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療癒❺步驟】拿掉「說出真實想法=不被喜歡」中間的等號,重新找回傾聽內在聲音的能力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那日,一位愛情與工作都即將邁入新里程的輕熟女,預約了療癒。
一開始,三十歲上下的她,一派輕鬆地描述著二件互不相關、但都讓她掛在心上的事情;例如:愛情長跑五年的男友,開始與她商討步入婚姻的規劃;公司裡跟了二年多的主管,有跳槽的打算,想邀請她一起到新公司去打拚。

這兩件事,都是好事。她自己是這麼說的。

但是,她毫無情緒波瀾地敘述著,沒有迎來好事、受人肯定的開心,也沒有生活即將發生變化的期待或抗拒。而我則是像鴨子划水一般,表面上是安靜且認真地聽著,心裡面則是仔細比對由兩個事件交疊出來的核心議題⋯⋯同時,也對她的表情和內心動盪程度之間的不一致,感到好奇。
我:那妳為什麼會想要來療癒啊?如果這兩件事情,都沒有帶來太多困擾的話⋯⋯(單刀直入)
她:的確是沒有到困擾的程度啦!但我就是不太想⋯⋯(面有難色)
我:不太想⋯⋯是指,不太想和男友進入婚姻、和主管到新的公司嗎?如果是的話,男友的部分可以溝通進度,主管的部分可以婉拒,對吧?
她:但就也不是不想(和男友結婚&與主管到新公司)啊!(進退兩難)
我:喔?這麼有趣!我本來還以為,妳是因為不想結婚、去新的公司,或是「不想拒絕他們」,所以才會有這種困住的感覺呢!
她:嗯⋯⋯該怎麼說好呢!現在的確是有一種困住的感覺。(煩躁)
我:怎麼說?
她:啊!!!煩死了!!!(摘下髮圈,弄亂原本梳理整齊的馬尾)
原來,這兩件事情的發展,都是她苦心經營而來的階段性成果,早就是她的預料中事;但沒預料到的是,到了這個收穫成果的片刻,她竟然毫無成就感,甚至被滿滿的無力感淹沒⋯⋯這讓她百思不得其解,才約了療癒。

終於⋯⋯對話一開始的輕鬆,沒有了;整個人像洩了氣的皮球,癱軟下來。但狀態卻也真實地說出來的話相符了!

👆 步驟❶當前事件與反射性情緒/🧠 觸動了大腦的情緒中心:杏仁核

我:我接下來要說的話,可能會讓妳覺得不太舒服,但我的本意並不是要冒犯妳⋯⋯為什麼妳好像是在「演戲」?因為通常人是事件與情緒感受會相對應,但妳是「男友求婚了!我『希望』自己是開心的」、或是「獲得主管的肯定,我『預期』自己是會有成就感的」⋯⋯好像在設定自己應該要有特定的反應。
她:我也不想演啊!(突然大哭了起來)
我靜靜地等待,讓她有充足的時間可以哭泣⋯⋯然後,在她擦了擦眼淚之後,慢慢地向她解釋:行為模式與經驗之間的因果關係;而成長過程中,在原生家庭中的人際互動,又會帶給人最多的影響。

於是,我邀請她一起探尋,關於「演戲」的最初經驗。

她在家裡排行老三,老大是年長六歲的哥哥,而排行第二的是年長五歲的姐姐。哥哥,是會想要照顧妹妹們的好哥哥,但總是被口語表達能力更好的大妹欺負,吃了不少悶虧;姐姐,相較於哥哥,並不是那麼被長輩重視,時常古靈精怪地搞出事情,讓父親和母親疲於奔命。
於是,她從小便懂得不要去做「哥哥和姐姐曾經做過,但是父親和母親不喜歡」的事情,並且在想要獲得父母的歡心的過程中,鍛鍊了一身「設身處地」的好技巧⋯⋯漸漸地,善解人意變成了她最常聽到的讚美。

現在的她,真的已經是「與理解自己的想法相比,理解他人心意反而更容易」的人。

這個特質,讓她在愛情與工作裡都有好成果,但卻讓她的內心感到無比空虛;而最近,這兩件事情同時要進展到下一個階段,雙面夾攻地讓她終於潰堤⋯⋯不想再演了!
她:我覺得他們(男友/主管)喜歡的、想要的那個人,根本不是我;他們只是想要有一個人可以理解他們、配合他們⋯⋯如果我表達自己真正的想法,他們就不可能會喜歡我、想要繼續跟我一起工作的!
我:妳曾經有過「講出真實想法,然後就不被喜歡」的經驗?
她愣了一下,思緒回到童年時光,一個鮮明的記憶跳了出來。
那是她初次吃到茄子的經驗。當時的她,大約三、四歲。住在鄉下的奶奶,千里迢迢、大包小包地要來家裡小住幾天;其中某一天的傍晚,奶奶煮了特意帶上來的茄子,是當天晚餐裡的一道菜,但她和姐姐卻在嬉鬧間說出:「好噁心!」,讓奶奶連飯都沒吃完、便臉色鐵青地回了房間。
母親見狀,在餐廳裡大聲地將她和姐姐罵了一頓,不僅說她們倆不懂得奶奶的用心,更指責她們倆口無遮攔、說話傷到了奶奶;最後,當然更要被抓去奶奶跟前道歉。而她對於奶奶當時的表情感到困惑,裡面的確是有委屈,但卻飄過一絲的竊喜⋯⋯她搞不懂。

