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街字展】F.A. Karim Cloth House

羅弄裡的阿四
羅弄裡的阿四
本文發佈於這個城市
4
2021-07-24
|閱讀時間 ‧ 約 4 分鐘
原本繼續想按順序整理,但上篇字展剛好提到了新街有三家還在營業的老布莊,想說,就來個布莊“三連發”好了。
上篇的聯華綢莊是三家布莊中最年輕的一家,1960年開業。其次,便是本篇要談的F.A. Karim Cloth House,正好剛好就在聯華附近。這家開業於1957年的布莊(另一說是1955)是一個印裔穆斯林家庭經營並傳承下來的。據2016年《星報》的採訪,第一代老闆已故Abdul Karim Fazal Din在英殖民時期本是個警察,30幾歲時提前退休後,跟隨哥哥的步伐開起了布莊。
F.A. Karim Coth House (依照2013年其在谷歌地圖上的樣貌繪成)
這家布莊不但是是許多穆斯林的愛店,他們也供應進口布料於當時駐紮在北海空軍基地的澳洲軍官家庭。
澳洲空軍是喬治市口述歷史中時常會被提到的港口經濟顧客群。他們駐紮的北海空軍基地目前全稱馬來西亞皇家空軍北海基地(RMAF Butterworth Air Base,RMAF是Royal Malaysian Air Force的簡稱)。這裡過去曾隸屬英國皇家空軍(RAF),1971年在五國聯防(英國、澳洲、紐西蘭、馬來西亞、新加坡)的協議下成為澳洲唯一的海外空軍基地。當時有千餘名澳洲軍官與其家庭駐紮於此,正好支持著該港口在逐步失去自由地位後的收入來源,一直到1988年澳洲將控制權歸還於大馬空間後撤離。
當我走訪新街尋字時,本想略過這家店,畢竟它的招牌並不特別,因此也沒細拍到它店門上的另一塊年代更久遠的招牌。通常這些招牌在谷歌地圖上都會被竹簾或遮雨棚隱去一大半,更別談調查製作此招牌的可能源頭了,真叫人扼腕。
不過,谷歌地圖倒是提供了另一個線索:2015年11月時這塊招牌上的字還是藍色的,2017年以後可見其逐年退成了,如今變成了更不起眼的褐色。另外,這家店顯然2017年或2017年以前歷經了一次大修整,整棟建築從原本的淡黃色被漆成了瑩白。牆色的修改大概是為了配合古蹟建築修復的標準吧。
F.A. Karim Coth House (2021),可見店門上還有一塊被大半遮住的招牌,下面那行小字是它的地址“180, Lebuh Campbell”。
這棟建築有點意思的地方,是其店外的兩根柱子上都有字。一般華人經營的商店,都會在門外柱子打直寫上自家的商號四至五個字(繼續追踪這個專題,早晚會看到,哈),但這裡卻是橫向寫著英文“Specialised in Brocades Laces and Batik Java”。錦緞、蕾絲和爪哇峇迪即使到現在都還是高價奢侈品吧。
這樣一寫,你就知道這家店的專長項目。
1960年出生的我母親生前還保有定制服飾的習慣;父親家族裡大部分女性也都曾投入過裁縫業:我的三位姑姑過去曾在喬治市開業,為表演的舞女製作服飾;阿嬤過世時最大件的遺產就是一台老式縫紉機。結果孫女我女紅不精,新冠肺炎爆發初期好不容易才搞懂怎麼使用簡易縫紉機來做口罩,之後那台縫紉機就一直封藏至今。
等解封後來逛一次布莊好了,只是大概無法再像以前一樣用觸覺來感受布料的材質。新常態下買布會面對什麼樣的挑戰呢?倒是有點期待起來。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阿四”在粵語的語境裡指的是傭人的意思。我一直以為“四”的發音很接近“小”,所以指階級地位比較低的人。但後來發現有說法指那是過去傭人的四種類別:近身、洗熨、煮飯和打雜。自稱“阿四”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大年初三撿到的貓就叫作“初三”。 “羅弄”是馬來文“Lorong”的音譯,就是巷弄的意思。
本文發佈於
這個城市
在這個城市呆到了第六年才開始想到要怎麼寫。能有這樣的開始也因為我已經沒那麼急著非得要為這個城市做些什麼。但有離心的我也沒有絕望,這個城市有不少熱愛生活的人們,不著急反而能靠近驚喜...想用文字把這幾年來有過的悸動,好好再整理一次。
4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