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城》結局篇 IV — 祝君好(上)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害怕連累你一生日月

「你記得你應承過我,唔會做一啲傷害我爸爸,同埋傷害你自己嘅事嘛?」
人生交叉點。
我手上有一份,可以將 Chloe 爸爸完全摧毀嘅文件。一份足夠令佢身敗名裂,甚至身陷囹圄嘅文件。
同時地,呢份文件令我非常猶豫。
因為只要文件公開,我毀掉嘅就唔只一個人,係一個家庭,我最愛嘅人嘅家庭。
究竟我應該復仇,定係認命?
Vengeance is in my heart, death in my hand, Blood and revenge are hammering in my head.

同日晚上較後時間,鍾路某 gym。
我將啱啱收返嚟嗰份 Chloe 爸爸嘅 background check 放入我個月租 locker 裏面。呢個 locker 得我有鎖匙,Chloe 絕對冇辦法開到。
無論如何,我唔可以俾 Chloe 知道呢份文件嘅存在;否則,結果如何都係未知之數,佢一定受唔起呢個刺激。
「咁究竟份文件有啲乜嘢?」可能你哋會問。
呢位「金先生」的確係一個白手興家嘅成功奮鬥例子。農村出身嘅佢,一直都品學兼優,拎住獎學金向上爬。如果故事到此為止,佢的確係無數年青人嘅成功典範。
問題係,喺金先生呢份嘅「履歷」當中,亦都顯示咗佢嘅另一個特質: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為咗成功,佢唔介意走「捷徑」。
佢嘅第一個污點,亦都係佢踏上青雲路嘅第一步:博士論文。文件將佢廿多年前嘅博士論文,作多番嘅分析同比對,認為佢嘅博士論文,有一半以上係剽竊其他論文嘅成果;原創性受到質疑。
然後就係「上位」之路。文件提及,喺金先生多年嘅升遷士途當中,唔止一次,係以行賄嘅手段獲得;喺佢位高權重之後,亦同樣以受賄呢個途徑嚟「提攜」後輩;文件中甚至有佢行賄受賄嘅證據。
文件亦有提及,作為南韓「大國家黨」黨員嘅佢,近年有強烈嘅參政意圖。
最令我驚訝嘅係,喺佢同 Chloe 媽媽嘅浪漫愛情故事中,原來亦有啲「枝節」:金先生喺同 Chloe 媽媽「矢志不渝」嘅同時,亦都同另外一個學妹有染。呢一段對 Chloe 媽媽背叛嘅關係,長達廿多年,比 Chloe 更「年長」;而且仲要係現在進行式。
還好,報告冇提及 Chloe 有同父異母嘅兄弟姊妹。
如果我只係一心報復的話,呢份文件絕對係個 early Christmas。我只要搵我一個喺報館工作嘅韓國朋友,以「唧牙膏」方式咁俾料佢寫;不出一星期,金先生除咗會被大學停職之餘,檢察機關嘅傳票亦指日可待。
而我有理由相信,金先生呢份「文件」嘅存在,亦都表示除我之外,應該仲有其他人對佢「有興趣」;否則的話,Colette 嘅 source 冇可能喺短短嘅三日間,就可以有一個咁齊料嘅檔案。要知道,1999 年仲未有 Google Scholar,要做論文比對,真係好花功夫。更加唔好講嗰啲行賄同外遇嘅證據,要花幾多精神時間、人力物力去搜羅。
我手頭上呢份文件,已經遠遠超出 background check 嘅範圍;呢份嘢仲表明,除咗我之外,仲有比我更加想佢死嘅人。呢位剛愎自用嘅教授之所以仍然未被慘整,只因時機未到。
政治真係污糟過屎坑。而我呢位「外父」嘅政治智慧應該係負數,否則點會笨實到連貪污證據都俾人掌握到。呢個世界,政客冇分好與壞,只有笨柒與唔笨柒之分。佢呢亭政治智慧出嚟從政,莫講話同其他對手爭議席,連自己黨內嘅「同志」都可以一隻手指捽死佢。
原本,我諗住呢個 background check,係有少少報被取消 working visa 之仇之餘,亦為我未來同 Chloe 爸爸可能發生嘅「談判」,增取多少籌碼。點知而家,更加似係我唔覺意打開咗個 Pandora’s Box 咁。
而家,我個問題變咗:應唔應該為咗一段感情、為咗報復,而去毀咗一個家庭;呢個仲要係我最愛嘅人嘅家庭。
我都已經唔敢諗、一直待我不薄嘅 Chloe 媽媽嗰筆。我應承過 Chloe,唔會傷害佢爸爸。如果我為咗想同佢結婚,而去重創佢爸爸、拆散佢家庭的話;先唔好講 Chloe 會唔會揭穿呢件事,我嘅良心,又過唔過意得去?
我一心想解結,點知仲嚟多個死結;點解啲嘢越玩越大㗎?俾條生路我行吓得唔得?

