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電影會:九年經營感悟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電影會活動照片

電影會活動照片

九年前,筆者成立「筆記電影會」(以下簡稱電影會);不經不覺,「筆記電影會」已踏入九周年。這九年來,經歷了不少風風雨雨,亦深感體會在香港經營一個小型藝術組織之困難。筆者趁這九周年,略談當中的挑戰。

無論是「筆記電影會」還是其他組織,網絡宣傳特別是社交媒體宣傳,成為了最重要的活動宣傳渠道;不過這種宣傳,很受社交媒體政策影響。以Facebook為例,早年在Facebook宣傳較容易獲得迴響;但近年Facebook不斷要求各專頁付費賣廣告(本會亦不願意在社交媒體賣廣告),否則壓低你的傳播率。這種做法,讓不少已讚好專頁的網民,長年看不到該專頁發佈的消息,特別是自身舉辦的活動消息,大大影響活動的報名及參與人數。至於Instagram,甚至可突然封鎖你的賬戶,讓你多年來的心血付諸流水。

社交媒體的多元化,也讓網絡宣傳更繁複,以往只憑Facebook能做到的效果,今天肯定不行,至少要在其他社交媒體和網站宣傳才稍有成效。注意的是,人手及資源並沒有增加,變相增加經營之困難。

當然坊間有大量提升社交媒體效率的方法和教學,但這些方法是否違背營運電影會的初衷呢?電影會重視文章文字,多發佈文章,筆者不願意發佈沒有營養的帖文例如各種改圖、特別是斷章取義的內容。筆者希望電影會的帖文,至少為網民帶點思考或得著。

社交媒體成為大眾認識電影會的最重要渠道,加上電影會是筆者一人經營,以及電影會曾舉辦多場電影放映活動,也曾舉辦小型電影節,但從沒申請任何資助,甚至連會址也沒有,讓不少人誤以為電影會只是一個社交媒體的專頁,或者只是一個網站,以非一個註冊組織。這裡亦帶出一個問題,就是大眾對組織團體的定義是否太狹窄呢?為何一個組織一定要有自己的會址呢?為何一個組織一定要申請資助呢?彷彿普羅大眾甚少思考這個問題。

場地亦是一個問題,電影會遇過幾個有心且善良的場地負責人,已屬幸運。不過資金有限,香港的場地租金高昂,而且早前疫情及政治審查的影響,各場地亦自身難保,讓租借場地變得更困難,相信這亦是不少團體遇到的問題。

最後,像「筆記電影會」這樣的小組織,遇到任何困難是不會有媒體報導或關注的。多謝各位讀者閱讀筆者發牢騷之文,畢竟創辦電影會,是筆者視為一生最浪漫的一件事之一。共勉之。



袁廸旗,「筆記電影會」召集人,影視工作者,眼見香港影視業問題多多,因此撰文分析及批評現今香港影視問題,希望問題得到大眾注意。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