話。”我回應她。

她笑著回答:”台灣可能語言已經融合了,但我們那邊還是保有各種語言。”

突然間,我感到很驚奇。因為我的媽媽和外婆都是客家人,我從小聽她們說客家話,我想我應該沒聽錯吧?

小雕像正在做各種瑜珈動作

小雕像正在做各種瑜珈動作

臥佛寺大殿之外的樹下擺放著各種小雕像,每個雕像都在做瑜珈的動作。當我們看著這些有趣的瑜珈雕像時,那位爸爸突然單獨走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

”兄弟,你2024年投票投給誰啊?”

”噢,excuse me? sorry?”

本來我們一直用中文溝通,在海外被問到政治問題時,我居然錯愕地用英文回答,因為實在太突然了有人問我要投票給誰。

“我是問你,你這次要投票給誰?“

“你是說台灣的總統大選嗎?“

爸爸點點頭,他的眼神讓我感覺到他很關心台灣的政治。但這個問題讓我冒出冷汗,此時他們媽媽與兒子正在遠方看著其他雕像。爸爸可能也看出我的猶豫於是接著說。

“我很喜歡看台灣的政論節目!每天都會有精彩的內容!“

我聽到政論節目嘴角上揚了起來,然後微笑地說

“是阿是的,那是我們的言論自由,大家都可以自由的表達自己的想法。“

“對阿,我每天看那些民嘴在電視上吵架,真的太有趣了“

“其實我不常看政論節目,因為實在是炒得太亂,我自己是會在網路上看相關的資訊“

可能真的沒在政論節目的原因,此時我突然莫名地愧疚,所以快點把話題轉到網路上去。很顯然的我的反應讓爸爸有些皺眉,他可能覺得看政論節目是台灣人的日常。

“我很羨慕你們可以在電視上這樣講話,像我們這邊講話要小心,不然可能會有麻煩。“

我有點茫然地點點頭,因為我的記憶中他的國家也是自由地區,講話居然要小心,這讓我感覺到無力且尷尬的沉默,他們媽媽突然走了過來,微笑著補充了一句:

“但我們也知道,每個地方有每個地方的生活方式,我們並不討厭這樣的生活,畢竟我們已經習慣了。“

“是阿,但我還是很羨慕台灣,你們在電視上跟網路上可以隨便亂說。“

“爸爸他非常喜歡看你們台灣的節目,每天晚上都在那邊國民黨民進黨,還會生氣到整個晚上一直碎碎念阿“

那位媽媽笑著說,我想他應該是在自嘲苦笑,畢竟如果我家裡有人因為政論節目生氣的碎碎念,我大概也是這個表情。我只能回一個禮貌的微笑給他們,表示我對於這位媽媽的同理。此時他們兒子從幾公尺外的瑜珈雕像走近,有些冷冷地說

“或許台灣的自由太多了吧,都這樣隨便說什麼沒有節制,大家也會很混亂的。“

“不不,我並不會這樣覺得“

爸爸很嚴肅的轉頭朝向他兒子,語氣轉變迅速,並接著說

“你知道,前幾年發生的事情嗎?台灣能這樣保有各種說話權利,那是我們亞洲的驕傲。“

“你覺得他真的是很狂熱對吧?“

媽媽突然插嘴出來說,他可能覺得造成我的困擾了。我笑著看著他表示沒有關係

“爸爸那你下次有活動的時候記得來台北,你可以體驗看看總統府前面的造勢晚會跟遊行,那是非常有魔力的活動“

“我也想去試試,但我有點老了,而且我只是想知道你們下次總統要投給誰啊“

“實話說我其實也不是很確定“

“怎麼會不確定呢?“

我想了一下到底要說到什麼程度,嘴巴張口停頓一秒後說

“台灣的各種自由讓大家都能說自己想說的,但因為看到的東西都不同所以沒有一個真或假的資訊,我們只是活在自己的同溫層中,覺得這個圈子人們是懂我的…“

此時這家人好像都停止在聽我說話,我有些緊張的深呼吸又繼續說

“但如果接觸各種人之後就發現,投給同一個人的人們其實在乎的可能並不相同,投給不同候選人的人可能其實初衷也是相同的。而候選人也不是完人,我們只能淘汰比較不喜歡的候選人,所以至今我還沒有投過喜歡的候選人。“

