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藏《妄盡還源觀》

釋眾學<法藏《妄盡還源觀》的實踐與融合>:  法藏(643~712AD)撰述《妄盡還源觀》,全名《修華嚴奧旨妄盡還源觀》,將 《華嚴經》劃分為:「顯一體、起二用、示三徧、行四德、入五止、起六觀」等六重觀門,入六種三昧「海印、華嚴、塵含、四攝、寂用、佛果」;修習「華嚴法界止觀」,妄銷心澄,還心本源。本文引用《華嚴學》「圓教宗旨」、「體」、「相」、「用」、「性起法界」、「緣起法界」、「帝網無盡禮觀」,及「法界三重止觀」等,融合《還源觀》,呈現六重觀門之關係。法藏於暮年為《還源觀.起六觀門》,專立「佛果無礙三昧」,並連結最後之「主伴互現帝網觀」,即圓教「事事無礙法界觀」,托顯畢生宏願在連貫前後華嚴一經。
黃懺華:《妄盡還源觀》,全稱《修華嚴奧旨妄盡還源觀》一卷,是法藏晚年的觀法。是備尋三藏教典而集成,在圓融法界無盡緣起論上。前三是趣入,眾生心本具的性德及所起重重無盡的德用。後三明觀法,行四德是了悟圓融法界無盡緣起而發菩提心,自行化他的四德,為觀法的基礎。《妄盡還源觀》是止觀,尤其最後的六種觀法。
一、顯一體。一體是自性清淨圓明的心體,即是如來藏中法性之體。此心體從本以來,性自滿足,處染不垢,修治不淨,在聖不增,處凡不減,有大智慧光明,遍照法界。《妄盡還源觀》的第一門,便是顯示此一切眾生本來具有的自性清淨心,為華嚴行者依解起行悟入法界的指導原理。
二、起二用。從自性清淨圓明的心體,起二用:(一)海印森羅常住用,又名海印三昧,是說真如本覺,妄盡心澄,眾德同時炳然圓明顯現,森然交羅,常住不動,猶如大海,風息水澄,萬象齊觀。(二)法界圓明自在用,又名華嚴三昧,是說菩薩廣修萬行,契理稱真,成就眾德,普周法界而證菩提,放大光明,度脫眾生,佈施、持戒、忍辱、精進及禪定、智慧、方便、神通等一切自在,無有障礙。
三、示三遍。海印、法界二用一一都週遍法界。週遍有三種:(一)一空普周法界遍,一切事法都無自性,要因真如理體而得成立;一塵亦攬真如理而成;一塵亦和真如同樣週遍法界。(二)一塵出生無盡遍,一塵現起必依止真如,真如既然具備恆沙眾德,一塵亦應稱真如法界起無邊的妙用,出生萬法,無有窮盡。(三)一塵含容空有遍,一塵是因緣所生法無自性,即是空;眾緣相續的假相幻用宛然,即是有;所以一塵同時具有真空、妙有二義。
四、行四德。依前一塵能遍的境界而修四種行德:(一)隨緣妙用無方德,眾生根器不等、受解萬差、樂欲不同,隨順機緣,起應病與藥的妙用,施化萬品,儀式難量。(二)威儀住持有則德,行住坐臥四威儀等,於如來所制禁戒,常護譏嫌,堪任住持,可為軌範。(三)柔和質直攝生德,慈悲平等,調柔和順,體無妄偽,言行相符。(四)普代眾生受苦德,菩薩由大悲方便力,以身為質,於三惡趣救贖一切受苦眾生,令離苦得樂。
五、入五止。依前能行四德之行而修五止:(一)照法清虛離緣止,觀照真諦之法本性空寂,俗諦之法似有即空,真俗清虛,肅然無寄,能緣之智既寂,所緣之境亦亡。(二)觀人寂怕絕欲止,觀五蘊假合之身寂然無主,諸欲皆盡,無願無求。(三)性起繁興法爾止,觀真如體隨緣起萬差諸法,任運常然,古今不變。(四)定光顯現無念止,於此六止妙觀門中,心體相徹,十方齊照,無思無慮,任運成事。(五)理事玄通非相止,觀幻相的事法,無性的理體,此隱彼顯,此顯彼隱;隱復顯了,俱時成就;悲智雙融,性相俱泯。
