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治療51-人際關係、平穩藍闇藍闇

心理治療51-人際關係、平穩

藍闇
2022-06-30|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今天離開諮商室後,非常的不舒服,一度濕了眼眶,卻不知道自己究竟為了什麼而哭,在討論這些議題的時候,其實對世界有很多的不滿,也非常討厭自己,回來甚至不想打紀錄,可是還是勉強自己或多或少要記錄一下。
我畫著蠟燭燒著繩子,一條將斷的繩子,不知何時會被燒斷。
我說今天想談人際關係跟覺得吃藥讓情緒太平穩很生氣的事,讓你幫我抓個時間,情緒的事大概20分鐘。你點點頭。
前面都是我在講,我開始說著我上週人際關係的斷裂與破碎。上上週我和我認為我這輩子唯一的朋友還有聯絡,她是我高中同學,高三時才同班,她的目標是法律,最後也順利考上台大法律,我跟她沒什麼交集,一直到我跟你開始諮商,她會看這些諮商紀錄,我們會討論諮商內容,才開始有了交集,我開始會把自己的負面情緒丟給她,有一天我也跟她說,如果你覺得我的負面能量太強,你可以直接封鎖我,而她回我,她不是不戰而逃的人。上上週五我又傳了訊息給她,她沒有回,上上週六我又傳訊息,她還是已讀不回,於是我開始失望了,我想她大概不想理我了,於是我放棄這段友誼。
上禮拜二下午去看你的門診,我們討論好週四要談什麼,回家後你傳訊息給我,你確診了,週四諮商暫停,我崩潰了,晚上我打電話給張老師,她幫我自殺通報,掛掉電話後,我又崩潰的傳訊息給你說我想自殺自殘,為什麼你要確診?
我最近有在輔導青少年,一直沒有跟你講,最常陪的那個也是邊緣性人格,有時候我們都是兩個小時的電話起跳,她所有家庭、課業、感情都會跟我講,最長聊過五個小時。在週二晚上我陪她聊到半夜一點的時候,我走心了,因為都是她在講,我在聽,有時候也是會聽累,我於是做了一件很衝動的事,我想我朋友離開我,你離開我,全世界都在離開我,於是我也要離開全世界,我把我的交友軟體app都刪掉,只剩下賴,我臉書很多好友是沒有我的賴的,我的賴都是教會朋友,包括我前面說我這輩子唯一的朋友也只有我的messenger ,ig我把它們都刪了,沒有告別。
禮拜三凌晨,我掛完電話後,寫了一封信給張醫生,我跟他說你確診沒有諮商的事,請他禮拜四給我久一點的時間,我知道他不是你,不可能跟他談要跟你談的事,但我的確有一些事想要在重考前跟他說。於是他人很好的看完所有病人後,給我剩下的時間,大概有四十分鐘吧。我們談了告別,重考開始後我就不能去看他了,我看了他三年,以前也有幾次離別的經驗,可是那時候我都在躁期,我覺得離開他沒什麼,但現在三年的關係,我很捨不得,我一直用跟他的關係斷了這個詞,他說你為什麼要用斷這個字?其實離別就像高中畢業典禮,離別了還可以聯絡,我也有他的信箱,他雖然不一定會回我,但他都會看我寫的信,這也是一種聯絡方式啊,他也說他會一直待在這家醫院,我隨時都可以回去找他。我還是哭的一塌糊塗。
禮拜天我寫信給他,跟他說,我所有的畢業典禮之後都是沒有聯絡,我覺得我的人際關係很差,不管在世界,或是在教會,都一樣沒有朋友。
你問我友情對我重要嗎?我說我小一就告訴自己,人生沒有快樂、人生沒有愛、我沒有情緒、不管是親情友情愛情我都不需要。你問我真的不需要嗎?我默默的說我不需要愛情,沒有人可以陪我,我這一輩子認識的T只有三個,我永遠找不到伴侶,你說我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我說亞隆說人終其一生是孤獨的,在他的治療實務裡曾經提到為什麼有個案性愛成癮,需要不斷的找女人,因為他不能忍受孤獨,當他可以一個人看看書、聽聽音樂、運動,他就不需要再找女人了。你問我難道亞隆沒有朋友嗎?我說應該有吧!你說那他說的孤獨到底是指什麼?我說人一輩子要面對一個人面對自己內心的孤寂吧?你說這就要去看孤獨的本質了!
我說我其實在高中的時候學到歪斜線有一種領悟,歪斜線是兩條在平行平面上的線,因為在平行平面,所以他們永遠不會有交集,但從某個角度看,他們是有交集的,意思是人與人之間也是這樣,我們以為有交集,其實是沒有交集的。你說真的沒有交集嗎?我說大概沒有吧!
你說其實一切都要回歸到我與自己內心的客體關係,我因為人格問題,沒辦法內化外在的關係到裡面,你說還是舉那個嬰兒吃奶的例子,如果奶沒了,他就覺得媽媽不在,他就會哭,我哭著說,我就是沒辦法內化這段關係啊,我因為你確診暫停一次諮商,我就一週夢見你四次,最後一次甚至你對我咆哮:不要再傳語音訊息、我再也不想見到你!我離開後想找你說道歉,想要求你不要離開我,可是我卻迷路,不論怎麼找都找不到。你說你接受我的投射與害怕,你也知道對我而言內化這段關係很不容易,你接納我的所有不安。
然後我們討論藥物,我說我想減安眠藥,先不要開柔速瑞了,然後我也想減美舒鬱到三顆,但你還是先給我四顆,我自己減減看。你說好先這樣試試看。
我說我不喜歡藥物把我的情緒壓的太正常,我說我之前喝酒就是因為我心裡很悶,可是我哭不出來,要喝酒才哭的出來,你說宣洩情緒一定要用哭的嗎?你問我平穩不是我之前想要的狀態嗎?我說是呀,因為這樣才能好好的重考,可是現在我又還沒重考,為什麼要穩穩的?你說有一種狀態是可以感受情緒,但可以控制情緒,有另外一種狀態是讓情緒上上下下結果身旁的人就不知道怎麼面對他,人際關係就會一蹋糊塗身邊的人也很困擾。我說邊緣性人格不就這樣嗎?你說對啊,我哭著說,所以我媽很喜歡我這樣,我每天看著藥好久才吃下去,就為了讓自己平穩,可是我覺得這種被藥物控制的死死的感覺很痛苦。你說之後可以討論情緒這個東西。
我說之後重考是不是就不能討論太深?你說你會有你的談法,我們的主軸一樣,你會視情況深入的談。我說我好害怕重考。
反思:今天出來情緒很糟,也不知道在糟什麼,只覺得好痛苦,好不想寫紀錄,好想放棄全世界,為什麼沒有人愛我,而我們這段治療關係,又算什麼?你說你還要陪我好久,我知道,可是我好害怕,害怕你離開我,在我還沒好之前,所以才會做這種夢吧。好不想繼續活下去,明天要找你補藥,忘記請你開抗手抖的藥了。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藍闇
藍闇
我是個持續性憂鬱症患者加上邊緣性人格,偶爾會寫出斷裂沒有邏輯的文章。喜歡看電影,偶而會寫寫影評。 歡迎大家來看看我的生活心情小故事。 也歡迎追蹤我的ig depression_psychology(每日更新)
本文發佈於
這裡將記錄我從2021年5月27日開始,每週一次跟北醫主治醫生鍾醫生的心理治療文章。 內容將會是我們對話的內容,也許不是順序法,不過就是竭盡所能的記錄下來。 幫助以後整理之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