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中國旅遊】獨闖滇川藏|EP16. 途搭318

2021/07/29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因為理塘往成都還有近兩日的路程,我決定先到新都橋做停留。人生頭一遭沿途搭便車,一趟就要搭個將近 4 小時,不知道會發生麼事的我還是有點惴惴不安。
T 和 61 送我到附近的加油站,說這裡比較容易攔得到車。我扛著大包包,手上拿著昨天大夥兒幫我精心製作的牌子,顫顫巍巍舉起了大拇指。還沒來得及準備好,一輛紅色轎車很快停在我身旁,車窗搖了下來,裡頭是對父子,看起來很純樸。我問了他們能不能載我到新都橋?正巧他們要往四川都市前進,到新都橋是順路的,於是他們熱情的同意拉我一乘。我開了後門上了車,心臟還是止不住蹦蹦地跳。
途搭這種事,就是一回生、二回熟
搭上順風車快多了。窗外一幕幕景色飛奔而過,青綠的梯田搭配山嵐飄渺,遠方層層堆疊的村落與前方的水塘相輝映,放養的犛牛群在草原上慵懶的啃著草地。我打開車窗邊驚嘆著,隨手一拍就是 Windows 桌布的風景。「我們來過很多次啦,風景都看多了,但直到現在仍然覺得是挺美的。」開車的父親看著我興奮的拿著手機東拍西拍,憨厚的笑了起來。這對父子來自四川崇州,時常往來國道的原因是為了要做運輸工程。他們的話不多,卻時不時提醒著我一個人很危險,一定要好好注意安全。中午停靠路邊休息吃飯時,甚至不讓我掏錢,說是緣分難得堅持要請我吃飯。
沿途的風景隨手一拍就是Windows桌布,難怪有人會稱為是最美國道
好心載我一程的四川父子檔(和他們的朋友)
318 國道上會看到許多騎著腳踏車的人,他們從成都出發,騎經瀘定、新都橋、理塘、芒康、波密、林芝再一路到拉薩,他們稱這條路是川藏南線,是那年謝旺霖在《轉山》中騎行的路,也是那個已經在拉薩等我的 P 幾天前剛騎完的旅途。這條路的途中會經過 14 座山,二郎山、折多山、安久拉山等等,座座都是四五千公尺的高山。路面隨著山勢陡峭起伏,上上下下的公路甚至不算寬,不時還有在川藏線上運送物資的大貨車從身旁呼嘯而過。騎行在這條路上的 P 曾跟我說起這段路的危險,變化劇烈的天氣、坡陡彎急的山路和高海拔稀薄的空氣,雖然對於許多人是夢想的道路,每年卻都會傳來又有人跌落山谷的意外,著實是趟不容易的旅程。
從理塘往新都橋的這段通常是川藏線剛開始的路程。我與騎士們反著方向行駛,看見的他們大多都還保持對旅程剛開始的期待笑容。路上還有人會選擇徒步、偶爾也會看到解放軍和隨意走動的氂牛群
路上時有警告標語,甚至會直接放上一台車禍的車子,令人怵目驚心
接近傍晚時分,來自崇州的父子倆與我在新都橋附近的瓦澤鄉道別。用 APP 查了今晚還有空房的青旅,我誤打誤撞的走進其中一間 57318 聯盟的客棧。57318 取自「我騎318」的諧音,顧名思義是一個專門提供西藏騎行資訊的聯盟,很多沿路走川藏線的騎友都會住在這裡。
果然一抵達客棧,裡頭擺滿了腳踏車與正在洗曬的車衣車褲,正在休息的騎友們對我是熱烈歡迎,看著我背著大包包走路前來,各個面露崇拜還以為我是要徒步走川藏,我尷尬地擺了擺手解釋我是途搭要前往成都。
還沒來得及卸下行李,前方突然有個背著大包包的女生走來,在看到我們後她突然如釋重負般蹲在地上大聲啜泣起來。我與其他旅客連忙將她帶進客棧,等女生情緒稍微平復後,她說起了一個驚悚的故事。
「我本來預計徒步前往拉薩,但後來覺得速度太慢所以改成沿途攔車。今天早上我從雅安出發後,攔到一輛車裡面有兩個年輕的男人,我想說年紀跟我差不多應該沒事所以就上車了。一開始男人還跟我聊天問我要去哪什麼的,結果在我顧著講話沒注意的時候,車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偏離主幹道,開始往不知名的小路開。眼看周遭風景越來越偏僻,我當時想再不自救就完蛋了,所以我嚴厲的請他們調頭回去…可是他們完全不聽,把門窗什麼都鎖死,甚至車子還越開越快….最後是我一邊尖叫拍窗,然後假裝拿手機要打給朋友,他們嚇了一跳,才把我丟在隨便的路旁然後揚長而去。」女生說完還是驚魂未定,顫抖著肩膀不能自己。
聽到這裡我心跳簡直漏了好幾拍。
就這樣途搭上路的我根本沒想太多,實際上的確是有可能會遇上有心之人,手無寸鐵的我又有準備好如何應對了嗎?我腦中此時響起 61 的叮嚀:「途搭盡量找老人或車子裡有女生的,雖然有點刻板印象,但確實是保障些。」在獨自旅行的過程中好像更應該保持警戒,任何大意都可能是變成傷害自己的隱藏炸彈。

