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你祝福
靖雅老師
靖雅老師

我為你祝福

2022-09-23|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人性中普遍存在著惻隱之心,看到他人受苦,即便伸不了援手,但當下生起悲憫之心,對大多數人而言不算太難;最難的是在自己處於相對劣勢時,能不能平心靜氣地接受,乃至祝福別人?
鶴立雞群的結果若是變成眾矢之的,才德出眾如果不成資源反成負擔,傷害的不僅是個人,恐怕整個社會都將向下沈淪。只可惜,以史為鑑,不難理解,越是亂世,越是需要人才,人才反而越出不了頭。
這個話題太沈重了,且說說平常的家庭課題,比如說婆媳。
中國文學史上第一首長篇敘事詩〈孔雀東南飛〉並不是虛構的作品,全詩根據東漢末年一樁婚姻悲劇寫成。
焦母視兒媳如眼中釘,雖然這個媳婦既漂亮又賢惠。她渾身散發的亮光刺痛了焦母的眼,也刺痛了焦母的心,硬逼著兒子休妻。劉蘭芝被休返家,悲憤交加的兄長放出消息,很快就為美艷無雙的妹妹找到更好的婆家。
〈孔雀東南飛〉的結局是夫妻雙雙自殺。悔不當初的兩家遂將殉情的兩口子合葬。
年少時讀〈孔雀東南飛〉,關注的是男女主角的誓死不渝;中年之後重讀,焦點轉成焦母的癡愚。她下令兒子休妻的當口,準以為趕走了嫉恨的兒媳,從此可以稱心如意,卻沒想到會搯死自己的愛子。
不願祝福別人,硬要放縱嫉妒的劣根性作祟,惡意踐踏別人的同時,可能踩壞自己心愛的寶貝。
通透世情,回頭看仁慈。仁慈的彰顯,未必局限於同情別人受苦,更能在別人一帆風順時寄予誠摯的祝福:祝你快樂,祝你幸福。
幾年前在《中國時報》讀到一篇短文,署名格非的作者寫她錐心刺骨的經歷。
前夫出軌後幾次要求離婚不遂,索性離家遠走,與小三過上雙宿雙飛的甜蜜生活。
消失許久的前夫終於在得知她住進癌症病房時現身--手上拿的是離婚協議書。
一邊是死神殷勤招手,一邊是已成過去的摯愛。站在生死關口,視野忽然變得清晰無比。看著這個完全不在乎她死活的男子,她平靜地簽了字,放走名存實亡的婚姻,也放走心中的怨懟。
與死神的拉扯,反而讓生命展現了空前的清明:恨一個人原來比原諒一個人容易!如果選擇做受害者,許多責任便可以理所當然地往對方身上推。她可以選擇自怨自艾,可生命也從此停頓,甚至後退。
她成全了前夫,讓前夫歡歡喜喜地離去。
生命居然反過來成全了她。她順利離開癌症病房,平心靜氣地回到一個人的單身世界。三年之後,遇到一個真心疼惜她的男子,成就了一段美滿的姻緣。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黃靖雅,北京大學哲學博士,歷任中學、大學教師。對吃喝玩樂興趣不大,日常集中在閱讀與寫作。右手寫軟調的生活雜記,左手寫硬梆梆的學術論文,有專著《究天人之際-從尚書上探儒家本色》。深信汲引經典可以灌溉生活,回首傳統足以應對當下。
本文發佈於
深信汲引經典,可以灌溉生活;回首傳統,足以應對當下。如此信仰究竟是只能仰望的星空,還是腳下踏實的土壤?一系列當代生活的實例正是此一信念的註腳。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