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的痕跡 | 南半球的春日勞作: 春帽

2021/10/08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南非的學校很喜歡辦九月一日「春日」(Spring Day) 的慶祝活動,每個學校安排歡迎春天來到的方式皆不相同。

在我家孩子們就讀的德國學校幼稚園部每年都以戴上「自己製作」的春帽去上學來迎接春神。
Grisham的春帽
大女兒戴春帽去上學那年我沒有事先計劃好,只草率解決。過意不去的心態鼓勵我決定今年不能也讓兒子(Grisham)戴著一頂草率的帽子交差。

去年春天因疫情在家上學,記得Grisham對老師給的一份簡單的紙帽勞作很反感,通常很配合做功課的他,直接拒絕在滿是花朵的紙帽上圖色。這次為了完成他會願意戴到學校的春帽,「春帽」的樣本、上面的花朵種類、蜘蛛、瓢蟲、毛毛蟲都是他自己出的主意或同意的選擇。

在一個我剛好沒有教課的下午,和三個孩子湊在他們的遊戲間,一起剪剪、貼貼、黏黏,是很難得的親子互動時光。選了一個YouTube手作紙花的影片讓Grisham選擇他喜歡其中的哪幾朵,於是我們參照影片一朵朵的做。做到其中一朵需要多個不同圓紙大小的花時,我們遇上小瓶頸。沒有圓規畫圓,只好請Grisham去找圓形的器具。不善於表達的他毫無頭緒的在小小的遊戲間晃了一圈,才說他不懂他要找什麼。於是機會教育,教他什麼叫做「比這個大」、「比這個小」,圖形概念和中文一起教,有一箭雙雕之效。

最小最愛問「我可以做什麼?」的Nalanda也一定要參與其中,因為疫情原故刻意讓她失學一年多,所以她很喜歡參與任何和學校有關的事。雖小哥哥一歲,但天生手巧的她剪出來的圓紙與哥哥有過之而無不及。

最大的Ashak最會出點子,Grisham也總會同意姐姐出的任何建議。帽頂的蝴蝶和「東南西北」(跟春帽完全不搭嘎),還有會自由晃動的毛毛蟲是Ashka獨立完成的小裝飾。

只會出一張嘴的Z先生覺得那天完成的春帽帽沿保持黑色看起來猶如一件未完成品,於是隔天特地出門買材料,再利用隔一日碰巧我也沒課的下午再和Grisham一起協力完成仿草地的裝飾。


在過程中,他們剪圓紙剪得不夠漂亮、折紙折得不夠精準,都要視而不見。未為人母之前,我常常對小細節太過記較以致失去大目標的時間性和最終目的,常常浪費沒有必要的時間和精神。

和孩子們的互動,教我跳脫鑽牛角尖的執著。Grisham剪的草地參差不齊又怎樣,我手殘把草地黏得像被靜電電到往上飛也無所謂。只要主角Grisham看著成品,給我一個點頭微笑就夠了。

在春神來前的兩個下午,和孩子們一起完成的不只是一個手作品。間接也讓孩子學會選擇、體會被尊重的感受、學習共同合作的精神,還順便加強了一下中文。在未來值得回想的一個全家共處的時光記憶裡,附帶著完成一件有趣的作品的成就感。
戴「春帽」那日的校園非常精彩,出現了不少非常有創意的「春帽」
若您能稍微感受到我字字刻劃的用心,請按「愛心」、「分享」、「收藏」,我會好感激!
👏請幫忙在下方的「拍手圖案」按五次,我將有機會獲得寫作創作的回饋喔。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夜緻
夜緻
我是中文教師,也是一位翻譯自由工作者。在南非,嫁給印度人,育有三子女, 友人言:「妳的經歷都可以出本書了」。謝謝他的鼓勵,讓我有了就來寫寫的勇氣。 合作邀約請来函至: [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