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小鈴鐺通知
檢舉內容
諮商關係中我與你一起成長

2021/09/01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我算是妳的成功案例嗎?」​
C常這樣問我​
經過一年後,我淚水盈眶,放下手上的筆和本子,認真地看著她說:「是的!我拿到諮商師執照後,妳是我遇過生命力最強,最成功的案例。」​
​我問她如果可以,我可以與大家分享妳的故事鼓勵類似的個案嗎?​
​C燦爛地笑著說:「當然沒問題,我很榮幸可以幫上他們!」​
我沒跟她說的是:​
​我是個很焦慮求好的諮商師。面對這類案子一向又愛又怕,也不曾輕易結案放手。​
​我怕她們還沒辦法獨自面對世界,要學習相信她已經痊癒了,對我來說也很不容易。​
但這次,我選擇相信她會「永遠幸福快樂」,因為這麼多大風大浪她都撐下來了,未來也會的!​
C是我新工作的第一個案子。​
初來乍到的我看到這個有「反覆自殺自傷、有幻聽幻覺、課業成就低、戀情被阻撓、人際關係差、曾有罷凌史、家庭關係不佳、就學不穩定...」​
大概一個國中女生會遇到的困難她都遇到了,蠻符合時下流行的「邊緣人格」概念。​
第一次碰面,這個嬌小可愛的女孩頭低低的,張著大大的眼睛,空洞地聽我介紹諮商的歷程,輕聲說好。​
這場晤談,她話很少,不太回應我的問題,若有回答就說:不知道。​
周遭老師告訴我她是因為戀情受阻,才這麼絕望。​
但自第二次慢慢地去探索,發現她因過去挫折的人際關係,她沒辦法移動她的腳步主動靠近同學,因為她害怕看到過去熟悉的「排斥、不屑、拒絕、冷淡」的表情。​
​C想要相信這群同學,想要和他們成為朋友。​
​C很努力保持笑容,壓抑任何不開心的情緒,盡量地配合,但她不懂為何大家還是「不喜歡她」。​
​我問她,怎麼確認別人不喜歡妳?​
​「因為別人下課沒有來找我、看到我沒笑容/臭臉、別人看到她會三兩成群地嘻嘻簇簇地討論我...」​
我問她:「妳怎麼確定她們的行為是在討厭妳,找妳麻煩?」​
​她說:「我沒辦法確認,我根本連確認勇氣都沒有...」​
​後來我發現,C不管是面對家人、愛情、友情,她都是一樣的路數:積極努力地表現貼心,覺得別人應當給予符合期待的回應,否則就是不愛她、傷害她。​
​甚至她會自責:一定是我不夠好,他們才這樣對我。​
​於是辱罵自己的聲音越來越熟悉,甚至不用經過C意識的同意,她隨時都能聽見。​
​自責的聲音和情緒越來越多,讓C越來越討厭自己,覺得自己沒資格活著,於是用各種不同的方式,不斷地自傷/自殺。​
​和人的關係,C追求高強度的情緒張力和親密感,因此無法觀察對方的狀態,不懂得在關鍵時候拒絕對方,也沒辦法忍受關係中一丁點的不確定感。​
​換言之,C需要別人每個行為都能表達:深深愛她!​
​因為任何一個會讓她感受到不夠友善的人事物都會勾起她很高的焦慮、自責及不安全感,似乎在提醒她:對,我就是爛!​
在治療過程中,C常常對周遭他人的好意忘記、忽略,甚至是曲解。​
​因為根深蒂固的負面自我形象太深、太堅固了。​
​但,C是我遇過最勇敢的案主,她非常地真誠面對自己每個階段的不足、自我懷疑、害怕、憤怒、委屈...等等情緒。​
每一個難看的經驗她都願意重新體驗,去看看這些經驗中有沒有不同的可能。​C逐漸了解狂亂的情緒下,自己真正的需求是什麼?學習和當事人表達,溝通,即使失敗,她也願意再試一次。​
慢慢地,她看到她所害怕的事情並不會如期發生。那些負面的預期很多只是自己的猜想。​
C理解那些看似不友善的行為舉止,其實不是針對自己,更不是攻擊。她開始能夠看到別人的苦衷、好意,甚至用心。​
C感受到他們的愛,也開始覺得自己沒那麼不可愛。​
開始能夠看到別人的苦衷、好意,甚至用心。​
​她感受到他們的愛,也開始覺得自己沒那麼不可愛。​
​有一些活動,C開始願意參加了,發現自己有很多才華。​
​甚至,她會主動想參加某些活動,發現同學並沒有像她所想地拒絕她。​
​漸漸地C可以看到他人的良善,而非做不好的地方。​
​C心懷感激地面對每一段際遇,不讓眼前的人事物影響邁向理想自我的方向。​
​所以即使後來坎坷的戀情分手了,碰上麻煩的跨校事件,比賽結果不如預期,她會難過,但不再被這些挫折打垮她的自信心。​
​因為C知道自己要什麼,自己有很多能力和才華,自己的未來會是一片燦爛!​
歷經一年的跌跌撞撞,C看到自己這些困難都會過去,她會成長。未來,她也會用這樣挫折復原力,面對她接下來的人生。​
陪伴她這一年後,我想對她說:「謝謝妳陪伴我這一程,妳讓我看到生命可能的無可限量!」​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Gloria Hsu
Gloria Hsu
3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