但讓她牢記在心的是:要體貼別人的用心,以及自己的話語是會傷害人的。

👆 步驟❷回溯原生家庭的初始事件/🧠 與大腦裡的海馬迴合作

聽到了她的故事,我想起並和她分享之前在《社交天性》中讀到的實驗:指揮者作業,用以測試受試者的「站在對方的角度來思考的能力」。結論是:幼童的確比較沒有考慮他人視角的能力,失誤率高達80%;三歲的確是較為自我中心,但五歲時便已經逐漸擁有這項能力。而成人的表現雖然好得多,但也並非想像中的那麼好,失誤率仍有45%⋯⋯可想而知,理解他人是相當耗費心力的。
我:當時的妳,才三、四歲,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說「茄子很噁心!」就只是在表達自己的想法,並沒有要傷害奶奶的意思啊⋯⋯
她:我本來就沒有想要傷害奶奶啊!(為自己辯護)
我:而且「說那個年紀的妳不懂得體貼別人的用心」和「說剛出生的小嬰兒不會走路」基本上是一樣的,根本就是正確的描述啊!(笑)
她:這樣說,還真的沒錯⋯⋯(恍然大悟)
我:辛苦了!一直照顧別人的情緒⋯⋯
她:嗯嗯⋯⋯(再度紅了眼眶)
👆 步驟❸釋放舊有情緒/🧠 整合右腦的情感和左腦的邏輯

我:那我們可以拿掉「說出真實想法=不被喜歡」中間的等號了吧?
她:可以!!!(雖然還在擤鼻涕,但聲音很堅定)
我:因為人與人之間,並不是只能有一種看法啊!妳說出妳的想法,更不代表對方就不能說出他的想法,妳一樣是會去聽的⋯⋯對嗎?(微笑
她:是啊!而且,我的「聽力」超好的!
我:哈!我相信!妳很能聽得懂別人⋯⋯妳要練習的是聽得懂自己!畢竟,妳的耳朵一直以來都放很大、在聽別人想要什麼,已經很久沒有去聽自己真實的聲音了!現在,妳已經拿掉「不能說出真實想法」的蓋子,妳內在的聲音一定會越來越容易被聽到的⋯⋯
她:我想要可以聽得很清楚!
我:其實妳已經有在聽了啊!並不是完全沒有⋯⋯像這次,妳雖然還不是很清楚這兩件事到底哪裡弄得妳不舒服,但妳還是很堅定地約了療癒;在療癒的過程中,妳也跟著對話一直向內探索。慢慢練習⋯⋯
👆 步驟❹用新認知取代舊定義/🧠 用進廢退的神經可塑性

最後,結束療癒之前,我請她閉上眼睛、重新感受「和男友步入婚姻」以及「與主管到新公司」這兩件事。

突然間,她可以清晰地接收到自己的感受了!

關於「男友」,其實她很多時候都是選擇不表達意見的,所以之前就曾有分手的念頭,但遲遲無法果斷做出決定,一是因為已經投入感情數年,二是因為更接近適婚年齡⋯⋯所以,她決定再給彼此機會:回去和男友表達自己的想法,如果男友願意接受她的改變,兩人就可以繼續走下去。
關於「主管」和「新公司」,她很喜歡主管,但沒有那麼喜歡新公司的路線;雖然主管的離開會影響到她,需要重新適應新的主管,工作內容也可能會異動⋯⋯但她還是想繼續待在原本的公司。
結束療癒後,她陸陸續續和男友、主管表達自己的想法。
主管,雖然遺憾但表示理解;而男友一開始則是相當不適應,後來在與她一起進行〔親密關係療癒〕時,袒露了對於「女友的改變=會離開自己」的擔憂,讓兩個人的關係反而變得更加緊密。
👆 步驟❺用新的自我認知創造新體驗/🧠 前額葉皮質:對事件擁有新理解
「內在小孩轉大人」將書寫在生活中和內在小孩扯上邊的事,可能是我自己的事,發生在我和太座之間、或是與孩子之間;也可能是孩子的事,發生在和我們之間或與同儕之間。總之,包羅萬象因為「從生活中所發生的事,抽絲剝繭之後找到引發不舒服感受的源頭」的這檔事,真的太好玩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