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業中學~最後回眸一瞥》(全文公開)

2021/09/28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南台古都氣象雄,建業育群英」
這是台南市私立建業高級中學校歌的第一句歌詞,翻開我手中八十五級畢業生同學錄的第一頁,是這所學校的簡史,上頭寫著:「本校於民國四十六年五月二十日開始籌備……四十七年八月下旬招收第一屆新生……」
90年6月,從報上得知建業中學因學校財務危機情況嚴重,學校幾乎發不出教師的薪水,經常發生師生抗議罷課事件,為積極解決問題,並保障學生權益,教育部中部辦公室決議,此校的董事會若無法提出有效解決財務問題的計畫,下學期起必須「停招」;91年3月,建業中學董事長、總務主任涉嫌侵佔教育部補助款被收押;91年8月,建業中學因董事會糾紛及財務違失,遭教育部「解散、停辦」;97年2月底,從同學的MSN暱稱看到這一行字:「建業的校舍拆除中,過往的痕跡將憑空消失」,一時驚愕得腦中一片空白,回過神之後,搜尋到97年1月的新聞:「從91學年起就未招生的建業中學,空蕩的校舍閒置6年,終於要拆了。」;97年3月,從高雄回去探望她三次,為的是留下她最後的身影。
▲十六年前踏入這個校門,結識了直到現在都還會聯絡的三孝老同學們(97年3月23日攝)
原本聽說校區大部分是要蓋作公園,這樣至少還有機會再走入曾經只屬於我們這些校友的範圍,雖然已經面目全非。但後來看到這樣的報導後,懷抱著的渺小樂觀也隨之落空:「水交社東北重劃區重劃後,屬市有地的建業中學現址將劃歸為住宅區,同時以抵費地出售挹注重劃開發經費。地政局發放地上物補償費的動作,意味著這所學校除非覓地另建,否則不可能原地復校了,可能從此走入歷史。
▲位於新都路與大成路交叉處的建業,每天不是飛機聲就是殯葬花車聲,但她還是這麼令人懷念(97年3月23日攝)
▲地上那些被視為垃圾的東西,是我唯一剩下可以搶救的回憶,都還記得初入這座校園時,迎接我的這個招牌,這一天,我讓她跟著我回家(97年3月23日攝)
建設與破壞是一線之隔,這所得年50歲的學校不是古蹟談不上破壞,但以後去哪裡找我們的母校?人和人相處久了會有感情,同樣的,跟建築物也會有的啊!因著被拆除這件事,才讓我知道我度過三年青春期的這地方原來是「水交社」的一部份。府城的南門外地勢凸起,形狀類似一個倒覆的淺盤,俗稱「桶盤淺」,大約在今健康路一段附近。到了日據時代,日軍在桶盤淺南方興建海軍宿舍,宿舍區內設有「水上交誼社」,於是日本軍方和台南地方父老慣稱此地為「水」「交」社。臺灣光復之後,國軍收回水交社為空軍眷村。水交社社區內設有台南空軍子弟小學、婦聯會附設幼稚園,附近還有台南商職、台南家職、南英商工、建業中學、六信高商、進學國小、市立女中、省立女中、台南師範學院等學校,重要文教、經濟活動和信仰重心,也近在咫尺,更奠定了水交社人文、政治能量和經濟生活機能。
▲可以猜出這裡後來改成撞球室,當年我們連一個標準的操場都沒有(97年3月23日攝)
▲立意很好,但不好好經營的結果就是只能淪為來者不拒的招生方式(97年3月23日攝)
▲占地約一公頃的這座校園,卻是包山包海的招生(97年3月23日攝)
受少子化效應襲擊,過去幾年已有七所中南部學校撐不下去停辦,包括彰化培元中學、台南建業中學、高雄立德工商、屏東明德高中、嘉義嘉南高中、鳳山高旗工家、雲林崇先高中。當然,建業中學在停辦之前問題不少,不單單只是受少子化影響,校務問題導致學校風評不佳,才是使得招生人數不足的最大因素。以我入學六個班到畢業四個班,懵懂的年紀還是在當時嗅得出校園內不尋常的氣息,從大批的師生出走就可以知道,事出必有因。
▲91年遭教育部解散、停辦的建業中學,校園已空無一人(91年10月19日,黃金泉攝)
▲當年畢業前在階梯拍團體照,而今踩在腳下的只剩一堆黃土和石塊(97年3月23日攝)
▲這一天目睹拆除過程,現場就像地震的受災戶,不過是相隔一週的時間,一棟建物又即將不見(97年3月30日攝)