六、起六觀。依前即觀的五止而起即止的六觀:(一)攝境歸心真空觀,觀三界一切諸法只是一心所造,心外更無一法可得,由此息一切分別,悟平等真空。(二)從心現境妙有觀,觀從真如體起色心一切諸法,具修萬行,莊嚴佛土,成就報身。(三)心境秘密圓融觀,觀諸佛證之以成法身的無礙心,與諸佛證之以成淨土的無礙境,即如來報身及所依淨土,或身中現土,或土中現身,依正圓融,無有分齊。(四)智身影現眾緣觀,觀智體唯一,能鑒照眾緣,猶如日輪照現,逈處虛空,一切眾生無不蒙益。(五)多身入一鏡像觀,觀毗盧遮那由深定力十身互用,或以一身作多身,或以多身入一身,如鏡現像,無有障礙。(六)主伴互現帝網觀,如以自為主,望它為伴;或以一法為主,一切法為伴;或以一身為主,一切身為伴;主伴互現,重重無盡,猶如帝釋天宮所懸的珠網,光光交映,無盡無窮。
  以上所述六重觀門,其一一觀皆悟入法界要門,舉一為主,餘五為伴,隨入任何一門即具餘門而全收法界,所以法藏最後舉圓珠六孔喻,說“如圓珠穿為六孔,隨入一孔之中,即全收珠盡”。
--------------------------------------------------------------------------
No. 1876 修華嚴奧旨妄盡還源觀》[1]唐.大薦福寺.翻經沙門.法藏/述
疏鈔補解》淨源/述:夫宗經為觀,傳諸後嗣以教,類之略有三焉,昔帝心尊者,集法界觀門,則宗乎化教矣,澄照律師述淨心戒觀,則宗乎制教矣,若乃化制並宗,性相互陳,唯賢首國師《妄盡還源》兼而有之,故其圓頓之機,權小之流,悉皆普被耳,景祐中,稟茲觀門於崑山慧聚法師之門,並疏兩軸,科文一冊,皆法燈大師之所撰也,然其間所釋序文,及諸觀義,雖盡乎善,而未盡乎美,於是舉要治繁,選言發行,探清涼之疏旨,索演義之鈔辭,補其偏善之功,成其具美之績,故命題曰〈疏.鈔.補.解〉焉,古人有言,不截盤根,無以驗其利器,不剖文奧,無以辨其通才,後之孫謀通吾祖觀心,昭昭然若杲日之麗天,且不為昏情所翳者,其在茲乎。
夫滿教難思,窺一塵而頓現;圓宗叵測,覩纖毫以齊彰。然用就體分,非無差別之勢;事依理顯,自有一際之形。其猶病起藥興,妄生智立;病妄則藥妄,舉空拳以止啼;心通則法通,引虛空而示遍。既覺既悟,何滯何通?百非息其攀緣,四句絕其增減,故得藥、病雙泯,靜、亂俱融,消能所以入玄宗,泯性相而歸法界。竊見玄綱浩瀚、妙旨希微,覽之者詎究其源,尋之者罕窮其際,是 以真空滯於心首,恒為緣慮之場;實際居於目前,翻為名相之境。今者統收玄奧、囊括大宗,出經卷於塵中,轉法輪於毛處。明者,德隆於即日;昧者,望絕於多生;會旨者,山嶽易移;乖宗者,錙 銖難入。輒以旋披往誥、𥾝覿舊章,備三藏之玄文,憑五乘之妙旨,繁辭必削,缺義復全。雖則創集無疑,況乃先規有據,窮茲性海會彼行林,別舉六門通為一觀,參而不雜一際皎然,冀返迷 方情同曉日,佩道君子俯而詳焉。今略明此觀,總分六門:先、列名;後、廣辨。 一、顯一體,謂自性清淨圓明體。 二、起二用:一者、海印森羅常住用;二者、法界圓明自在用。 三、示三遍:一者、一塵普周法界遍;二者、一塵出生無盡遍;三 者、一塵含容空有遍。 四、行四德:一者、隨緣妙用無方德;二者、威儀住持有則德;三 者、柔和質直攝生德;四者、普代眾生受苦德。 五、入五止:一者、照法清虛離緣止;二者、觀人寂怕絕欲止;三者、性起繁興法爾止;四者、定光顯現無念止;五者、事理玄通非 相止。 六、起六觀:一者、攝境歸心真空觀;二者、從心現境妙有觀;三 者、心境祕密圓融觀;四者、智身影現眾緣觀;五者、多身入一境 像觀;六者、主伴互現帝網觀。
