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 傷害自己和想死的念頭揮之不去

2021/03/16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曾經有想過以什麼方式傷害自己嗎?」
「有,割手。」
「會有自殺的念頭嗎?」
「會。」
「有想過用什麼方式嗎?」
「上吊和跳樓。」
這是在一次去看身心科醫師,問診時的對話。
我告訴醫師,自己沒有嘗試過割手或自殺什麼的,後來才發現我說了謊。
先說割手吧,特別在焦慮的時候會想做這件事。不過我真沒做過,因為我怕痛,而且割了也不會死,只會留下難看的疤痕,所以從來就沒做過這件事。但我還是把看得到的剪刀美工刀什麼的收在看不見的地方,免得看到會一直想要捅自己。後來,在雙手戴了很多手鍊、手環、手錶,這可以降低我想割手的念頭,那些東西像保護環,圈住我的雙手。
自殺這件事和憂鬱症很難分開,憂鬱情緒低落或痛苦到極點的時候,往往就會出現這念頭。憂鬱症發作時,除了情緒低迷,會對任何事情都沒興趣(這是症狀之一,真的),腦海充滿負面想法(這也是症狀之一,不是我們自己不爭氣),尤其感到無力、無助,有時被焦慮和壓力壓得快喘不過氣。若是鬱期維持太久,承受著自我身心的痛苦和社會環境的壓力,我們會覺得活著很累,很累很累,就會出現想死的念頭。或是我們很努力,卻不知道該怎麼活著,也會想結束自己的生命。我想,這是憂鬱症最具殺傷力的地方吧。
在這部分,我撒了謊。我曾經嘗試過結束生命。
是在大學倒數第二年的時候,憂鬱症狀最嚴重的時候,我把自己關在宿舍裡,只有買便當時才踏出宿舍。我會趁半夜大家都在寢室裡休息的時候去洗澡,邊洗邊哭,或是洗完澡坐在走廊上啜泣。一段時間後,持續的痛苦讓我忍不住想結束生命。我開始找宿舍裡可以上吊的地方,測量浴室門的高度,拿著繩子去試之類的。我得說上吊不是件容易的事,總在繩子勒住脖子時,我就放棄了。一方面很痛,一方面無法呼吸會啟動身體的求生本能。
出社會後,其實在家裡或外面也嘗試過,只是我沒有勇氣承受死亡的痛苦,所以沒成功過。後來,我去預想父母如果發現我自殺的心情,必定會在有生之年都很痛苦,而且是種錐心之痛,我不想帶給父母這樣的痛,從此之後就停止了嘗試。只剩下有時發作時,痛苦到不自主的有這個念頭,但再也沒嘗試過。
這些心情,其實如果當下有人能訴說,對方也能給予理解和安慰,痛苦會減輕很多。但這麼沉重的事,這麼沉重的話,我找不到人說,也說不出口。怕他人無法承受,自己也沒有勇氣承認,這真的很難。
有一次,朋友在我難受的時候告訴我,我只要想著會呼吸就好。發現這個念頭很有用,在極其痛苦時,就想著自己只要會呼吸就好,放下其他念頭,此時情緒就平靜很多。不逼迫自己趕快好起來,不勉強自己符合社會和他人的期待,不要求自己把痛苦想死的情緒趕走,就讓自己知道,只要會呼吸,只要單純的活著就已足夠。
生命從沒要求我們什麼,只是現代社會環境的生存壓力很大,我們不得不接受這樣的挑戰。生命存在有很多形式,憂鬱狀態也是一種,我們不要要求太多,只要會呼吸就好。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72會員
120內容數
我是一位憂鬱症患者,二十歲左右發病,現在已經過了十多年。有鑑於社會對精神失序者的不了解,我願與你分享生活點滴、所思所想。你將會發現我們並沒有什麼不同。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