同日晚上十點,終於返到屋企。
「老公你返嚟喇!」Chloe 喺門口迎接我。「做完 gym 攰唔攰呀?我煮咗宵夜俾你呀!」
我之前同 Chloe 講我要教英語會話同做 gym 而出去;搞咗成晚,我而家先醒起,原來我未食飯。
當我換好衫出廳嗰陣,Chloe 已經喺茶几擺開咗我嘅「宵夜」:栗子炆雞、雞油炒豆苗、同埋牛骨湯。呢年幾兩年嘅日子,Chloe 好努力咁學習煮中菜;而家嘅佢,隨手就可以煮出幾味我鍾意食嘅菜色。
我坐喺茶几邊食緊我嘅宵夜,佢就一直喺隔離陪住我;好似一個傳統嘅韓國老婆咁。
喺我食得七七八八嗰陣,Chloe 開聲同我講:
「老公呀,如果……如果我同你一齊離開韓國,去第二度生活,你話好唔好呀?」
Chloe 咁大個女,從來未試過離開韓國超過三星期;佢呢個提議,出乎我意料之外。
「你肯陪我一齊走,固之然好;」我有少少猶豫咁答佢。「但係,你從來都未試過喺外國居住;你而家唔單止係嫁個外國人,仲要搬離韓國、喺一個你唔認識嘅外地居住;你真係應付到?」
「真心嗰句,我真係唔知我應唔應付到;」Chloe 收起笑容,認真咁答我。「我想嫁俾你嘅心,同當年媽媽想嫁俾爸爸一樣咁堅決。既然你唔可以再留喺韓國,咁唯有我同你一齊離開呢度。只要離開咗韓國,我哋就可以開開心心咁喺埋一齊!」
「咁你屋企點呀?」唔到我唔諗呢樣。
「……我爸爸……我諗我已經冇嘢好同佢講……」Chloe 再一次熱淚盈眶。「如果佢真係咁堅決,唔俾我姓金;咁我以後就姓馮,我係你馮家嘅人。至於我媽媽……媽媽……我好唔捨得媽媽……同埋……嫲嫲……」佢再講唔到落去,只係不停咁流淚。
「如果可以的話,如果有得選擇的話,我唔希望事情嘅發展,會變成咁……」喺 Chloe 嘅生命裏面,媽媽同嫲嫲,係一個主要嘅構成部份。如今為咗我而要佢哋分隔異地,其實我個心好難過。
「如果你呢生呢世,都係咁愛我的話;」Chloe 收起眼淚,好認真咁望住我。「咁呢一切,都係值得……」
「無論如何,我永遠愛你。」我諗,呢句說話,係我對呢個女人,所能夠作出嘅最大承諾。
無論如何。