但她不是不曾輝煌過,曾聽聞她過去素有南建中之稱,甚至廖俊銘陳憲章這樣的棒球好手都曾出身自建業青少棒時代。建業有棒球隊?以她的地理位置和台南市立棒球場相距不遠來看,應該無庸置疑,只是對一個在這裡讀了三年書,當時又熱衷於看棒球,連第一天住宿都鬧著彆扭堅持要看我的時報鷹(或是俊國熊)在那天下午比賽的我來說,萬萬想不到我的學校曾經設有棒球隊,而當年在俊國熊當投手的廖俊銘,是我的學長!更驚訝的是演藝圈的大哥吳宗憲高中唸了五所學校,建業中學就是他始終沒能唸到畢業的其中一所。
▲還沒遭殃的三孝教室前的敬業亭;以及,一樓是老師的辦公室,二樓是高中部三個班教室的行政大樓(97年3月30日攝)
姑且不論這些學校「倒校」的原因是否是國內招生不足,高中職逐漸增加的狀況下所導致,台灣教育出問題已經不是這幾年的事,教改在許多人的努力下漸漸有了起色,但卻忽略了最該被教育改革的是那些幕後出資說要蓋學校、辦教育的董事們。再好的師資都經不起在校園這麼聖潔的殿堂裡,有隻看不見的黑手在操控著他們;璞玉需要懂得因材施教的師者讓他們發揮自己的潛能;但天下父母心,一旦察覺孩子就讀的學校有異,有能力也不願他們繼續待在人們口中的「爛學校」時,這像食物鏈般環環相扣的「師生出走」效應就真真實實的發生在我國二時。
一所學校風評差是無風不起浪的事,但大眾口中的「好學校」一定出好學生,「壞學校」一定出壞學生嗎?如果非得用學歷來論一個人的好壞,我的班級同學也有台大畢業、成大博士生…,不過在我眼裡,即使五專畢業,但以自己的力量認真創業賣蛋捲、安分守己的當個職業軍人保衛國家,他們都沒有辜負當年老師們的苦心。
▲放眼望去,只剩這麼一棟建築物(97年3月30日攝)
建業中學」四個字未曾讓我蒙羞而感到難以啟齒,我相信只有真正在這裡待過的人才會明白,一所小校區是如何凝聚師生們的感情,雖然在當下那個血氣方剛的年紀會賭氣著私校不可避免的體罰,但至少現在談起,盡是說不完的回憶,慶幸,92年的夏天,連同導師回到這裡舉辦同學會;慶幸,在她還沒完全被夷為平地之前,能留下這最後一瞥。
▲警衛室外的「台南市南區大成路一段26號」,這個地址就算保留了,收件人也永遠不是建業中學了(97年3月30日攝)
註:
此文原為98.4.30發表在「小地方新聞網」的文章,文章刊出後,引起了廣大迴響,累積至101年有近三萬的點閱次數,並且讓開口說破百篇留言就辦校友會的我,真的將諾言付諸行動,並把當日活動後的心情記錄,發表在「上下游」。
但因「小地方新聞網」的消失,故希望在教師節這意義非凡的日子,透過此平臺繼續集結建業校友們,也歡迎校友們在此留言並加入「建業幫幫忙」臉書社團~

喜歡這篇文章嗎?給柳繪雨“愛的鼓勵”吧!
  1. 按❤️。(以精神支持我繼續創作)
  2. 在下方拍手圖案👏給我五次鼓勵。(我將得到 Likecoin 的回饋)
    回饋由 Likecoin 基金會出資,你只要註冊/登入帳號(FB、google帳號都可以註冊),按五次左鍵,可以贊助我的文章且完全不會花到錢!
也歡迎“付費贊助”柳繪雨,讓我朝「以寫為生」的路邁進
我有五個專題:
給電影人的情書
給音樂人的情歌
給戲劇人的情話
給文字人的情詩
給旅行人的情夢
1. 如果你也是藝文同好,歡迎追蹤我噢。
2. 或在文章中留言,與我互動。
3. 分享文章,為我建立起文友的橋樑吧:)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2,978 字,收錄於此專題與 Premium 專區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受臺灣新浪潮電影啟蒙,曾在電影圈門口徘徊,後來走入充滿音符的廣播界,目前踏進動物圈,學習成為飼寵間的傳心、翻譯、溝通師。 不擅舌粲蓮花,希冀妙筆生花,欲將迷戀的影像、音樂、風景幻化為另一依戀的文字,長成一片倉頡森林,與你結一段塵緣。
寫著寫著就永遠。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