一、顯一體者,謂自性清淨圓明體。然此即是如來藏中法性之體,從本已來性自滿足,處染不垢、修治不淨,故云自性清淨。性體遍 照無幽不燭,故曰圓明。又隨流加染而不垢,返流除染而不淨,亦 可在聖體而不增,處凡身而不減。雖有隱顯之殊,而無差別之異。 煩惱覆之則隱,智慧了之則顯。非生因之所生,唯了因之所了。《起信論》云:「真如自體,有大智慧,光明義故、遍照法界義 故、真實識知義故、自性清淨心義故。」廣說如彼,故曰自性清淨 圓明體也。
自下依體起二用者,謂依前淨體起於二用。
一者、海印森羅常住用。言海印者,真如本覺也。妄盡心澄萬象齊現,猶如大海因風起 浪,若風止息,海水澄清無象不現。《起信論》云:「無量功德 藏,法性真如海。」所以名為海印三昧也。《經》云:「森羅及萬象,一法之所印。」言一法者,所謂一心也,是心即攝一切世間出 世間法,即是一法界大總相法門體,唯依妄念而有差別,若離妄念唯一真如,故言海印三昧也。《華嚴經》云:「或現童男童女形,天龍及以阿脩羅,乃至摩睺羅伽等,隨其所樂悉令見,眾生形相各不同,行業音聲亦無量,如是一切皆能現,海印三昧威神力。」依此義故,名海印三昧也。
二者、法界圓明自在用,是華嚴三昧也,謂廣修萬行稱理成德,普 周法界而證菩提。言華嚴者,華有結實之用,行有感果之能。今則託事表彰,所以舉華為喻。嚴者,行成果滿契理稱真,性相兩亡、 能所俱絕,顯煥炳著,故名嚴也。良以非真流之行無以契真,何有 飾真之行不從真起!此則真該妄末,行無不修,妄徹真源相無不 寂,故曰法界圓明自在用也。《華嚴經》云:「嚴淨不可思議剎,供養一切諸如來,放大光明無有邊,度脫眾生亦無限,施戒忍進及 禪定,智慧方便神通等,如是一切皆自在,以佛華嚴三昧力。」依此義故,名華嚴三昧也。
三、示三遍者,謂依前二用,一一用中普周法界,故云遍也。言三遍者:
一者、一塵普周法界遍。謂塵無自性攬真成立,真既無邊塵 亦隨爾。《經》云:「華藏世界所有塵,一一塵中見法界,寶光現 佛如雲集,此是如來剎自在。」準此義故,當知一塵普周法界也。
二者、一塵出生無盡遍。謂塵無自體,起必依真,真如既具恒沙眾 德,依真起用亦復萬差。《起信論》云:「真如者,自體有常樂我淨義故,清涼不變自在義故,具足如是過恒沙功德,乃至無有所少義故。」《經》云:「如此華藏世界海中,無問若山若河乃至樹林塵毛等處,一一無不皆是稱真如法界具無邊德。」依此義故,當知一塵,即理即事、即人即法、即彼即此、即依即正、即染即淨、即 因即果、即同即異、即一即多、即廣即狹、即情即非情、既三身即十身。何以故?理事無礙、事事無礙,法如是故、十身互作自在用 故,唯普眼之境界也。如上事相之中,一一更互相容相攝,各具重 重無盡境界也。《經》云:「一切法門無盡海,同會一法道場中, 如是法性佛所說,智眼能明此方便。」 問:「據其所說,則一塵之上,理無不顯、事無不融,文無不釋、 義無不通。今時修學之徒,云何曉悟達於塵處頓決群疑?且於一塵之上,何者是染?云何名淨?