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作文這件事

2022/05/25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在教育體系中,從國小就會開始寫作文了。那是十分令人痛苦的一件事,我從當時的氛圍中讀出「作文不允許出現表現內心黑暗,因為是學生寫的,必須光明積極,正面向上才是好的」這件事,藉由表現學生正向的一面,才不會被這個組織體系認為是不良品而被挑去思想改造,他們根本不是真的要理解我為什麼會有黑暗面,只是要用蠻力硬掰成他們想要的樣子,才無損於教育事業的招牌,也害怕面對自己習慣的一切社會規範,學校這樣的體制的失敗。
我用學校教的修飾法拼湊出來的作文有幾篇,我就違心了多少次。上面的分數有多高,於我都沒有意義。我沒有一次能夠直接的把我想說的寫出來。所以長大後看到銀魂這樣的作品,馬上就被吸引了,那是真性情的人啊。我也還記得我是為什麼喜歡海賊王的,因為他們都哭得唏哩嘩啦的,很誇張。我總在心裡某處默默希望周圍的人可以更強烈的表現情感,想要更強烈的碰撞,但好像沒有人可以,強烈帶有熱度的表達,也有能承受那種強度的韌性。
想想其實我也會很累,每次為這世界的不合理生氣的時候,總是比別人花更多時間平復,也比別人更沒本錢大動肝火。簡直就像一個過強的精神體,配的卻是一副瘦弱的肉身。
我討厭作文。覺得很噁心。人有萬千情緒,憑什麼就只能寫正面的!?即使有些負面情緒,最後也必須回到正面,檢討回顧,積極向前。我每次硬是擠出正能量,寫完自己都只剩下負能量,陷在裡面只能等它消退,直到連自己都失去。
你可知道,那種看著自己逐漸死去的感覺?那種感覺不到自己,只看到周圍的人都很有生氣、溫度、從鼻息間吐出的熱氣,有各種表情動作,自己卻是灰黑的沙粒組成的人形,只能看著別人的一舉一動來判斷自己應該如何表現才恰當,心裡沒有一點波瀾。因為還擁有健全的肉身,在他人看來,我就是一個人,他們會期待我同樣用正常人的方式聊天交流,但是我已無力回應,只是在隨著對方起舞。
六年,我一點一點的死去,無聲無息,沒有人知道。成為人形空殼,我一度想著隨機殺人犯就是這樣的吧,用這個狀態去殺人,一點心理障礙都沒有,一刀刺下去,還想回岸的話還要在腦中告訴自己「我刺下去了,這是不被道德允許的,快表現後悔害怕痛苦的樣子!」然後讓身體動起來。這絕對不正常吧,因為一般人的道德規範是建立在心裡的啊(他們想到要去傷害同類,身體心理都會產生抗拒),我卻得用腦。沒辦法,因為心壞了啊。我想如果看到血不斷流出來,我的第一反應應該是:啊,好溫熱,這就是活著的溫度嗎?雖然看到人痛得亂跳亂叫有點煩,但好久沒有感受到那種實在的溫度了。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因為我再怎麼用說的,都沒有人當一回事啊。只有肉眼能看到的傷害發生了,人類才會覺得嚴重呢。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石千司
    石千司
    ▶通靈式寫作,最近幾篇文都是在一個奇妙的狀態寫出來的,十分舒服、非常紓壓。 ▶能吸人氣,在咖啡廳待上一下午,不需和人說話就能達到當日社交量。 ▶愛大海,看到海就有股衝動想跳進去泡著。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