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獨旅遊記》第二章|青旅的工作

2024/02/14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抵達曼谷阿里的第一晚,我入住在The Yard Hostel Bangkok。

The Yard Hostel Bangkok 是一個很棒的庭園青旅,大家會在那邊放空、聊天、喝點小酒。也可以在客廳工作看電視。這裡9成都是歐美旅客,或者說我住的3天中除了我與櫃台都不是亞洲人,對於英文能力奇差的我這壓力真大,但背包客們其實都很熱情,第一次見面也會 Hi, how are you?,只要膽子夠,還是可以跟他們聊上兩句。


請旅的大廳有著各種桌子,歡迎耍廢社交

請旅的大廳有著各種桌子,歡迎耍廢社交


The Yard Hostel Bangkok附近有不少日本料理,或者說這不是獨有現象,曼谷其他地方也可以看到壽司或丼飯店,跟在台灣處處可見的日式料理感受雷同。我第一個晚上就品嚐了他們的魚肉丼飯。菜單上繪有日本的鳥居和佛像,真不明白為什麼我這麼遠跑來泰國,卻在第一餐選擇吃在台灣也能找到的食物。


泰國的第一餐居然是日式料理

泰國的第一餐居然是日式料理


在這個青旅中有個很特別的狀況,那就是大廳中有張桌子,隨時都有人在那邊使用電腦,可能看看影片,也可能是在工作。


從第一天晚上開始,我就注意到S小姐,因為她基本上從早到晚都在那裡。第二天晚上,我看到S小姐焦頭爛額地坐在椅子上,她的金色頭髮被手抓亂,臉上帶著一絲疲憊,敲著Lenovo的鍵盤,不時嘆氣,讓剛探索曼谷回來的我感到同情。我忍不住走了過去決定關心一下。


“嗨,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S小姐抬頭苦笑著說

“哦,最近工作實在太忙了,每天都在開會,感覺好像壓力要壓垮我了。“

聽到她願意回覆,我走過去坐在他對面的木色椅子上

“聽起來確實很辛苦。什麼會議那麼讓你疲倦成這樣?“

“是我的客戶,整天改動他的要求⋯等等“

她突然把注意力轉回螢幕,並用手壓著耳機,自細聆聽內容,大概30秒後又說

“沒事,他們還在討論,看來等等又要改需求了“

我看著手機,今天是週五晚上

“星期五的下班時間,你的客戶不讓你下班嗎?“

“沒辦法C國的工作時間似乎沒有下班“

S小姐苦笑

“我看你兩天從早到玩都在這裡,是不是有點太辛苦了吧“

S小姐歎了口氣,把手離開滑鼠跟鍵盤,全身往椅子靠去

“有時候真的不知道,工作是為了生活,但生活好像全被工作佔據了。“

我看著他

“我覺得你需要休息,我在這裡的兩天,你都是坐在這裡工作“

“對“

S小姐把耳機掛在自己脖子上,然後用雙手摸著頭說

“我需要酒精,我希望我可以喝到爛醉“

“或許⋯我可以幫你買瓶啤酒,青旅外面有bar 很近“

“聽起來不錯“

我站了起來,往大廳的門口走去。


青旅外的Bar白天時的模樣

青旅外的Bar白天時的模樣


我告訴吧檯我要請一位壓力很大的小姐喝酒,本來要買啤酒的,但吧檯聽說是一位壓力很大的小姐,所以他用白蘭姆酒作底,加了點檸檬汁、糖水跟些調味,簡單的shake後,倒入充滿冰塊的高球杯。充滿氣泡與冰塊,最適合泰國的熱,何況他用的蘭姆酒帶有解悶的甜甜香氣,最適合壓力快炸鍋的人。最後,吧檯特別加厚了酒,真是貼心。


“我會議結束了“

S小姐走了出來,一派輕鬆的說

她喝了一口調酒後,用她藍綠色的眼睛看了酒,又看了看我,露出滿意的笑容。我們坐在青旅的戶外座位,或者說懶骨頭上,是高彩度的五顏六色。不適應的我幾天後才知道這就是泰國的美。庭院附近種滿植物,頭上掛著吊燈,有種熱帶海灘的感覺,殊不知我們其實在曼谷市中心。而泰國的夜晚確實很熱,真的希望能感受到一點海風。