何者為真?何者稱俗?何者名生死? 何者名涅槃?云何名煩惱?云何名菩提?云何名小乘法?云何名大乘法?請垂開決,聞所未聞!」答:「大智圓明覩纖毫而周性海,真源朗現處一塵而耀全身。萬法 起必同時一際,理無前後。何以故?由此一塵虛相能翳於真,即是 染也。由此塵相空無所有,即是淨也。由此塵性本體同如,即是真 也。由此塵相緣生幻有,即是俗也。由於塵相念念遷變,即是生 死。由觀塵相生滅相盡空無有實,即是涅槃。由塵相大小皆是妄心 分別,即是煩惱。由塵相體本空寂緣慮自盡,即是菩提。由塵相體 無遍計,即是小乘法也。由塵性無生無滅依他似有,即是大乘法 也。如是略說,若具言之,假使一切眾生懷疑各異,一時同問如 來,如來唯以一塵字而為解釋,宜深思之。」《經》云:「一切法門無盡海,一言演說盡無餘。」依此義故,名 一塵出生無盡遍。
三者、一塵含容空有遍。謂塵無自性即空也,幻相宛然即有也。良由幻色無體必不異空,真空具德徹於有表。觀色即空,成大智而不 住生死;觀空即色,成大悲而不住涅槃;以色空無二,悲智不殊,方為真實也。《寶性論》云:「道前菩薩於此真空妙有,猶有三疑:一者、疑空滅色,取斷滅空。二者、疑空異色,取色外空。三 者、疑空是物,取空為有。」今此釋云,色是幻色必不礙空,空是真空必不礙色;若礙於色即是斷空,若礙於空即是實色。如一塵既 具如上真空妙有,當知一一塵等亦爾。若證此理,即得塵含十方無虧大小,念包九世延促同時,故得殊勝微言纖毫彰於圓教,奇特聖 眾輕埃現於全軀,逈超言慮之端,透出筌罤之表。《經》云:「如有大經卷,量等三千界,在於一塵內,一切塵亦然。有一聰慧人, 淨眼普明見,破塵出經卷,廣饒益眾生」等。若據理而言,即塵眾生妄計經卷即大智圓明,智體既其無邊,故曰量等三千界。依此義故,名一塵含容空有遍也。
自下依此能遍之境而行四德,謂依前一塵能遍之境,而修四種行德。
一者、隨緣妙用無方德。謂依真起用,廣利群生。眾生根器不等、受解萬差、樂欲不同,應機授法,應病與藥令得服行,《維摩經》中具明斯義。又以大悲故,名曰隨緣;以大智故,名為妙用;又大壞假名而常度眾生。故曰隨緣了知眾生性空,實無度者名為妙用;又理即事故名隨緣,事即理故名妙用;又真不違俗故隨緣,俗不違 真故妙用;又依本起末故隨緣,攝末歸本故妙用。良以法無分齊,起必同時,真理不礙萬差,顯應無非一際,用則波騰鼎沸,全真體以運行;體則鏡淨水澄,舉隨緣而會寂。若㬢光之流彩,無心而朗十方;如明鏡之端形,不動而呈萬像。故曰隨緣妙用無方德也。
二者、威儀住持有則德。謂行住坐臥四威儀也。大乘八萬,小乘三千,為住持之楷模,整六和之紊緒,出三界之梯隥,越苦海之迅 航,拯物導迷莫斯為最。但以金容匿彩、正教陵夷,傳授澆訛師於 己見,致使教無綱紀,濫挹淳流,得失齊舉,妄參真淨,故令初學 觸事成非,不依經律,混亂凡情,自陷陷他,甚可悲矣。故《瑜伽論》云:「非大沈非小浮,常住於正念根本眷屬,淨修梵行。」《華嚴經》云:「戒是無上菩提本,應當具足持淨戒。」《梵網經》云:「微塵菩薩眾,由是成正覺。」《起信論》云:「以知法性體無毀禁,是故隨順法性行尸波羅蜜,所謂不殺、不盜、不淫、不妄語,遠離貪瞋欺詐、諂曲邪見,亦應遠離憒閙,少欲知足,乃至小罪心生大怖,不得輕於如來所制禁戒,常護譏嫌不令眾生妄起 過罪。」用此威儀住持以化眾生也。