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死亡不是生命的終點 ── NS遊戲 歧路旅人 神官線劇情概要與心得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讓聖火照耀大地的傳遞者

  神官的初章劇情,揭開整部遊戲世界觀的面貌。開頭講述 13 柱神創造了世界,並創造了居住在世界上的植物、動物,以及人類。掌管魔之力的神祇,想奪取生物生存的這片大地,因此與其他諸神對抗,並讓其他 12 柱神陷入苦戰。掌管神聖力量的神祇,利用從天上帶來的星之火,削弱魔神的力量,並將其封印在死亡之國,讓這場激烈的戰爭劃上句點。

  星之火驅散了籠罩大地的陰霾,並作為照耀大地的「聖火」傳承下來。「式年奉火」作為儀式,聖火傳遞者必須帶著種火,去巡迴拜訪各地教會的聖火。作為養女的神官,由衷感謝著大主教 15 年的養育之恩,並為大主教的女兒 ── 同樣也是自己的摯友,能接任聖火傳遞者感到高興。

  一天,當神官與協助籌措旅程物資的商會會長閒談時,突然接獲大主教昏厥倒下的通報。在大主教的病情穩定後,故作堅強地大主教的女兒,離開房間,前往能夠瞭望大聖堂的山丘。神官擔憂著摯友的狀況,因此緊跟其後。

  在充滿兩人回憶的山丘,摯友終於卸除了偽裝,放聲大哭。目睹了憔悴不堪的父親,讓摯友對式年奉火儀式的旅程產生了迷惘。摯友的模樣,讓神官回想起當年因戰禍而被大主教收養的自己,封閉了自己內心,是摯友的鼓舞,自己才擺脫陰霾。
  
  為了報答一直以來的恩情,神官決定代替摯友,踏上式年奉火的儀式之旅。神官因此前往原初洞窟。一番戰鬥後,獲得守護者的認可,取得儀式用的種火,與作為容器的採火燈。

  回到大聖堂的神官,向大主教父女展示手中的採火燈。雖然難掩驚訝之情,大主教卻能感受到神官的覺悟。明白神官的所為,是為了自己父女兩人,大主教於是同意神官進行式年奉火,並告訴神官她同樣是自己引以為傲的女兒。最終在摯友的送別下,神官踏上旅途,前往第一個聖火所在地。

映照內心的聖火

  神官抵達聖火所在的城市,順利地執行儀式,讓聖火重新恢復光輝。儀式結束,神官在城市中閒逛,偶然遭遇三名小孩。男孩因為朋友丟失母親的胸針,因此憤怒地責備朋友。喪母之痛,讓男孩封閉內心,認為他人無法了解失去親人的悲傷,並將難過的情緒宣洩在他人身上。
  「關上心門,可無法發現重要的人對你的溫柔。」作為孤兒的神官有著相似經歷,能理解男孩的悲傷。然而逝者已無法追回,一味緬懷逝世的人,也無法平復心中的傷痛,更無法注意到他人對自己的真心付出。當神官引導男孩前去尋找朋友,男孩發現朋友為了自己找遍所有地方,更為了自己闖入魔獸棲息的危險森林,只為了替自己取回母親的遺物。一切都讓男孩的心境產生變化,發現朋友對自己也同樣重要,心中的傷痛也因此開始癒合。
  引導男孩們離開危險的森林後,神官回到城市,並與神父對話。「傳遞者所帶的種火,會映照那名傳遞者的心。」「您的種火則是溫柔又暖和的火焰。」得知神官的一番經歷,神父說了這麼一段話。也正因為神官的溫柔,才能拯救男孩們受傷的心靈,讓他們和好如初。與神父道別,神官再度啟程,前往下一個聖火所在的城市。

願意背負他人苦痛的溫柔

  抵達目標城市,神官前往教堂拜訪神父,卻發現神父面有難色。一番波折後,得知神父的女兒遭到匪徒綁架,並威脅神父竊取聖火的種火。面對信仰與親人安危的兩難,神父最終在說出實情後,因為身心俱疲而當場倒下。

  決定救出神父女兒的神官,決定前往匪徒指定的海邊洞窟,途中再次與商會會長相遇。「為什麼有人幸福,也有人不幸呢?明明同樣都信仰聖火,為什麼會有那樣的差異 ── 神,真的存在嗎?」商會會長提起人們承受的苦難,並在現今引起某些人對聖火的教導有所爭議。神官卻堅信正因為是這樣的世道,所以才更需要聖火的指引。當有人陷入困惑、無助,不帶私心,引導他人破除迷惘,是神官想做的事。也許會被他人欺騙,然而與其懷疑別人,神官更願意選擇相信。一番發自內心的話語,在商會會長意味深遠的讚賞下,兩人隨即道別。
  當神官抵達信中指定的地點,匪徒便打算從自己手中搶奪種火。擊敗匪徒,神官向匪徒詢問搶奪種火的意圖,卻在得到「救世主」需要它的消息後,匪徒便服毒自盡。當神官將神父的女兒帶回教堂,看見女兒平安無事,神父不禁流下眼淚,並再次深刻感受到家人是無可替代的。

  「所謂的溫柔,也會讓您背負其他人的痛苦。」神父在協助神官執行儀式後,與神官談起關於種火的傳言 ── 種火會給予傳遞者考驗。然而對於神官而言,倘若背負他人的痛苦,可以讓他們的內心能夠不再悲傷,那麼神官樂於承受,只為人們能夠重綻笑容
  