五顏六色是這裡的色調

五顏六色是這裡的色調


“我很想掐死我的客戶,每次會議結束,我都只想蓋上筆電,說聲fuckup。這讓我開始想,工作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S小姐說完又喝了一大口。我不確定她這題是認真詢問還是她只是想拋出話題,但剛離職的我,其實也有類似的問題想詢問。

“其實我剛剛離職,所以我可能了解你的感受“

“什麼?你剛離職?“

S小姐驚訝地說

“欸…對,我來自台灣,來泰國旅遊,一部分也是想來看看不同人類的生存方式。所以我也一直在思考類似問題。既然你都提到了,所以…你覺得工作是為了什麼?“

S小姐皺眉,他顯然對於我很坦然的說出離職後,開始認真這個話題。我本來是想關心他,怎麼有種把關心搶過來的罪惡感。

“我曾經認為是為了達成事業目標,但最近覺得這樣好像不夠,也許應該追求更多的內在滿足感和生活品質“。

“我同意。我本來也覺得賺錢很重要,但我個人又是個懶惰人,我想找到一個平衡,所以找了一個賺錢與生活比較平衡的工作“

“然後還是離職了,哈哈哈“

S小姐說完,臉上露出牙齒的微笑

“我一直覺得工作不應該只是為了生存,更應該是為了讓生活變得更豐富有趣。“

我低頭看著我的手,轉著我的啤酒說。雖然蘭姆調酒很消暑,但吧檯推薦我泰國就是要喝L牌啤酒,這是在泰國廣告打很大的L啤酒,不過相較於台灣啤酒味道很淡,說不上來好喝。

“讓生活變得有趣,那也是我想要的“

S小姐點頭,表示認同的說

“你覺得你現在的工作達到這樣的目的了嗎?“

我問S小姐,這讓他眼神看向左上的植物,猶豫了幾秒

“有時候是,有時候不是。我喜歡我所做的事情,隨時都有挑戰,而且充滿新鮮和⋯豐富⋯但也感受到了疲憊和失落。它很有趣,但卻讓我感到疲倦和生氣。“

我微笑地說

“你覺得讓你生氣的是什麼?“

“我想找到可以讓我有所挑戰,但又能讓我好好下班生活的工作…“

S小姐停頓一下接著說

“工作是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我的全部。“

我覺得很有道理,但又覺得這句話有點廢話,不過我想對於S小姐而言,這或許是當下最好的解釋,於是我舉杯跟他敲了一下



我喝了啤酒後,放下酒杯說

“那你覺得應該追求工作跟生活的平衡嗎?“

“這個問題很好,如果平衡是準是上下班,其實我希望我可以為了我想要的事情破壞平衡,不過目前我都是因為不喜歡的事情破壞這個平衡。這讓我不快樂“

“那你有想過其他更適合自己的工作?“

S小姐聽完我說的話開始思考

“我在泰國工作,就是因為我有個到遠方的夢想,但顯然這個夢想實踐了,但不知道地球對面的人們工作方式那麼複雜。“

她笑著說

“我原了我本來的夢想,但或許應該重新思考一下自己的工作方式,也或許我該再去找個夢想。但我其實也很喜歡在遠端工作的這個夢想,有得有失,如果要換夢想需要很大的勇氣和決心。“

“也許你需要更多的休息時間評估這件事情,你太忙了,這是周五的晚上“

我打開手機,指著顯示11點多的時鐘。S小姐看了微笑說

“謝謝你的建議,我會好好想想。找個工作是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我的生活。“

我們分享彼此的故事和心得。討論著思考工作和生活的意義,尋找更加平衡的生活方式。當然也包含一邊酒醉。


The Yard Hostel Bangkok 六人房的上下舖

The Yard Hostel Bangkok 六人房的上下舖


時間已晚,我們喝完最後一口酒。微醺的我們要走回青旅的房間。

“對了!我明天要離開這裡了。“

當我走上鐵製的樓梯時,我回頭告訴S小姐

“你要去哪裡?“

S小姐睜大眼睛,表情有些浮誇地問

“下一間青旅,然後開始觀光“

我緩慢地往二樓我的房間走去,而她先走到她的房間門口。

“曼谷很好玩的,祝你好運“

“你也是。“


青旅二樓的走廊與短暫室友們的鞋子

青旅二樓的走廊與短暫室友們的鞋子


內容總結
曼谷
5
/5
30會員
28內容數
用最短的人生,擁有最多的經驗,是把人生過長的唯一方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