問:「準上文所說,真如一相,佛體無二,具足一切功德者,何故 要須威儀等戒行耶?」答:「譬如大摩尼寶體性明淨,久被塵累,而有麁穢之垢。若人唯 念寶性,不以種種磨治,終不得淨。真如之法體性空淨,久被無明 煩惱垢染。若人唯念真如,不以持戒定慧種種熏修,終無淨時。準 此義故,理須持戒也。」問:「出家五眾,超然出俗可具威儀。在家之流身纏俗網,寧無愆 犯?」 答:「出家之輩自有嚴科,在家之儔通持五戒。夫三歸五戒者,蓋 是出苦海之津梁,趣涅槃之根本,作毘尼之漸次,為七眾之崇基, 萬善藉此而生,寔佛法之平地。《經》云:『尸羅不清淨,三昧不現前。』當知戒為定體,慧為定用,三學圓備即證菩提。」《四分律》云:「第一持戒不毀犯,比丘威儀自端嚴,怨家之人不 能近,若不如法即被訶。」依此義理,故云威儀住持有則德。
三者、柔和質直攝生德。謂大智照真名為質直,大悲救物故曰柔 和;又質直者,約本性不遷;柔和者,約隨流不滯,柔則伏滅煩 惱,和則順理修行,用茲調和之法,以攝眾生也。又質直者,體無 妄偽言行相符,蘊德居懷不拘名利,輕金若塊,重教逾珍,但為正 業調生,速願自他圓滿,故曰柔和質直攝生德也。
四者、普代眾生受苦德。謂修諸行法不為自身,但欲廣利群生冤親平等,普令斷惡備修萬行速證菩提。又菩薩大悲大願以身為質,於三惡趣,救贖一切受苦眾生要令得樂,盡未來際心無退屈, 不於眾生希望毛髮報恩之心。《華嚴經》云:「廣大悲雲遍一切, 捨身無量等剎塵,以昔劫海修行力,今此世界無諸垢。」謂眾生妄執,念念遷流名之為苦;菩薩教令了蘊空寂,自性本無,故云離苦。 問:「眾生無邊,苦業無邊,云何菩薩而能普代眾生受苦?」答:「菩薩代眾生受苦者,由大悲方便力故,但以眾生妄執,不了業體從妄而生,無由出苦。菩薩教令修止觀兩門,心無暫替,因果喪亡,苦業無由得生,但令不入三塗,名為普代眾生受苦德也。」《雜集論》云:「於不堅堅覺,深住於顛倒,離煩惱所惱,得最上菩提。」已上明四種行德竟。
自下攝用歸體入五止門。五止門者、謂依前能行四德之行,當相即 空,相盡心澄而修止也。所言入者,性相俱泯,體周法界,入無入 相名為入也。《華嚴經》云:「如來深境界,其量等虛空,一切眾生入,而實無所入。」又準《入佛境界經》云:「入諸無相定,見諸法寂靜。常入平等故,敬禮無所觀。」此乃一切眾生本來無不在如來境界之中,更無可入也。如人迷故,謂東為西;乃至悟己,西即是東,更無別東而可入也。眾生迷故,謂妄可捨,謂真可入;乃 至悟已,妄即是真,更無別真而可入也。此義亦爾,不入而入,故云入也。何以故?入與不入本來平等,同一法界也。《起信論》 云:「若有眾生能觀無念者,是名入真如門也。」 言五止者:
一者、照法清虛離緣止。謂真諦之法本性空寂,俗諦之 法似有即空,真俗清虛蕭然無寄,能緣智寂,所緣境空,心境不拘 體融虛廓,正證之時,因緣俱離。《維摩經》云:「法不屬因,不 在緣故。」依此義理,故云照法清虛離緣止也。
二者、觀人寂怕絕欲止。謂五蘊無主名曰寂怕,空寂無求名為絕欲,故云觀人寂怕絕欲止也。
三者、性起繁興法爾止。謂依體起用名為性起,起應萬差故曰繁 興,古今常然名為法爾。謂真如之法,法爾隨緣,萬法俱興,法爾 歸性,故曰性起繁興法爾止。《經》云:「從無住本立一切法。」 即其義也。
