繩縛手記 – 奶茶

2022/11/23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認真說來,我其實對飲料沒啥興趣,但我家小寶貝很喜歡。
微米是奶茶極度狂熱者,如果有哪一天她不想喝奶茶,我可能會帶也許已經壞掉的她去看醫生。
在她眼裡,奶茶已經不屬於飲料,而是一種全新獨立的分類,雖然奶茶不過是奶加茶,但在她眼裡,奶茶是一個全然不同的新品項,完全是不一樣的東西。
「妳今天有喝飲料嗎?」
「沒有。」
「那妳今天有喝奶茶嗎?」
「有!」
「那妳昨天有喝奶茶嗎?」
「有!」
「妳昨天有喝飲料嗎?」
「沒有。」
聽說愛斯基摩人有非常多形容雪的詞語,因為雪在他們的生活中佔據了很大一部分,所以必須用更多詞語表達許多不同細微的情況。
對我而言,雪用「雪」一字就足夠了,反正我這輩子估計也不會見過幾次真正的雪,也不需要細究其中的差異。
在遇到微米之前,我只知道「奶茶」,不管是鮮奶還是奶精、基底的茶是什麼茶,對我而言,「奶茶」一詞足矣,反正對我來說差不多,也沒興趣分別。
但對微米而言,不同的奶茶,可是大大不同!
平常傳統早餐店的奶茶,對她來說是奶茶沒錯,但又不是奶茶!
就算早餐已經喝奶茶了,但下午還是會想喝「真正的奶茶」。
總之,早餐店的奶茶雖然是奶茶,但又不是奶茶,而去飲料店買的則是「好喝的奶茶」,如果不夠好喝,對她而言就又會是「普通的早餐店奶茶」⋯⋯
等等,我需要冷靜一下。
(深呼吸)
對我而言,微米擁有完全屬於她的獨特世界觀,有專屬於她定義事物的方式,每每都能讓我有驚奇的發現。
所謂的「痛」,有「舒服的痛」,也有「不舒服的痛」,但「舒服的痛」並不代表不痛,不痛的打打叫做「拍拍」,和「舒服的痛」是不一樣的。
總之,「舒服的痛」就是⋯⋯就是⋯⋯我他媽的哪知道?就是舒服的痛。
具體而言,我觀察似乎與「疼痛的部位」和「造成疼痛」的方式有關。
屁股的痛可能舒服也可能不舒服,但牙痛通常就是不舒服。
屁股如果用熱熔膠打就是舒服,但用鞭子打就是不舒服或說是不喜歡。
其實我也不確定對她而言舒服與否是不是和當下的情境有關?畢竟她本來就會有時喜歡用手打、有時喜歡用熱熔膠打,所以也有可能和她當下的慾望有關係?
對我來說,她內心的小世界非常有意思,相當值得探索,於是觀察她也成了我個人小小的樂趣。
觀察這麼一種奇妙的小生物,有時就像是研究山壁上神秘圖畫的考古學家一般,一方面感到新奇有趣,但另一方面卻又總會感到困惑不解。
幸運的是我和考古學家不同,畢竟至少我還有本人可以問,不像他們可能得通靈才能這麼做。
但事情並不一定會比較簡單,因為我時常會得到相互矛盾的答案。
如果理性代表如果 A 可以推導出 B,B 可以推導出 C,那麼 A 一定可以推導出 C。
那麼她的答案往往是非理性的,如果用科學的態度對待一定會瘋掉。
我大概永遠只能想像,無法真正理解她的世界究竟是什麼模樣?
所以我不會假裝我能理解她,事實上我也沒這個打算。
對我來說,觀察本身就是一種樂趣,看著她用各種神奇的方式定義和分類事物,本身就很有意思。
比如說她會說我是個臭直男,然後我就會問如果是像那些某某某的人怎麼辦?她會回答那些連人類都不算。
我覺得有意思的點是她並不是指著我鼻子回答:「你們都是臭直男!」也不是說:「你是臭直男,他們是超級臭直男!」
不是放大「臭直男」的概念,也不是做程度上的區分,而是直接將這些「雜質」直接排除,完全不去定義。
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想,但這對我來說不能理解,如果要將事物用自己的方式重新分類無妨,但分類就是要把東西用某個概念區分開,而不是直接排除吧?
