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養QA:孩子講髒話,爸媽該怎麼辦?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我是綠豆爸,你的孩子會講「髒話」嗎?
你聽到孩子講髒話,或是別人告訴你,你的孩子講髒話,你的心裡有什麼感受呢?
是不是很想在心裡罵髒話,想抓出是哪個人把我家善良的小王子、小公主帶壞了?(誤)
Q:孩子講髒話,爸媽該怎麼辦?
A:孩子又不是蓮花,別期待他出淤泥而不染!
(註:文章的最下方,我有認真的回答喔!)
其實只要孩子進入「社會」,或許是學校、或許是公園、甚至可能就在住家樓下,「髒話」就是存在著的「背景音」。
回想孩子在學齡前,有沒有曾經把大便、尿尿、屁股、雞雞...等詞彙掛在嘴上呢?
後來孩子長大了,進入小學或中學之後,一字經、三字經、五字經、七字經的髒話,是否也成了孩子的口頭禪呢?
我們自己呢?在成長的過程中,我們曾經講過髒話嗎?當時我們的爸媽又是怎麼應對的呢?
我在進行 #早年回憶 時,回想到自己在國中時期,也曾經把髒話掛嘴上,因為當年的我,覺得在生活中充滿著壓力,唯有大聲的吼出來,好像才能釋放那些壓力,而髒話有很多「四聲」的字詞,吼出來特別有力量。
更何況班上同學都在這麼講,還有同學在國文課回答老師問題時,把「幹」字也納入其中,國文老師當場傻眼,而同學卻若無其事地說:「報告老師,這個字是『語助詞,無義』!」當天這位同學成為班上的英雄。
是啊!「敢講」是許多把髒話掛嘴上的人,所認為自己的特質和優勢,因為那些「假掰」的學生不敢講!
但我在國三的某一天,也不記得發生什麼事,但我在心中浮現了一句話:
「我說的話,代表我這個人;如果我說髒話,不就代表我是個髒人嗎?」
於是我決定不要再講髒話,然後我就沒有再講髒話了!
後來我成立了自學團體,陸續也接過幾位會把髒話掛在嘴邊,當成「語助詞,無義」的學生。
他說「幹」,我也說「幹」;他說「三小」,我也說「三小」;他說「他媽的」,我也說「他媽的」...
他說:「幹!哪有老師在講髒話的啦!」
我說:「幹!為什麼只有學生可以講髒話?」
他說:「老師要教我們不能說髒話呀!怎麼可以自己講髒話?」
我說:「我教你不能說髒話,你就不會說髒話了嗎?」
他說:「不一定呀!要不要說髒話,是我自己決定的!老師管不了我的!」
我說:「你真是太聰明了!沒錯!要不要說髒話,是你自己決定的!就像我要不要說髒話,也是我自己決定的!」
我和他分享我的生命故事,也和他分享我的體悟:「你說的話,代表你這個人;如果你說髒話,不就代表你是個髒人嗎?」
當我和學生建立起平等的關係後,學生就會和我分享為什麼他要講髒話的原因。
最多的原因,是學生認為自己是「受害者」,可能認為同學欺侮他、認為老師不挺他(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學生虛構的地位),但又不甘心當受害者,所以藉由講髒話,來把這股不爽之氣推到別人身上,讓自己變身為「迫害者」。
第二多的原因,和我國中的經驗一致,就是學生想要取得一種「特權的地位」,也就是我敢講、你們不敢,所以我比較有種、比較厲害。
第三多的原因,則是試著透過說髒話,讓爸媽緊張、讓老師煩心,這時,爸媽或老師就會為學生而忙,給予學生的關注就會變多,即使這樣的關注並不是正向的,但對學生來說,負向關注都比沒有關注來得好。
我問過很多學生:「你們講髒話是因為別人講,所以你模仿的嗎?」
學生會露出一種很特別的笑容:「我要不要模仿,也是我決定的呀!但這只是我不想被我爸媽罵的說詞而已。因為我只要說是某某先說的,我爸媽就會從罵我,變成告誡我不要再跟某某來往了。」
最後來認真回答這個提問:
Q:孩子講髒話,爸媽該怎麼辦?
一、爸媽先別心慌,髒話和謊話一樣,都是孩子在成長過程中,必經的歷程呀!
二、爸媽先別急著找凶手,孩子要不要講髒話,決定權在他自己手上
三、爸媽先別罵孩子,很多時候正是爸媽的責罵,讓孩子選擇成為「受害者」
四、爸媽可以進行早年回憶,回想一下自己講髒話、聽到髒話的生命故事,然後和孩子分享
五、爸媽可以理解孩子在髒話「背後」,那些隱藏的感受,有時候髒話是一種防衛機制,有時候則是對真實情緒的逃避
六、爸媽可以和孩子一起講髒話(短期),讓孩子感受到聽到髒話的不悅,也降低髒話在孩子心中的特殊地位
七、爸媽可以和孩子一起搜尋,因為對別人講髒話,而被法院判決刑責的新聞或案例
八、爸媽可以和孩子一起練習「非暴力溝通」,透過建立一個新習慣,來取代掉講髒話的舊習慣
九、爸媽可以和孩子一起練習「說好話」,讓彼此的話語充滿著「鼓勵」,當氣氛是正向時,負向的行為自然會減少
十、爸媽可以自己練習「屏蔽」掉髒話,有時當孩子發現,這些話對爸媽沒有產生效果,就不會在爸媽面前講了
50會員
45內容數
趙介亭(綠豆爸)育有2子綠豆和粉圓,2006年擔任全職奶爸;2010年學習阿德勒心理學;2012年成立可能親子團;2014年成立可能非學校;2020年成立可能幸福學院,帶領夥伴學習與實踐阿德勒幸福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