翌日深夜,屋企。
「爸爸!唔好呀!」被惡夢驚醒嘅 Chloe 從我懷內彈咗起身,淚水同冷汗混和喺面上。
「小美,你冇事嘛?」我好關切咁問佢,一邊用紙巾幫佢抹眼淚。
「……我又發惡夢……」Chloe 驚魂稍定。「我夢見爸爸……佢想殺你……」
已經唔知第幾晚係咁。自從佢同佢爸爸決裂之後,差唔多每個晚上,Chloe 都會失眠。當佢能夠入睡嗰陣,就會發類似嘅惡夢。而且唔係每晚一次,有時甚至係兩三次,發惡夢、喊、然後扎醒。
「傻妹嚟㗎,你發惡夢咋;」我嘗試安慰佢。「你爸爸同我,從來都冇正面衝突,佢又點會無端端想殺我喎。」講完之後,其實我有啲猶豫;不過無謂嚇佢。
「我知……但我真係好驚呀……」Chloe 伏喺我心口;我感覺到,佢嘅心跳同呼吸都仲係好快。
「唔好諗咁多喇,傻妹;」我繼續安慰佢。「我哋再試吓瞓,睇吓瞓唔瞓得著吖!如果你再發惡夢,咁我陪你傾天光,好唔好?」
佢點頭,我哋嘗試再瞓返。
第二朝早上。
當我睜開眼嗰陣,Chloe 已經起咗身、喺梳妝檯前面梳緊頭。
「老公早晨!」Chloe 擰過嚟望住我,笑咗一笑。
「老婆早晨!」我坐咗起身。「琴晚瞓唔瞓到呀?」
「瞓到,冇再發夢;」佢揚一揚左手,好似揸住啲嘢,但我睇唔到係乜。「蠢蛋老公,我老喇……」
「做乜事無啦啦認老?」我問佢。
「啱啱梳頭見到㗎!」佢攤開手俾我睇,係幾條白頭髮。「你老婆真係變咗老婆婆喇,仲有白頭髮……」
「可能係你近期瞓得唔好,精神唔好先會有啫。」我答佢;畢竟,佢呢個年紀,都唔係有白髮嘅年紀。「慢慢休息得好啲,精神同心情好啲,就唔會再有㗎喇。」
佢點一點頭。
如是者又過咗三星期。
Chloe 嘅情況,唔單止冇改善,仲有惡化嘅跡象。每個晚上不間斷嘅失眠、瞓得著就惡夢、然後驚醒,經已將 Chloe 折磨得好嚴重。
三個星期以來嘅精神折磨,已經喺佢面上,留低一對深深嘅黑眼圈。由於長時間得唔到足夠嘅睡眠或者休息,Chloe 亦開始食慾不振;原本已經纖巧嘅佢,霎時間消瘦咗一小圈。
雖然,每朝早佢都會抖擻精神,繼續返工;但係佢嘅精神,亦都只能夠強撐至幼稚園下課為止。下午嘅時間,好多時佢都係瑟縮於宿舍嘅床角,雙眼緊合、精神萎靡,但又瞓唔到覺,就算瞓著亦會被惡夢驚醒。佢對身邊嘅事物,好似完全失去興趣咁;連佢最喜愛、大半生相依為命嘅鋼琴,都已經冇掂兩三個星期。
最特別、亦都最令我擔心嘅,係佢嘅白頭髮。
自從喺嗰個早上,發現自己嘅白髮之後,Chloe 嘅白髮,以幾何式嘅速度增長。不消三個星期,Chloe 已經從每朝早上嘅三幾條白頭髮,發展到成為一頭灰白嘅長髮。呢個咁突然嘅轉變,令到我哋兩個都好震驚之餘,亦苦無對策。
佢嘅一頭白髮,我要足足接近二十年,即係行文嘅 2018 年今時今日,先至趕得上呢個灰白嘅程度。
為咗唔好嚇親身邊嘅朋友同埋同事,Chloe 喺呢個秋冬交替嘅季節,就已經開始帶冷帽,將長長嘅灰髮,收起喺冷帽入面。
(按:對於呢種「一夜白頭」嘅現象,當年我哋並無足夠嘅資料以及途徑去了解。喺二十年後嘅今日,我終於了解到箇中成因,但按下暫不表;我會喺後記中,花少少筆墨去解釋;總之,唔係小說先有嘅現象。)
Chloe 身上出現嘅種種現象,令到我哋所面對嘅問題,變成內外交困。而我除咗擔心之外,冇任何嘅可行方法,去解決問題。
問題冇因為時間而沖淡之餘,仲有惡化嘅跡象。

十一月中嘅某一個晚上,凌晨時份。
一陣急速嘅門鐘聲同埋叫聲,驚醒咗喺梳化瞓著咗嘅我。我急急腳去開門,睇吓發生咩事。
門外,美恩好吃力咁扶住泥醉嘅 Chloe。由於 Chloe 同美恩身高嘅分別,美恩已經完全扶唔住醉到失去知覺嘅 Chloe;我立即上前,接住佢。
喺接住 Chloe 嘅過程中,佢嘅冷帽勾住咗美恩嘅手鍊,佢用力一扯,將冷帽扯咗落嚟,Chloe 嘅一頭灰髮散落。眼前嘅景象,令美恩大吃一驚。
我哋兩個合力將斷咗片嘅 Chloe 抱咗入睡房。我幫佢換咗啲衫,等佢一旦嘔起上嚟,都唔會整污糟啲去街衫。搞完一大輪,安頓好佢,我出返廳,斟咗杯水俾美恩。
「發生咩事呀?」我問美恩。「佢明明話約咗你食飯傾女人嘢,點解會醉成咁㗎?」
「唉,佢一坐落,嘢都唔食就開始飲燒酒;」美恩呷咗啖水,唞咗個大氣。「然後就不停咁飲,佢起碼飲咗兩三支燒酒呀!」
「弟弟呀,」美恩放低杯水,神色凝重咁望住我。「為咗 Chloe 著想,我諗你係時候離開韓國、離開佢。」
우리 함께한 많은 날들이
너무나 소중해 그래도 웃을 수 있죠
혼자인게 서러울 땐
그댈 아프게 한 내 모습만 떠올리며 살아요
(待續)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4會員
111內容數
時間係1997年5月中,剛剛完成學業嘅我身在華盛頓,正在考量緊我嘅未來。我可以選擇留喺美國發展,我internship嘅老細(即係美國政府)同我有共識,我畢業後可以留喺政府工作。或者我可以選擇出去闖一闖,見識吓呢個世界。當年仲係年青嘅我選擇咗後者,因為我覺得我仲未需要搵一份工困住自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