也許是我太認真,但研究她的思考方式實在很有趣,已經變成我的樂趣來源,總覺得欲罷不能了。
一直以來,我都有寫日記的習慣,記錄生活中的大小事,而自從身邊有了微米後,不知不覺我的日記就變成「微米觀察日記」了。
記錄她某日睡了整整一天、記錄她某日哭鼻子、記錄她某天神秘莫測的發言、記錄她和推特音間 (音訊空間)和她小夥伴們的互動。
有這麼一位與眾不同的女友,她在音間認識的小夥伴們自然也是很不一般。
對我而言,這也是一種開眼界的方式,因為微米會直接在我身旁開音間,所以可以聽到她們在訴說著和她們主人之間的主奴互動,然後偷偷驚訝她們各種神奇的想法,非常有意思。
做為回報,我有時會在上去把微米撲倒,在她們面前打微米的屁股當作「福利」。
呃⋯⋯認真說來我也不知道這對戀痛的妹子們來說,這算不算是一種 A 片直播?
至少聽起來她們都笑得很開心⋯⋯嗯嗯。
自從入了 BDSM 圈後,我有很多思維受到了很大的轉變,習慣了許多人特別地不一樣。
但代價是與其他日常生活的同事、朋友都產生了一種割裂感,彷彿同時生活在兩個世界中。
他們有兩種互斥的價值觀,而兩邊世界的人都對彼此的世界充滿了敵意和蔑視。
在科技公司工作,身邊全是男人的各種幹話,他們會大辣辣的討論妹子,討論有錢就有鮑的神話;而回到家,就會聽著女友的小夥伴們聊著生活或工作上碰到的各種噁男。
有時我會覺得我好像兩邊的人都不是。
一方面我既不覺得真的有錢想要什麼鮑就有什麼鮑、另一方面我也不覺得她們口中的噁男都有這麼噁。
當然,這邊我只是舉例,實際情況並非這麼單純,有時確實很難判斷到底是怎樣。
我一直會有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對於雙方都不太能有「我懂!我懂!」的那種共鳴,所以我一向秉持的不發言、不評價的態度傾聽。
如果問我的想法,我會說我沒興趣。當然如果是微米問我意見,我會說—— 您說得對極了!
回到奶茶的話題,根據我和微米相反定律,既然她這麼喜歡喝,顯然就代表我超級討厭喝她的奶茶。
對我而言,早餐店的奶茶實在有夠甜,完全不能理解為啥能喝得下去?
所以要研究「微米喝奶茶」這個課題,我沒辦法親自陪她一起喝。只能從側面觀察她喝飲料的方式。
她非常喜歡喝飲料,但是喝得不多,我想「喜歡」和「想要很多」還是有分別的,所以一般來說她都會買小杯的飲料來喝。
喔,說是小杯,其實飲料店真正寫的是「中杯」。
也不知道第一個這麼做的是誰,但很多飲料店明明只有兩種大小選擇,但不會寫「大杯」和「小杯」而是「中杯」和「大杯」。
所以每次去這種飲料店的時候都會想吐槽:「所以小杯呢?我想要小杯,謝謝。」
但即使是買小杯,她有時還是會喝不完,這時我就會真有衝動想殺去飲料店裡要求:「我他媽的真的要小杯的!」
喝不完的飲料只能放冰箱,然後隔天微米回家的時候就又會變出新的一杯,然後又喝不完繼續放冰箱⋯⋯
於是冰箱喝一半的飲料越來越多,等我哪天受不了就會一口氣把冰箱的飲料全清掉,然後開啟下一個循環。
有這麼一位與眾不同的女友,或者說用自己的步調生活的女友,有時就是得習慣她的各種小毛病。反正我的小毛病(以他的角度)估計也不少,倒也算公平。
想當年我也是很喜歡喝飲料的,雖然身體不行後,我就比較少喝了,但是我還是可以理解想喝飲料的心情。
所以我都會在家裡準備一些鋁箔包裝的奶茶,每當微米「心靈受創」的時候可以喝。
身為一個「臭直男」,雖然我自認非常寵我的女友,但我其實很多時候實在覺得自己很難理解她的感受,很難對症下藥的在她不開心的時候好好安慰。
(搞不好還有反效果,越安慰越不爽⋯⋯)
但身為一個「社會人士」,自然要懂得「社會人士」的辦法。
自己不成還能找別人嘛~
懂得利用外部資源協作,才是一隻合格的社畜!
因此可以讓微米找她的主人撒嬌、找她的小夥伴們訴苦——當然,還可以喝我在家裡準備的奶茶。
一瓶便利商店十塊錢就可以買到的阿薩姆奶茶,就可以撫慰她受創的心靈,實在是太便宜了!
奶茶萬歲!
喜歡我寫的文章也可以去我個人部落格逛逛:天迴 2.0
也可以去我和女友的粉專:尼是我的大狗勾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天迴|BDSMer|開放式關係實踐者 | 微米的大狗勾
用繩子連結妳我,緊緊綁在一起。 帶點色色的相處日常|BDSM 實踐 |開放式關係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