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門媽祖蘭醫生

2022/09/19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門媽祖蘭醫生(仁)

為了博士論文一路深入《尚書》後,恍然有得。難怪《尚書》那些聖王賢相曾在民初疑古大行時被推斷為「造神運動」的產物,認定是後世儒者塗脂抹粉的結果。
以一般人性來推斷,如此論斷還挺合理的!
帝王通常「生在深宮之中,長於婦人之手」。這種包金包銀的環境如果沒能讓帝王脫離現實,不知民間疾苦,已屬萬幸。再加上權力在手,想想英國阿克頓爵士對人性的洞察:「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可看看堯、舜、禹、湯、文王、周公這些聖王賢相,不但看不出腐化的痕跡,更是背道而馳,完全展現了對權力的高度節制與愛民的高尚情操。
人身天然有三種組成:神性、人性、獸性。神性近天,獸性近地,要說近乎鬼也行。人不只是三才之一,本身就兼融三才,只是比例依人而異。神性充滿的聖賢不僅已完全袪除了獸性,更擺脫了人性的限制。中文造字,便把覺悟者寫作「佛」,以「弗人」--「非人」兩字的組成表達了明明是人身,可卻超越人性的高度格局。
一旦與天的聯結重新接上,天人親和的垂直聯繫自然讓人生出天命的承擔,從而使人的胸襟更開闊,人我的分別消泯,博愛眾生成為自然的體現,完全不須勉強。
有仁心,自有仁德,原是順理成章。
彰化基督教醫院創辦人蘭大衛醫師,原籍英國,一八九五年從愛丁堡大學醫學院畢業後,隨即以長老教會的傳教士身分來台,以醫療服務傳達上帝對世人的關愛。一九二五年,年僅十三歲的周金耀因病導致腿部潰爛,蘭醫師從妻子連瑪玉的腿部取出四塊皮移植。手術雖然因為人體排斥失敗,但在伉儷的悉心照料下,周金耀最後還是逐漸復原了。
蘭大衛的愛療癒了周金耀的身,也溫暖了他的心。這名小男孩後來成為事奉上帝、照顧子民的牧師,後來晉昇為長老教會的總會議長。彰化地區因此流行過一句俗諺:「南門媽祖宮,西門蘭醫生」,將這位仁心仁術的外國醫生與救苦救難的媽祖娘娘比肩並列。
蘭大衛醫師退休後回到英國,兒子蘭大弼繼承雙親的衣缽,繼續在台奉獻。
蘭大弼醫師就在彰基出生,一張外國人的臉,一口流利的台語。十七歲回到英國,一心想學醫,卻負擔不了高昂的學費--父親雖是醫生,醫療只是奉獻的手段,不曾挹注生計半點。他最後還是仰賴教會資助才圓成了學醫的大願。
如願取得博士學位後,小蘭醫師重回生長的故土彰化,賡續雙親行醫濟世的夢想。他與妻子--婦產科醫師高仁愛都是自奉儉樸的典型。他貴為院長,卻拒絕高薪,薪水連副院長的一半都不到;可遇到年輕醫師出國進修,二話不說就慷慨解囊。這位親民的院長也拒絕院方派車,每天騎著單車上班,是老一輩津津樂道的彰化一景。
他曾在巡房時發現頸椎癱瘓的病人排便,一時找不到護理人員,乾脆自己動手清理。也曾在病房發現家屬瑟縮地睡在一旁,立刻把自己的棉被送過來。那名家屬後來不但受洗,還作了教會長老。
父子兩代四人,始終奉行《聖經》的教誨:
你施捨的時候,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做的。要叫你們的施捨是行在暗中,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黃靖雅,北京大學哲學博士,歷任中學、大學教師。對吃喝玩樂興趣不大,日常集中在閱讀與寫作。右手寫軟調的生活雜記,左手寫硬梆梆的學術論文,有專著《究天人之際-從尚書上探儒家本色》。深信汲引經典可以灌溉生活,回首傳統足以應對當下。
深信汲引經典,可以灌溉生活;回首傳統,足以應對當下。如此信仰究竟是只能仰望的星空,還是腳下踏實的土壤?一系列當代生活的實例正是此一信念的註腳。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