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良善之地》看愛情裡的自我價值認同危機

2022/09/07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愛情裡的防禦機制

前些日子和友人聊到「自尊心」這個話題,和他相處了四年,眼見他總是一艘船接著一艘的暈,似乎生來就注定以漂泊為畢生志業。他總嚷嚷著自己是一個重視新鮮感的人,而我是知道他內心有多麼憧憬一段穩定的感情、美滿的婚姻和家庭。這兩件事情聽起來多麼矛盾,一個在愛情裡如此需要新鮮感的人怎麼會渴望穩定的關係甚至是家庭呢? 追根究柢,撇除他的某些關係僅是單方面的暈船和沉浸在自我的揣想與臆測當中之外,我認為那根本是以「新鮮感」作為託辭來證明自己仍占有主導的地位,能透過「我膩了」、「其實他沒有多好」留住自己最後的一絲尊嚴和價值。為什麼我們總得透過否認自己的情感甚至是貶低他人來守住自尊心和自我價值? 我認為這源自於埋藏在內心深處的自卑感還有那份「擔心自己其實不值得被愛」的恐懼,於是我們先發制人,透過否認自己的情感和數落對方的缺點來保護自己,這就是愛情裡的防禦機制,而這總讓我想起最近在追的影集《良善之地》裡的艾莉諾。
在《良善之地》第三季的第七至九集當中,艾莉諾始終認為自己沒有愛人的能力,因為她生於一個價值觀扭曲的破碎家庭,她從未感受過真正的無私的愛,因此她告訴麥可她從沒有對任何一任男友說過「我愛你」。不過麥可告訴她,在來世裡無數的重啟版本中她曾對其迪說過「我愛你」。在親眼目睹該版本事件發生的來龍去脈後,艾莉諾就算面對鐵證如山的事實仍然不願意承認,她否認自由意志的存在,將一切歸因於決定論。她認為一切皆是麥可導致的,他創造了假的良善之地、舉辦寵物園遊會,她從不真正「選擇」了什麼,一切皆肇因於大環境的脈絡。
而麥可則語重心長地對她說:「艾莉諾,這是一種防衛機制。妳看到自己愛上其迪,看到自己變得如此脆弱,這嚇壞妳了。所以妳用決定論來說服自己,這些感覺不是真的,妳最害怕的,就是妳的脆弱。」在經過麥可的開導過後,艾莉諾決定向其迪坦承自己的情感。然而在珍妮的虛無空間裡,其迪不斷透過各種有關自我的哲學理論去證明那個版本的自己不是真正的自己,藉此去逃避內心真實的感受。這讓艾莉諾的自我價值認同陷入了危機,影集透過虛無空間的設定讓艾莉諾不斷的切換成不同人的模樣,生動的呈現當人們陷入一段感情時所面臨的自我認同危機。

實踐愛的風險與勇氣

自尊的存在不僅是為了體現自我價值,同時也幫助人們粉飾內心不願展示於眾的脆弱和自卑。艾莉諾好不容易冒著自尊被踐踏和自卑被披露的風險向其迪坦白自己真實的感受,換來的卻是其迪的忽略和逃避。這讓艾莉諾重新陷入「自己不值得被愛」的恐慌當中,甚至讓她開始質疑起她所做出的這一切到底算什麼,她開始搞不清這樣的自己究竟是誰,愛情總讓人暈眩又盲目,於是她的意識破碎成各種不同的人出現在其迪面前。最終,其迪向艾莉諾坦承自己的感受還有她之於他而言的重要性過後,艾莉諾散落一地的自我被重新拼湊起來,終於回到自己的身體裡並出現在其迪面前。
在生物的演進過程當中,人與生俱來無可避免地帶著自私的特質。然而,當我們在面對一段不這麼確定的關係的時候,總是在「毫無保留地愛」或「先保護好自己」兩者間徘徊不定。愛情不總是像電視劇裡演地那般純粹、浪漫、高尚和堅貞,真實世界的愛情更多的是通俗的算計和考量。當我們渴求從一個人跨入兩人攜手的生活時,過程中免不了種種私利的拉扯和掙扎
現實生活裡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艾莉諾一般,以自尊為賭注就能換得甜蜜情話和深情熱吻。我們也不能總倚賴著他人替我們穩固自我價值的地基。不過倘若我們以自由意志「選擇」了踏實求愛,那就更應該毫無條件地去承受一切後果。畢竟若是沒有完全的投入,又該怎麼知道對方最真實的想法,愛情裡的風險並不會只由一個人承擔。然而若在坦承過後發現一切皆是一廂情願,那也無妨,要相信人的自尊就像免疫系統一樣,或許會經歷一段與病魔對抗的痛苦階段,但始終都要相信自己足夠強壯,在一切傾塌後,我們仍有能力重新把自己拼湊完整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政大新聞系,喜歡文字、電影、木質香氛、和咖啡廳裡靠窗的位置。大多寫影評、劇評和書評,偶爾分享散文隨筆、讀書筆記、時事評析或短篇小說,文章散見於女人迷、換日線、關鍵評論。邀稿、試片等合作邀約請至:[email protected]
在碎片化的資訊時代裡,電影和戲劇只是人們短暫的消遣娛樂。然而,每部用心的影視作品背後都有諸多可以探討審視的面向,此專題聚焦於市面上各類型的電影和戲劇影集,期望以之作為面向個人內心、外在社會和世界的載體,獻給每一個不只把電影戲劇當作倏忽即逝的享樂的你們。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