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日本列島作家如何書寫台灣 《流轉的亞洲細語》點出台灣在【中心/邊陲】的無力感

2020/09/29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不可否認,曾經被日本殖民統治50年的台灣,老一代本省人有「戀日」情節,在80年代前後日本文學陸續引進台灣,加上日劇、動漫、A片等產業的推波助瀾,日本文化影響台灣很深,台灣社會存在年輕人「哈日」現象,這些普遍存在的日本情節,在電影《海角七號》熱賣後,出現一種憂心的聲音,批判這是「媚日」,感嘆「台灣終究逃不了日本文化控制的魔手」
在台灣工作、生活、成家多年,任教於東海大學日文系的教授笹沼俊暁,最近出版的新書《流轉的亞洲細語》,探討日本列島的當代作家如何書寫台灣和中國大陸的文藝評論集,透過解析日本文學作品中的台灣、中國形象;他在書中點出1990年代日本文學產生的「親日台灣論述」,批判背後代表的是右翼國族主義意識形態的操控。
台灣早期文學受到兩種觀念影響,一種來自日本,一個來自中國,不只是台灣許多知識分子將日本一些作家小說介紹到台灣,另一方面也有人開始大量轉載中國如魯迅,胡適和沈從文的作品,台灣經過很長一段時間,才發展出自己的文學。
笹沼俊暁的觀點提醒身在台灣的我們,不只是受到日本右翼國族主義的「親日」意識操控,還有那些台灣對「祖國中國」抱有憧憬期待,而對「媚日」行徑大加批判的人,都是從他們的「中心」主義觀點作解讀,而這不就是台灣這個被兩個強權國家與民族翻弄的弱勢「邊陲人」,長期遭遇的無力感?提醒關注「中心/邊陲」結構,從邊緣化的弱小民眾視角,與強勢政治及其語言對峙。
因此理解笹沼俊暁為什麼自認中文不好,仍堅持用中文出版這本書,如同他所說「強勢語言出身的作家,投入相對弱勢的語言中,從書寫外語的痛苦與喜悅中,發出批判的聲音。」
這本書可以看到笹沼俊暁以批判性視角評論日本現代文學,點出司馬遼太郎的《台灣紀行》是日本出版界中氾濫的「親日台灣論述」的濫觴,認為《台灣紀行》與小林善紀的《台灣論》都只是依據「親日」台灣人的對話,描述台日之間的羈絆,並把中國、國民黨及外省人描述成沒有臉孔的抽象的壞人,台灣被視為讚美現代日本的手段。
從笹沼俊暁的分析,可以理解「親日台灣論述」為何成為這些年日本保守黨操弄的工具之一,因為從明治維新以來,一直居於亞洲領導地位的日本,這些年面對崛起中國而視為強大對手,不管在軍事或是經濟上中國越來越強大,讓日本相當的不安,同樣面臨中國威脅的台灣是拉攏對象,對內對外強化台灣親日論述對,都可以在推廣此政策中佔到有利位置,因此文學中欠缺冷戰、美國、中國的台灣形象。
笹沼俊暁批判親日台灣論述的文學作品,認為不該違背事實基礎,因此像是1970年代日本對台灣的經濟殖民,假藉觀光名義赴台的買春旅行等實情,都在文學中刻意閃避不談,營造出日本觀光客都是有氣質的假象,或是日台只有和諧的假象,所有人物都是「親日台灣人」、「和韓國人不同,台灣人沒有怨恨日本」。
笹沼俊暁在這本書提醒我們,反思台灣對於中國人、韓國人,是否有著民族刻板形象,存證這種二元對立的認識結構。
讀這本書前面的內容,會覺得笹沼俊暁應該是一個比較親中的學者,但他指出在日的台灣作家陳舜臣,從中國認同到後期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失望,並質疑及批判很多書寫中國文學作品是以中國的天下論、帝國論等霸權論述架構,同樣是以自我為中心的錯誤文學思維。
只是在後殖民主義與「祖國」中心主義的拉扯中,作為「邊陲者」的角色不安,讀這本書後雖然更加心有戚戚焉,但是書中較少著墨台灣的那種不安感,與「中心」糾葛、衝突深層,若能有更深入探討,或許能更加理解,台灣的日本節情揮之不去、複雜多元的主因。
從歷史來看,台灣因為受過日本統治,所以對日本熟悉,這固然是一個遠因。但在國民黨統治的時期中,台灣仍然深受日本影響,這點其實少有人深入探討,這顯示台灣的「親日」是有複雜層疊關係組成,但日本對台灣的深層文化研究沒有想像中的多,造成台灣的「親日風氣」論點,都是一廂情願或自我感覺良好的研究,笹沼俊暁透過文學解析,點出日本對台灣的掌握並非清楚迅速,存在誤讀、誤判情形。
作為一個台灣讀者,這本書並非只是從日本文學作品中解構台灣的論述,笹沼俊暁引領台灣人在閱讀過程中自己去思考,什麼叫做台灣?台灣屬於誰的?身為台灣人我們是誰?台灣該往哪裡去?並且提醒我們,台灣社會原本就是移民社會,應創造出不同族群、文化、語言並存的多元社會。
此外,台灣文學中其實也有很多日本觀點或台日關係著墨的作品,台灣其實對日本並非只有如笹沼俊暁所說的武士道、職人魂、動漫等概念,期待笹沼俊暁下一本以台灣為基點的作品,能夠從台灣文學作品中分析,或許更能夠讓讀者對民族國家、殖民主義或進步史觀對台灣這「邊陲國家」有更深入的認識,或可更一步探究台灣「親日」的原因及淵源,以及「台日友好」的共犯結構。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洪敏隆
洪敏隆
22追蹤者
21內容數
當了多年的記者, 沉浸書籍與電影,用文字分享樂趣。 美國大聯盟紅襪隊粉絲,最大夢想是站在芬威球場綠色怪物前高聲說「人生,沒有什麼不能跨越的」
《偷書賊》中,書是那個黑暗世界裡唯一的一絲光亮。 書對很多人而言,可能是求取謀生的知識,也只是用來消磨時光, 對我而言,讀書是享受是樂趣,是啟發也是療癒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