  當神官前往旅館寄宿時,本應在家鄉照顧父親的摯友卻出現在眼前。摯友在屋內告訴神官父親已經亡故,並在神官正安撫心慌意亂的自己時,用安眠藥使神官陷入昏迷。神官在意識模糊間,得知摯友為了讓父親死而復生,因此與救世主的手下勾結,搶走自己身上的種火。

  在恢復意識之後,神官反覆思索摯友與另一人的對話內容,得知兩人即將前往的目的地。儘管遭到摯友陷害,神官仍舊擔憂著摯友的處境,因此決定依循著線索,踏上旅途,取回被奪走的種火,以及摯友迷失的心。

死者存在之證明

  神官在趕到了救世主所在的村子以後,一邊收集情報,一邊四處觀察村子的模樣。一名婦女以兒子病倒作為藉口,誘騙神官進入密室,並將她囚禁在牢獄中。一切緣由起自村子以前的流行病,造成許多人死亡。然而信仰聖火無法得到救贖,村里的人們於是開始尋求聖火指引以外的心靈寄託。救世主看穿村民們內心的脆弱,趁隙介入,迷惑村民,並指使他們協助囚禁神官。

  淪為階下囚後,商會會長出現在神官面前,揭下偽裝的身分,告訴神官自己就是一切的元兇 ── 救世主。「我只要得到力量就好。每個人都是這樣,這個村莊的人也是。他們是想讓這個村莊脫離疾病的侵擾,只要幫他們達成這個願望 ── 他們馬上就相信我是救世主了。」商會會長的一切行動,都是為了喚醒被封印的神祇。作為神祇的使徒,讓商會會長得以使用神祇的部分力量。商會會長倚藉人心的脆弱,滿足村民的欲求,誘導他們協助自己取得更強大的力量。
  為了解開神祇的封印,商會會長必須借助摯友的力量,透過摯友祈求死者能夠復生的禁忌慾望,讓聖火的種火映照出摯友的內心,藉此連接到死亡的國度,解開神祇被封印的力量。作為摯友失敗的替代手段,商會會長將神官拘禁在牢房後,便前往準備進行儀式。

  儀式開始前,摯友悄悄來到牢獄中,解開神官的門鎖。儘管神官不停地勸導,然而渴望父親重生,並與神官一家人團聚的執念,已讓摯友封閉內心,無法聽見自己的任何話語。

  緊隨摯友離去的腳步,神官前往儀式的現場,卻看見被禁忌慾望沾染,逐漸混濁陰暗的聖火,正不斷吸蝕著周遭村民的生命。為了阻止摯友祈求讓死者復生的想法,神官向摯友說起過去,父親曾對兩人說過的話語。「擁有生命之物,必定會穿越死亡之門。可是,正因為生命有限,所以才能感受到喜悅。」「悲傷會隨著時間流逝,而逝去之人將在心中繼續活著。死亡並不是生命的終點,而是當活著留下的種種,無法再被人銘記時,生命才真正的終結
  神官的一番話,終於讓摯友清醒過來,聖火也逐漸恢復原貌。在最初使用慢性毒毒殺摯友的父親,卻被神官接任聖火傳遞者,因此被迫更改計畫;面對儀式再次受到干擾,神官一再地阻撓,終於讓商會會長無法再容忍,於是向神官展開了攻擊。
當初遊玩時,看見BOSS拿著燭臺,瞬間就出戲了。
  在擊敗商會會長後,儀式終於宣告失敗,村民們也一個個清醒過來。為了完成式年奉火的儀式,神官與摯友帶著種火,踏上返回家鄉的旅途。回到大教堂,將種火注入大聖火中,神官終於結束了這趟旅程。
  然而自從商會會長的事件之後,摯友始終無法原諒自己,吃不下任何東西,整日將自己關在房間。神官於是下定決心,一如當年摯友將自己帶出房間,拯救無助的自己一樣,神官將摯友帶到充滿回憶的山丘。在瞭望大聖堂的山丘上,回想起過往的種種喜悅,摯友終於不再悲傷,展露出笑容。最終在兩人相約要一直在一起後,神官線的故事就此結束。

後記

  正如筆者【你我只是歧路的旅人 ── NS遊戲 歧路旅人主線劇情通關心得】文章中提到的,每個角色的故事都有一個主題。相較於盜賊提及的信任、舞孃的復仇、劍士的守護......等與生活稍嫌脫節的主題,神官的故事 ── 別離,是個較為貼近生活的主題。

  死亡是人與人之間別離的一種形式,然而在人的成長過程中,也同樣不斷地與他人別離,而不僅侷於死亡。畢業後與朋友們各奔東西;分手後與舊愛漂泊異地,可能許久才能再次取得聯繫,甚至從此了無音訊。與重要的人離別是件痛苦的事,但一味耽溺在過往的回憶,渴望回到當時的美好;或將當下的處境與過往比較,不僅傷害他人的真誠心意,對彼此更是件遺憾的事情。

  與重要的人離別,不意味著這段感情的終結,而是當終有一日,自己早已遺忘彼此經歷的種種美好回憶。將過往的美好回憶留存心底,化作成長、前進的動力,不斷地相遇,然後相識。了解生命、時間的有限性,珍惜當下每一個值得真心付出的人,珍惜與如今重要的人相處的每一瞬間。這是筆者認為神官線的主題,所要傳達給玩家的精神。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939會員
128內容數
非專業遊戲評論、攻略的休閒玩家,因此文章都是遊玩後非常不客觀的心得記錄。目前佛系更新,不定時會寫一下劇情心得、遊戲攻略。寫不出什麼有深度的文章,但期許能用淺俗的文字,推薦有趣、有深度的作品。 如果有什麼想私下問或聊的,可以私訊我巴哈的帳號(不過我太常潛水,所以不一定會馬上看到訊息就是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