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街字展】聯華綢莊 Lean Wah Silk Merchant

羅弄裡的阿四
羅弄裡的阿四
本文發佈於這個城市
6
2021-07-23
|閱讀時間 ‧ 約 3 分鐘
喬治市的新街現在當然並不新。新街之所以稱為新街,一來與早期的特殊行業有關(廣東話裡的“街”與“妓”諧音);二來這條街比四周的街道出現得晚,但又引領了當時的時尚風潮,發展到近代更是百貨公司林立。許多批發與零售產業的崛起都得利於十九世紀時港口經濟的起飛,世界各地的貨品都會運送到這裡來,布料就是其中一項。
聯華綢莊與王及林牙科醫診所
1960年開業的聯華綢莊是新街僅存的三家老布莊之一,也是比較年輕的一家。六十年代的檳城應該還在時代的巔峰,自由港地位加上國家剛獨立,充滿夢想與可能性。只是隨後的十年,除了馬印衝突對旅遊業的影響,這個國家也沒有把經濟發展的重心放在這裡,自由港的地位更是被逐步轉移。
在現在這個成衣過剩的年代,光顧布莊的人應該也不多了。
翻閱了從前的舊報紙,從三兩篇六七十年代的訃告中,可見檳城當時有許多布莊。只是訃告上只有名字、沒有地址,還得逐一搜尋核對,才能確認今天的他們是否還在營業。
聯華綢莊的招牌其實有兩個,一個高掛在遮雨棚上方,另一個則在店門上。店門上的招牌不是畫的,兩者的中英字形完全不同,“綢”字的寫法也有些許差異。因此我猜這兩塊招牌是不同的廣告社在不同時候製作的。
聯華綢莊牆面上的招牌 (2021)
聯華綢莊店門上的招牌 (2021)
店門上的招牌倒是提供了一個有意思的線索。我在右下角發現了“銀光 Silver Shine”的小字。由於官方在2012年喬治市傳統行業的普查中證明了老廣告社已經全數消逝,我並沒有抱著太大的希望,卻還是幸運搜尋到了一家疑是2019年開業的民宿,叫“銀光小樓”,英文名就叫Silver Shine。老闆也在一篇報導裡提到它的前身就是“銀光廣告”,承租時已經是棟破敗不堪的店屋。
如果這個“銀光廣告”就是招牌上的“銀光”,想必喬治市裡還有更多的“銀光”的遺產吧?好期待。
話說“銀光小樓”現處的地段應該頗貴。它緊依著舊星報大樓(Star Building),對面就是檳州中華大會堂。大會堂的兩側,一邊是熱鬧喧嘩的觀音亭,另一邊則是莊嚴肅穆的聖喬治教堂(St. George's Church),都是標誌性的喬治市世遺區景點。
扯遠了。
用三原色紅藍綠組成的“銀光廣告”logo (2021)
所有照片都是我在六月封城前的炎熱午後照下來的。當時有點急,只注意到聯華牆上的紅字招牌,並沒有在意它上方的另一個招牌——“王及林牙科醫診所”。我還蠻喜歡“林”字的第二個木多加一個小勾勾的寫法,我父親就是這麼寫的。
“醫診所”那三個字很漂亮,但繁體字的寫法好複雜啊,簡體字教育出生的我照著描了半天,還是寫不出什麼意境。 不知道這家“牙科醫診所”是不是也有點歷史呢,可惜2012年的普查並沒有涵蓋所有的產業,尤其是被歸類為新型產業的診所。有機會再問問好了。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阿四”在粵語的語境裡指的是傭人的意思。我一直以為“四”的發音很接近“小”,所以指階級地位比較低的人。但後來發現有說法指那是過去傭人的四種類別:近身、洗熨、煮飯和打雜。自稱“阿四”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大年初三撿到的貓就叫作“初三”。 “羅弄”是馬來文“Lorong”的音譯,就是巷弄的意思。
本文發佈於
這個城市
在這個城市呆到了第六年才開始想到要怎麼寫。能有這樣的開始也因為我已經沒那麼急著非得要為這個城市做些什麼。但有離心的我也沒有絕望,這個城市有不少熱愛生活的人們,不著急反而能靠近驚喜...想用文字把這幾年來有過的悸動,好好再整理一次。
6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