這位爸爸凝視著我,再轉向地面,思索間仿佛被我言之過多弄得無言以對。我也意識到或許自己說了太多,於是停頓片刻,思索著如何做個收尾。我繼續說:

“所以...我想等待候選人的政見出爐,再決定投給我自己關心的政見。“

他的兒子率先發言:

“所以還是我們這樣好,簡單點就不用想太多事情。“

“我認為不同地方的情況確實會有所不同,但我認為無論言論自由與否,大家都應該思考和判斷。“

我看著兒子說,而爸爸正在思考。他的兒子聽完我的話後接著說:

“但生活中有太多事情要煩惱,有些事情相較之下就沒有那麼重要,所以把它交給別人去安排處理會輕鬆許多。“

“我覺得如果會感到煩惱,那正是開始思考如何做判斷的時候。我自己理想的狀況是讓資訊透明化,這有助於社會中的每個人發表自己的看法並做出判斷。“

我突然開始講個不停,大概嚇到這家人了,於是爸爸開口說:

“哎…不管言論自由不自由,有時候我只是很羨慕你們可以隨口就批評那些高高在上的政府,看著台灣的自由,還是有種羨慕的感覺。“

“我想…你們也可以…歡迎來台灣玩!

為了總結我的機關槍發言,我勉強擠出簡單的一句話:

“只希望那些政府官員可以做對的事情,讓我們的生活更好就夠了。“

媽媽一邊說著,一邊推著爸爸往臥佛寺的下一站走去,而那個爸爸看起來還在思考。

“祝福你的旅程順利。“

這位爸爸對於台灣政治節目充滿了羨慕,我才意識到原來那些亂亂說的政論節目其實是被我們習以為常的言論自由。社群網路與政治節目對他們而言是言論自由,每個人都可以上去批評,這是我們理所當然以至於忘記的權利。他們的觀點讓我反思,自由確實是一個複雜的問題,需要平衡各方的需求。

簡單的聊天讓我思考言論自由不僅僅是一個權利,也需要珍惜,更是一種需要謹慎對待的責任。此外,我不知道其他自由地區的人們,居然在對話中對台灣流露羨慕情緒,這個情緒讓我感到有些同情,還以為現今人們已經願意更多的對話與理解,顯然我還太天真。


四座高聳的大佛塔,是國王用於祈福感恩使用。

四座高聳的大佛塔,是國王用於祈福感恩使用。

臥佛寺主殿下一個區域擁有99座佛塔,是全泰國最多的佛像和佛塔。其中,四座高聳的大佛塔分屬於拉瑪一世皇、二世、三世及四世皇之佛塔,是國王用於祈福感恩使用。這些大佛塔的外觀由不同顏色的拼貼組成,金碧輝煌、紅綠色的高彩度磁磚在下午的斜陽中反射,使得臥佛寺此刻非常漂亮且寧靜。


有趣的是,雖然現在已經到了十世皇,但為什麼沒有繼續增加佛塔呢?據說是因為99是一個好數字,所以不再增加佛塔。然而,是否屬實還需親身前往現場詢問確認


引起我注意的是一旁牆上的照片,展示了各國領袖來到臥佛寺與高僧們見面的場景。照片上包括美國的歐巴馬、印度的莫迪、中國的習近平等,然而,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張比其他照片都大兩倍的合照,上面呈現教宗方濟各與泰國最高僧侶握手的場景。


這張簡單的圖片代表著不同世界之間的對話與理解,充滿祝福與尊重。這是一個過去曾為了各自宗教、政治理念而交戰的人類,從未想過的畫面。

raw-image





30會員
28內容數
用最短的人生,擁有最多的經驗,是把人生過長的唯一方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