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誰? / 自我認同與身分概念的複雜-哲學篇

2020/05/03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我是誰?
工作、家庭、社會,人在生活中與世界碰撞,總有數之不盡的困擾,像是臉上總在換著不同的面具與人交往,偶爾獨自一人時,總會覺得白天的那個人活得不像自己,至於自由自在的自己該如何生活呢,總會在心理自我矛盾(诶~你說沒有這樣想......!)。
總之,這次的文章會是一個系列,分幾個章節(雖然有分先後,但各章之間並沒有前後脈絡相關,可以各自分開閱讀),從不同領域來談談"我"是誰?(沒有談到思覺失調)

...

開始前先簡述一下我的定義,分析的時候我都從三個角度來處理:
1.物理-肉體部分,或者我直接拿來理解"存在"這個部分。
2.心靈-精神層面的自我。
3.社會-名聲、地位,從旁人的評價,或是社會的制度形塑出的形象。
之所以會感到困擾,都是因為三個自我之間的矛盾。 希望活得自在,但是為了生存需要壓抑心理的渴望,生存需要付出勞力卻永遠無法達到社會制度的標準,於是壓抑不住的心靈穿出了社會制度的阻擋......。

...哲學...

這麼哲學的題目當然先從哲學來。在不久前寫的人生課題才剛提過存在主義,從「存在先於本質」人是自由的,不會由什麼東西來決定你的本質,一切看"你"怎麼決定。
只是,這邊的"你"是誰?
今天下午時才久違的去了電影院,買會員票時,售票員都會要求出示身分證明,不管是身分證、駕照,反正能知道你是誰就行了。這邊等等,我身分證上的照片還是多年前的屁孩,少了現在的成熟氣魄,售票員是如何知道我不是盜別人的卡!?
這邊提到的是哲學問題裡的【自我同一性(personal identity)】這是在討論人在時間流逝之中,為何還能被視作同一個人?
講到同一性,就不得不提到經典的思想實驗:「忒修斯之船」
有一艘船名為忒修斯,某天嶄新的她從海港遠航,航行過程中不時有零件損壞被換下,持續多年的航行,她的身上早已沒有一個零件是當初的原廠貨了,終於某天,她回到了當初的那個港口,試問這艘船還是原本的忒修斯嗎?
時間在走,我們的外表會成長、會老化,要是哪個人把她留了十年的長髮剪掉,旁人都會覺得她變了個人,甚至認不出她來,這樣在剪髮前後不就已經是不同的人了?
前面都只提到外表的改變,我們怎麼能這麼膚淺呢,我們要看的是內在,我們看的是她的靈魂......我不會觀落陰下一個謝謝。
我們看的是記憶,當我們知道了她把長髮剪去的原因後,會把短髮的她取代過去長髮的形象,更新對她的記憶,循著記憶,每個時期的自我互相連接,我們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都有其原因的,只要還有記憶,人的自我就是一致的。
慢著我頭有點痛,禮拜五連假幹什麼去了,宿醉還沒醒......!? 譬如喝到斷片、或是已經遺忘的童年時期,如果我喪失了某段時間的記憶,那是否那個時候我就不是我了......!?
自我同一性是形上學裡有趣的議題,能談的範圍還有很廣,這邊也不須談到這麼深,只要知道一個人不是固定不變的,而是有許多的面相等待發掘。

...

每個人的人生,不論是工作還是家庭,往往會有某些不想承認的部分,甚至認為是黑歷史,想盡可能隱藏埋葬,就像拾起了逆刃刀的劍心,總是被拔刀齋的過去追趕,手中的刀卻依然能開創新的未來,過去的你仍是你,但不代表那就是永恆不變的自己。
*有興趣可以猜看看封面是哪個動漫角色改的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5會員
82內容數
這邊的一系列文章裡,我會分享生活觀察中,各種跟其他人想法差異的內心論戰。 也許引用各種其實我不熟的理論來為思考下結論,希望能給各位帶來啟發,或各位帶給我啟發。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