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太魯閣號事故,想起的兩段往事……

2021/04/03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其一

台鐵太魯閣號昨天上午因外車侵入撞擊導致出軌,到目前為止已經五十一人不幸喪生。原本美好的連假第一天,就發生震驚世界的重大意外,實在令人悲痛。
中午吃飯時,一邊看新聞直播,一邊聯想到三十年前的一起火車對撞事故--1991年台鐵造橋列車對撞
那年,我差不多國小低年級而已,事發當天到底出了什麼事?我完全不知道。不過,在我印象中,那天家裡的氣氛異常詭譎且哀悽,媽媽幾乎一整天都坐在沙發上講電話,還幾度講到落淚。聽她講話的口氣,應該是在跟舅舅或阿姨通話。
事後,大人才告訴我,表舅剛好在那台出事的自強號列車上值勤(我忘記他是什麼職務了),因而罹難……
我跟表舅沒見過幾次面,對於他的罹難沒有什麼特別感覺。但,媽媽及他的兄弟姊妹們可不一樣了--
我阿公很早就外遇,丟下七個小孩給阿嬤帶,自己和別的女人另組家庭去了。因此,我阿嬤不但得一肩扛起照顧七個小孩的責任,還得賺錢養家,承擔莫大的經濟壓力。聽我媽說,阿嬤一度壓力大到要輕生,不過當她站在天橋上,看準鐵道上行駛而來的火車,正要一躍而下時--瞄到一名憲兵走上天橋!嚇得她立刻爬下來,趕緊閃人。(我一直不太明白,為什麼連死都不怕了,卻會怕憲兵?)
在六十年前,她一個不識字的弱女子要養家活口,就夠折磨了。但最可悲的是連親戚見到阿嬤及七個小孩的艱難處境,也冷眼旁觀,甚至在背後指指點點--這是她主要的壓力來源。
然而,在眾多親戚當中,唯有表舅他們一家人不會因為阿嬤的遭遇而歧視她,還不時給予經濟上及精神上的支持。所以,阿嬤及七個子女始終非常感激表舅一家。現在,他們還來不及報恩,表舅便因公殉職,留下兩個年紀好像比我大不了幾歲的孩子,我媽他們當然傷痛不已。
我幾乎沒見過表舅,且三十年前的記憶本來已經相當模糊了,今天因為太魯閣號的重大事故又從記憶深處被翻了出來……

其二

當年到外島馬祖東引當兵,第一個分配到的工作是駕駛,白天載長官到各營區督導,晚上則載他們到各個衛哨亭查哨。
當駕駛兵真的是一份爽缺,雖然出勤時間不固定,有時候不能準時跟部隊一起用餐。不過呢,嘿嘿,當部隊在烈日下出操或執行勤務時,我可能正坐在車子裡吹冷氣、聽音樂、看漫畫,一邊等待長官;當部隊的伙食有如廚餘一般時,我可能正跟長官在外面「打小蜜蜂」,大口吃雞排、大口喝飲料(通常是長官請客)。
這些上了車就變得隨和,甚至隨便,滿口垃圾話的長官,有一件事卻是他們無論如何隨便不起來,還會嚴格要求的,那就是--停好車一定拉手煞車,並且放輪胎擋抵住輪胎。即使是在平坦的道路上,每當停好車,他們也不忘提醒我要放輪胎擋。
有一次,我把車停在平直的路上,長官下車後,我拉好手煞車,就拿起書來看。沒過多久,一陣急促的敲打玻璃聲響起,我回過神來,才發現長官臭著一張臉站在外面;我急忙下車,還沒站好,他就指著後輪,冷冷地對我說:
「為什麼沒有放輪胎擋?」
「哦……我想說我人在車上,而且這裡是比較平的路,應該沒關係……」
「是嗎?」他抓著我的手臂走到路上,「看清楚!這裡哪裡平?」
我仔細看,真的有一些傾斜,剛剛開車過來的時候並沒有察覺,而且再往後一百公尺,是一個接近四十度的斜坡--要是我剛好下車去上個廁所,運氣不好,回來車就不見了……
後來我才知道,由於東引多陡坡,曾經有駕駛兵沒放輪胎擋就下車,車子滑落掉進坡道下的營區,所幸沒有造成人員傷亡。然而,事後軍方追究起來,不只是駕駛兵遭懲處,連同乘坐的長官,也受到連帶處分。因此,他們才對這條規則如此重視!
很多規則表面上看起來既繁瑣又無腦,但它們卻是預防意外發生的守門員。當我們貪圖一時方便時,一定會想說「沒關係啦,不會這麼倒楣」;直到發生,才在那邊怨嘆「怎麼那麼倒楣,早知道我就……」
呵,真讓你早知道的話,就不叫意外了。
昨天太魯閣號發生嚴重意外,疑似是停放在邊坡的工程車,因為沒拉好手煞車才滑落軌道,造成事故。見到這則令人心痛的新聞,不禁想起十年前當駕駛兵的這件往事……
希望將來,不再發生類似的憾事,也衷心盼望傷者儘快康復、罹難者家屬儘快走出陰影。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本名洪俊彥。我從不無照駕駛,卻是體制外的小小無照教師,從小學作文到大學寫作--能教就教,不能教就學,學不會就動手寫,寫到有心得再教…… 喜歡書寫飲食經驗、鬼怪短篇、雜感趣聞、叭啦叭啦……等題材。透過我的作品,你將會走訪教育現場、命案現場以及菜市場。歡迎參觀選讀!
吃飽飽、走透透、看破破、笑哈哈……隨便寫、隨便聊,歡喜就好!
留言2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