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工翻譯 文章】羊毛就跟貂皮大衣一樣殘忍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 Debbie James
譯者/黃懿翎     審訂/林婷憶(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 調查員)
我們從一部PETA的影片裡,可以看到羊被剃毛時,如何受到羊毛工人的毒打,也會被他們又踢又踩甚至被摔來摔去,或因此被殺死。
我提倡動物平權運動已有10年,並於這段時間當中看到輿論發生極大的轉變。現在我已不太需要跟人解釋毛皮哪裡不好,而我最近也在安哥拉羊毛的議題上看到類似的轉折。 但大多數人並不知道用羊身上的毛製造衣服的產業其實也同樣殘忍,而且羊在剃毛的過程中也經常遭到毆打並且流血。
「美國人道對待動物協會」(PETA)釋出一 段由調查人員去年數月以來在美澳30逾個農場和剃羊毛工作棚時拍攝的影片,特別揭露了一些殘忍之處。在這段令人不安的影片中可以看到,羊被剃毛時如何受到 羊毛工人的毒打,也會被他們又踢又踩甚至摔來摔去,或因此被殺死。令人擔心的是,片中拍攝到的這些羊毛工人每年所剃的羊很可能逾百萬隻。
調查人員看到羊毛工人殘暴地揍那些掙扎的羊、猛擊並用尖銳的羊毛剪戳他們的臉,使這群溫馴的動物眼睛、鼻子、嘴巴都流出血來。其中有名工人不斷把一隻羊的脖子扭轉彎曲,甚至把羊的脖子扭斷。
片中的羊在剃毛前都沒有水喝,也沒有東西吃,有部份是為了讓他們沒有力氣反抗。有個羊毛工人解釋說:「想像一下,如果你在飽餐一頓之後遭人攻擊,一定會有力氣反擊,但如果你已經24小時沒有吃喝,就不太有力氣抵抗了。」
遇到驚恐的羊時,剃羊毛的人會用腳踩或站著他們的頭和脖子上,還有個工人用其中一隻羊當拖把來擦地上的尿。
多數的羊毛工人都是按量計酬,而非按時計 酬,這代表他們會想要加快工作速度,而不會想到動物的福祉。調查人員記錄到,羊毛工人每小時最多能處理27隻綿羊和35隻小羊。這些講求快速的暴虐行為, 可能會造成羊腹部、臀部和四肢嚴重割傷,甚至造成陰莖受傷,也會把羊身上一大片的皮割下來或撕下來。
工人不會給羊止痛藥,而是粗糙地把開放性傷口縫合。調查人員從未看過有人因為這樣虐待羊受到責罵,或有任何獸醫來照顧這些動物。相反地,這些受傷的羊會在其他同伴的面前遭到射殺,甚至有羊在一群驚恐的綿羊面前遭到肢解。
在另一個農場裡,有一隻垂死的瘸腿公羊被工人拖進剃毛的拖車裡,放在那裡一個晚上無人照料,第二天才發現已經死了。
馬莎百貨(Marks & Spencer)、ASOS、UNIQLO、英國平民品牌Topshop以及H&M等諸多零售商和消費者,現在都會避免使用施行割皮防蠅法 (mulesed)的羊毛。割皮防蠅法作法非常野蠻,農夫會用類似園藝剪的工具,剪下小羊臀部的一大塊肉,想透過這種粗糙的方式防止那裡受到蛆的感染。傷口的劇烈疼痛使小羊不得不像螃蟹一樣橫著走路,這種傷口通常需要數週才能癒合,甚至有些根本無法癒合。抵制施行割皮防蠅法的羊毛是不錯的第一步,但購買羊 毛仍代表你可能並未反對「美國人道對待動物協會」揭露的那種虐待行為及其造成的痛苦。 英國的羊也沒有過得比較好。
英國的羊毛業者會切除羊的尾巴或去勢,這些都是極其痛苦的切除手術,而且全是在沒有使用麻醉藥物的情況下進行。每年春天至少有 4%的幼羊死亡是很正常的事,而死因多為營養不良。英國羊群中因未治療的燙傷或腐蹄病(造成痛楚的細菌感染)導致瘸腿的比例大約18%,同時有許多母羊會 為避免造成群起感染而遭到撲殺。
唯有不再購買羊毛以及其他動物製品的衣服,我們才能確定自己並未花錢支持殘酷的行為。如今已經有人造絲、棉花、麻、壓克力纖維、尼龍及極超細纖維(microfibre)等許多人造纖維,我們真的沒有藉口再支持殘忍的羊毛產業了。
Copyright© 2022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Taiwan Animal Equality Association(TAEA)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98會員
351內容數
除了翻譯之外,這裡也是抒發烘焙、時事、戲劇、書、自然環境、信仰等想法的天地。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