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林寶訓》卷一 019

2022/04/21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2014.6.7 良因法師 隨筆

浮山遠和尚曰:
「古人親師擇友。曉夕不敢自怠。
至於執爨負舂,陸沈賤役。未嘗憚勞。
予在葉縣,備曾試之。(注)
然一有顧利害、較得失之心,則依違姑息,靡所不至。
且身既不正。又安能學道乎。」
《岳侍者法語》

【演蓮法師譯文】
浮山法遠禪師說:
「古時學道的人,為成就道法,親近明師,抉擇良友,朝勤夕惕,不敢自求片刻安逸。
至於燒火煮飯,擔柴舂米,種種苦工賤役,從來不嫌勞苦,不生疲厭。
記得我從前在葉縣廣教院親近歸省和尚時,所有苦逆境界都曾親身嘗試過。
假如我那時稍有一念顧惜利害、計較得失之心,做事就會挑三揀四,高興就做,不高興就藉故避開,以至於養成懶惰懈怠苟且偷安的習氣。
這樣,自己立身既不正,又怎麼能學得解脫之道呢? 」
(注) 予在葉縣,備曾試之
此乃法遠禪師追述昔日參訪葉縣廣教院・歸省禪師時所經歷的一段事蹟。
當年浮山・法遠天衣・義懷等禪師聽說河南葉縣廣教院歸省禪師高風亮節,特往參叩,其時正值寒冬下雪,歸省禪師不讓他們掛單,喝罵驅逐,以至用水潑他們,連身上的衣服都濕了,其他僧人不堪斥駡拂然而去,只有法遠義懷兩位禪師整衣敷具,端坐如故。
歸省禪師說:「你們再不離開,難道還要等我用拄杖趕打你們嗎?」法遠禪師上前叩拜說:「我們不辭千里迢迢而來,為的是參師訪道,難道一杓水就可以把我們趕走嗎?」歸省禪師這才准許他二人掛單,並安排法遠禪師充當典座(煮飯燒菜)的執事。
當時寺眾伙食很差,有一天歸省禪師偶然出寺,法遠禪師私取油麵,想煮五味粥供眾,粥剛煮熟,不料歸省禪師忽然回來了,對法遠禪師喝斥說:「你偷取油麵,這是盜用常住。」
法遠說:「我確實取了油麵,願受責罰。」
歸省禪師便把法遠禪師的三衣一鉢作價償還常住,罰打三十拄杖,並將他趕出寺院。眾道友替他說情,歸省禪師一概不許。
有一天歸省禪師外出,見法遠禪師孤身只影站在寺門的走廊下,便說:「這是寺院的地方,你住在這裡交房錢了嗎?」法遠禪師面無難色,便沿街化緣,把房租還清。
歸省禪師對大眾說:「這才是真正參禪的法器啊!」於是,便把衣法傳給法遠禪師
良因贊曰:
《佛遺教經》:「忍之為德,持戒苦行所不能及。
能行忍者,乃可名為有力大人;
若其不能歡喜忍受惡罵之毒如飲甘露者,不名入道智慧人也」。
於持戒苦行中,可以得到法喜與榮耀;
但惡罵之毒卻是去踐踏它,故難於持戒苦行。
何以仍能歡喜忍受呢?
只因一心向道,故不以此介懷,
並藉以此養道,而心生歡喜。
苦志勞筋骨,大任乃克將。
由四眾弟子們編輯整理,法師平日開示法語,俾令見聞者歡喜,普潤法雨。廣度群品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