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後疫情時代,從柏林獨立電影院看「電影的存亡」

2022/06/16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在歐洲疫情開始蔓延的2020年,我曾收到一封來自柏林電影院Yorck kinogruppe的郵件,內容是關於36家柏林獨立電影院聯合發起的募款活動,為了撐過政府宣布的封鎖政策,他們不得不尋求支持者的捐款。但是他們始料未及的是這場非自願的停業不會是第一次,在短暫的開放過後當局再次宣佈封鎖,德國電影院在過去的兩年間被迫停業324天。這意味著無數獨立電影院的雇主需要在毫無獲利的情況下支付房租、薪水甚至是貸款,即使政府提供了緊急的補償措施,也並不代表他們就能安然入睡。因為疫情正在改變人類的觀影方式,封鎖政策下加速了串流的成長,而片商也意識到電影院不再是首映的唯一選擇,這些都像這幾十年來反覆被提及的問題「電影是否已死?」或者說「電影院是否會死?」
UNTERSTÜTZE BERLINER PROGRAMMKINOS MIT DEINER SPENDE 圖/Yorck Kinogruppes)
2022年歐洲揮別疫情的陰霾,走向全面開放以後,市場正在告訴我們答案,一則德國NDR的報導指出,人們對於電影院、劇院和音樂會的消費力正在減弱,雖然具體的原因他們仍然無法確定,但是以目前來看可能是通膨和俄烏戰爭帶來的經濟壓力,讓人們不得不考慮減少支出,或是提高的票價讓人望之卻步,也可能是夏天的週末早已都被聚會給佔滿,雖然真正的原因仍然需要經過時間的考證,但無論如何文化消費力的減弱是事實。
然而,作為擁有全世界最多藝術電影院的城市柏林,卻給出了不一樣的答案。藝術電影院在柏林的聚集形成了城市獨特的景觀,沒有任何城市能與它相比,連巴黎也不例外。柏林電影院的高密度意味著更激烈的競爭,卻並不代表著競爭的結果只能是你死我活,相反地,我們可以以各自獨特的模樣生存,高密度的電影院促進了多樣化的發展。在後疫情時代的來臨,面對觀眾對於串流的日漸依賴,電影院存在價值的動搖,也許藝術電影院的營運方式正在給出答案。
畢竟在柏林這樣的城市,如果所有電影院都只放映相同的電影,那顯然毫無意義。
After all, in a city like Berlin, it wouldn’t make sense if all cinemas screened the same movies.
在疫情期間,片商為了確保票房而選擇延後電影發布的情況下,藝術電影院與獨立的發行商有更緊密的合作,同時柏林的藝術電影院也嘗試提供更多元的節目,積極地與當地的社群互動,像是Lichtblick kino舉辦了法蘭西絲麥朵曼(Frances McDormand) 的回顧展,放映了她過去演出的電影,或是Yorck kino重映了《花樣年華》,這些特別的放映單元為獨立電影院找到了新的機會,過去曾是他們的主要支持者的的年長觀眾因為對於疫情的憂慮而不再前往電影院時,「經典電影」的重映吸引了曾經在年輕時期看過電影的中年人之外,那些對於「經典電影」感到好奇的年輕世代成為了藝術電影院的新觀眾,30歲以下的觀眾正在增加。
此外,在電影《沙丘》院線時,Yorck Kinogruppe發現了一個現象,觀眾對於原聲字幕版的需求增加,甚至超越了配音版本,這對台灣來說並不奇怪,但在以配音版為主的德國來說,這表示越來越多的柏林青年具備更好的語言能力,也反映了這座城市日漸增長的多元主義。柏林的多元價值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外國人來到這裡生活,這讓Yorck Kinogruppe看見了潛在市場,他們開始放映帶有英文字幕的德語和外語電影,也確實吸引到了一定的目標群眾。在疫情的擴散下,這些年輕觀眾成為了獨立電影院的支持者,這些觀眾不僅會看更多的電影,也不排斥嘗試難懂的藝術電影或是紀錄片,對於沒有太多資本做行銷的獨立電影而言,這成為了一個接觸目標觀眾和培養新影迷的好機會。
然而,這些看似非常樂觀的景況,是眾多獨立電影院的工作者努力得來的結果。電影面臨是否會死的威脅仍然存在,疫情讓電影院不得不正視過去市場過於集中,電影院與大型片商過於依賴的現象,或是串流訂閱的激增,都迫使電影院重新思考市場策略,也必須更積極地接觸可能的受眾。畢竟經營一家電影院一直以來都是昂貴的冒險。
但無論如何,如同 Yorck-Kino GmbH  的經營者Christian Bräuer所說的:
Watching a good movie in a cinema will never become obsolete. That’s the magic of cinema: it’s dark, everyone is sitting around like at a campfire, and someone is telling a great story. And there will always be people who want to tell those stories. These movies need the Berlinale and they need cinemas.
在電影院看一部好電影永遠不會過時。這就是電影的魔力:天很黑,每個人都圍坐在營火旁,有人在講一個很棒的故事。總會有人想講述這些故事,這些電影需要柏林電影節,也需要電影院。
我始終期待有一天回到柏林,再訪那些各色各樣的藝術電影院。
參考資料: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non magic elsa
non magic elsa
因為沒有凍結時間的魔法,所以只能以文字留下看過的電影、戲劇、書本,盡可能地不浪費生活中的所見所聞所感。另有粉絲專頁「這裡是沒有冰雪的奇緣」和個人網站 unfrozen world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