天色很快就暗了。晚上我們挨著小小的桌子吃著簡單的桌菜,忽明忽暗的燈泡閃爍,整頓飯是吃的暗黝黝。忽然客棧老闆抱著幾瓶補給飲料從廚房走出來,塞給我們一人一瓶後中氣十足的說著:「小伙子們!吃飽喝足了才有力氣繼續騎車啊!」老闆拍著我們的肩膀,一臉欣慰的要我們快快補充體力。明明沒有騎車的我也感受到了那股熱血衝勁,於是扭開瓶蓋跟著大喝了一口,
『哇操老闆,這也太苦了吧!』
今晚的下榻處是小小的木棧板上下舖搭上忽明忽暗的電燈泡,但免費的晚餐和滿滿友善的旅客,對於一個窮遊旅客如我來說已經十分足夠
飯後坐我旁邊的幾個同齡男生問我明天要不要一起早起看日出,我問他們明天不是要繼續早起騎車嗎?其中一個男生 L 對我說:「車是要騎,但美景還是要看。」於是隔天凌晨頂著睡眼惺忪的雙眼,我與團名叫七月夏的他們出發前往客棧附近的小山丘,打著手電筒摸黑上山。瓦澤鄉海拔也有 3,440 公尺左右,太陽出來前的山頂還是寒風颼颼,山上的風馬旗被吹得陣陣作響。L 拿起空拍機,朝著遠山飛了起來;雖然最後因為天氣我們沒等來日出,卻還是玩得不亦樂乎。
離別前,七月夏的他們問我要不加入旅程,一起騎車進藏。我回答後天得先趕到成都,因為買了機票要往西藏。而在得知我要攔車前往時,他們的討論又炸開了鍋:「你又要徒搭去嗎!好酷的!」「女生是不是都比較容易攔到車啊?」「誒我們跟著你一起攔車,算是我們對你最後的保護!」這麼迫不及待究竟是怕我危險還是單純好奇,我不禁暗自竊笑。
他們五人躲在柱子後面嘰嘰喳喳,看著我伸出了他們的拇指。我舉著牌子又好氣又好笑,才正回頭跟他們說了「沒那麼快會有車來啦,我們來拍張照留個影吧!」相機都還沒拿出來,下一秒就有台車從前方駛過並停了下來。我嚇了一跳,沒想到離別來的這麼突然。確認過車中的父子倆也正好要往成都去,我匆匆與七月夏的五個男生道別,搭上車子繼續我的旅程。
七月夏的川藏才正要開始

關於我 More about me
🌞 FB 粉絲團:蔓莎在路上 Samantha on the Road
🌞 IG 有不同角度的分享唷:Samantha 殺蔓莎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17 年,一個女生獨自到中國雲南、四川,到西藏的自助旅行! 30 天從昆明一路向西,經過麗江、香格里拉、稻城亞丁、理塘、成都,最後往西藏。 曾在八一草原騎著檔車奔馳、也在瀘沽湖櫓著小船唱歌;在大昭寺前虔誠祈禱、然後在神山前跪著流淚。 願那年的幾個故事,能提醒我們一直保持在出發的路上。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