四者、定光顯現無念止。言定光者,謂一乘教中白淨寶網萬字輪王 之寶珠,謂此寶珠體性明徹,十方齊照,無思成事,念者皆從;雖 現奇功,心無念慮。《華嚴經》云:「譬如轉輪王,成就勝七寶,來處不可得,業性亦如是。」若有眾生,入此大止妙觀門中,無思 無慮任運成事,如彼寶珠遠近齊照,分明顯現廓徹虛空,不為二乘 外道塵霧煙雲之所障蔽,故曰定光顯現無念止也。
五者、理事玄通非相止。謂幻相之事,無性之理,互隱互顯,故曰 玄通。又、理由修顯故,事徹於理,行從理起,理徹於事,互存互奪,故曰玄通。玄通者,謂大智獨存體周法界,大悲救物萬行紛 然。悲智雙融,性相俱泯,故曰理事玄通非相止也。上來明五止 竟。 自下依止起觀。 問:「準上義理,依之修行,足為圓滿,云何更要入止觀兩門耶?」 答:「《起信》云:『若修止者,對治凡夫住著世間,能捨二乘怯弱之見。若修觀者,對治二乘不起大悲狹劣之過,遠離凡夫不修善 根。』以此義故,止觀兩門,共相成助,不相捨離。若不修止觀,無由得入菩提之路。《華嚴》云:『譬如金翅鳥,以左右兩翅鼓揚 海水,令其兩闢觀諸龍眾,命將盡者而搏取之。如來出世亦復如是,以大止妙觀而為兩翅,鼓揚眾生大愛海水,令其兩闢觀諸眾生,根成熟者而度脫之。』依此義故,要修止觀也。」 問:「止觀兩門既為宗要,凡夫初學未解安心,請示迷徒令歸正路。」答:「依《起信論》云:『若修止者,住於靜處端坐正意,不依氣息、不依形色、不依於空、不依地水火風,乃至不依見聞覺知,一切諸想隨念皆除,亦遣除想,以一切法本來無想,念念不生、念念 不滅,亦不隨心外念境界,然後以心除心;心若馳散,即當攝來令 歸正念。』常勤正念唯心識觀,一切魔境自然遠離。凡夫初學,邪正未分,魔網入心欺誑行者,又無師匠諮問莫憑,依四魔功將為正道,日月經久邪見既深,設遇良緣終成難改,沈淪苦海出離無由, 深自察之無令暫替。」此義如《起信論》中說也。
六、起六觀者,依前五門即觀之止,而起即止之觀。何以故?理事 無礙,法如是故;定慧雙融,離分齊故;一多相即,絕前後故;大 用自在,無障礙故。 言六觀者,
一者、攝境歸心真空觀。謂三界所有法,唯是一心造, 心外更無一法可得,故曰歸心。謂一切分別但由自心,曾無心外 境,能與心為緣。何以故?由心不起、外境本空。《論》云:「由 依唯識故,境本無體故,真空義成;以塵無有故,本識即不生。」 又《經》云:「未達境唯心,起種種分別,達境唯心已,分別即不 生。知諸法唯心,便捨外塵相,由此息分別,悟平等真空。如世有 醫王,以妙藥救病,諸佛亦如是,為物說唯心。」以此方知,由心 現境,由境現心,心不至境,境不入心;當作此觀,智慧甚深,故曰攝境歸心真空觀也。
二者、從心現境妙有觀。即事不滯於理,隨事成差。謂前門中攝相 歸體,今此門中依體起用,具修萬行,莊嚴報土。又前門中攝相歸 體,顯出法身;今此門中依體起用,修成報身,故曰從心現境妙有 觀也。
三者、心境祕密圓融觀。言心者謂無礙心,諸佛證之以成法身;境 者謂無礙境,諸佛證之以成淨土。謂如來報身及所依淨土圓融無 礙,或身現剎土,如《經》云:「一毛孔中無量剎,各有四洲四大 海,須彌鐵圍亦復然,悉現其中無迫隘。」或剎現佛身,如《經》云:「華藏世界所有塵,一一塵中佛皆入,普為眾生起神變,毘盧 遮那法如是。」就此門中,分為四句,如《玄談疏》中說。如是依正混融,無有分齊,謂前兩觀各述一邊;今此雙融會通心境,故曰 心境祕密圓融觀也。
四者、智身影現眾緣觀。謂智體唯一能鑑眾緣,緣相本空,智體照 寂,諸緣相盡,如如獨存。謂有為之法,無不俱含真性,猶如日輪 照現逈處虛空,有目之流無不覩見,生盲之輩亦蒙潤益,令知時節 寒熱之期,草木無情悉皆滋長。如來智日亦復如是,故曰智身影現 眾緣觀也。
五者、多身入一鏡像觀。即事事無礙法界也。謂毘盧遮那十身互 用,無有障礙也。《經》云:「或以自身作眾生身、國土身、業報身、聲聞身、緣覺身、菩薩身、如來身、智身、法身、虛空身。」 如是十身隨舉一身攝餘九身,故曰多身入一鏡像觀。如一身有十身 互作,一一毛孔,一一身分,一一支節中,皆有十身互作,或以眼 處作耳處佛事,或以耳處作眼處佛事,鼻舌身意亦復如是。何以 故?證此大止妙觀法力加持,得如是故。《經》云:「或以多身作 一身,或以一身作多身,或以一身入多身,或以多身入一身。」非一身沒多身生,非多身沒一身生,皆由深定力故得有如是。或以異 境入定同境起,或以同境入定異境起,或以一身入定多身起,或以 多身入定一身起,故曰多身入一鏡像觀也。
六者、主伴互現帝網觀。謂以自為主、望他為伴,或以一法為主、 一切法為伴,或以一身為主、一切身為伴,隨舉一法即主伴齊收, 重重無盡,此表法性重重影現,一切事中皆悉無盡,亦是悲智重重 無盡也。如「善財童子,從祇桓林中漸次南行,至毘盧遮那莊嚴大 樓閣前,暫時歛念,白彌勒菩薩言:『唯願大聖,開樓閣門令我得 入。』彌勒彈指其門即開。善財入已,還閉如故。見樓閣中有百千 樓閣,一一樓閣前各有彌勒菩薩,一一彌勒菩薩前各有善財童子, 一一善財童子皆悉合掌在彌勒前。」以表法界重重猶如帝網無盡也。此明善財童子依此華嚴法界之理,修行位極頓證法界也。此舉一樓閣為主,一切樓閣為伴也,故云主伴互現帝網觀,亦是事事無 礙觀也。
此上所述六重觀門,舉一為主、餘五為伴,無有前後始終俱齊,隨入一門即全收法界。此理喻如圓珠穿為六孔,隨入一孔之中,即全收珠盡。此亦如是,開為六門,隨入一門即全收法界圓滿教理,法自爾故,善財一生皆全證故,卷舒無礙隱顯同時,一際絕其始終,出入亡於表裏。初心正覺,攝多生於剎那,十信道圓,一念該於佛 地,致使地前菩薩觸事生疑,五百聲聞玄鑑絕分,融通無礙一多交參,圓證相應名為佛地。然此觀門名目無定,若據一體為名,即是海印炳現三昧門;若約二用而論,即名華嚴妙行三昧門;若據三遍為言,即是塵含十方三昧門;若準四德為名,即名四攝攝生三昧門;若約五止而言,即為寂用無礙三昧門;若取六觀為名,即是佛果無礙三昧門。如是等義隨德立名,據教說為六觀。隨入一門眾德咸具,無生既顯幻有非亡,攝法界而一塵收,舉一身而十身現,如斯等義非情所圖,識盡見除 思之可見。余雖不敏素翫茲經,聊伸偶木之文,式集彌天之義。
頌 曰: 備尋諸教本,集茲華嚴觀, 文約義無缺,智者當勤學。 修華嚴奧旨妄盡還源觀 紀重校 宋晉水沙門淨源述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淨土門: 歡迎臉友,相揪來探索-討論-分享 ! 這是關乎生死輪迴與無生涅槃的大事,越多的聞熏,越能建立念佛往生淨土成佛的正見與正行。有疑問,提出討論,有心得,貼來分享: https://blog.udn.com/6ccc7d15/article
    各類重要文獻的整理,保存,讀誦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