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個「愛計較」的人嗎?這是一篇計較文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民視有一部播出長達數年的連續劇,叫做「親戚不計較」。
以前難得有叔公嬤級的長輩來家裡作客,一定是打開電視轉到民視,好好招呼他們的眼睛,偶爾我也會很應付性質的,陪著收看片刻。粗皮雄跟那些我根本弄不清楚彼此關係的親友們,總有吵不完的架。既然劇名是「親戚不計較」,看樣子是劇情裡的人物總是在計較某些事情,所以才一直吵架。總之,劇情的中心思想就是在呈現,人間關係愛計較的壞處。
但是,「不計較」跟「愛計較」,對人類社會來說,真的可以善惡的標籤,來截然區分嗎?那得要看,是誰在計較?計較甚麼事?還有,那些總愛說人家「愛計較」,希望人家「別計較」的人群,都是哪些人?

一個理性的人,其實應該可以分清楚,甚麼是「理性的計較」跟「非理性的計較」。
例如,你想讓人際關係,有點基本的界線,讓自己過奇檬子更好的生活,而不是醬缸式的,甚麼都不分你我,所以跟對方提出問題,重新畫個有相處又有尊重的界線,這是「理性的計較」。
至於老是愛強調「不要分你我」,藉由不分清楚、沒有或刻意不釐清的灰色地帶,有意識(甚至貪婪),或無意識到自身站在既得利益的位置,享受著便宜行事的好處,這是「非理性的計較」。
在台灣,很多透過「非理性的計較」來剝削他人的既得利益者,最喜歡的就是台灣最美的風景:善良又沒原則的人們,與理盲濫情的社會風氣。
當你提出保障權益的呼聲,或認為至少獲得某些基本的尊重,像是有誠意的道歉,至少得露出甜美微笑(裸露身體的某個部位表示歉意這太低級我不行),那些原本受惠於沒界線又不尊重人的對方,就會被覺得打到痛處,對應的方法就是趕快解決像你這種提出問題的人。不然,像你這樣的人要是越來越多,他們還得重新學習甚麼是界線跟尊重,過往在台灣最美風景的保護傘下,他們得以不被揭穿的醜陋人設,就會面臨崩壞。
然後,這樣的人就會使用各種姿態(ㄑㄧㄥˊㄌㄜˋ),跟你來個「非理性的計較」,像是氣急敗壞的辱罵,或是滿腹委屈表情反擊,指責你「愛計較」。

歷史課本背不求甚解的背完了,考試考完了,就通通還給老師了。也不想想人類的生活可以發展到現在,或是個人在歷史的變局中得到幸福(不見得是大眾的幸福),都是千百年來,有人不停的,在事事計較。
馬丁路德開了宗教改革的第一槍,計較贖罪券是斂財、計較經典的閱讀與解釋被壟斷、計較神職人員腐敗。其實,當年馬丁路德也可以選擇不要計較,他好好當個威登堡大學教授,不要寫甚麼《九十五條論綱》去跟教廷對著幹,也可以過得很舒服阿。
路德的改革呼聲,致使教會再次分裂,各教派打打殺殺,人類從流血中逐漸學習到宗教寬容,至今教派百花齊放數不清,當然,不信的自由也成為現今普世價值。
19世紀末,也是有個人決定跟清廷計較,到處去募款搞革命,沒錢就去找海外華僑當金主要錢。因為搞革命東奔西走,認識了很多年輕的紅粉知己,後來還當上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而且有很長一段時間,台灣的校園,在升旗周會的場合,還得向他的遺像行三鞠躬禮。
我就問,要是他不愛計較,好好當個清國的順民,別說是大總統、大元帥、非常大總統,更別說他作為羅莉控令人稱羨的幾段情,會成為現在的美談嗎?
遠的不說,講點近事。
台灣能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也是因為挺婚平的進步人士不斷在努力計較,婚姻家庭不應該只有一種形態,讓大眾了解同婚不會讓爸爸變不見;讓相愛的彼此能夠有法律保障,不會因為其中一方過世,無法繼承財產,或是有一方躺在醫院,不能探病也不能簽署手術同意書。
所以從同婚入民法的付委、愛(礙)家公投訴求婚姻家庭全民同意,然後748釋憲案通過,因為計較,台灣的民主與人權,才會走在其他亞洲國家前面。
老人都愛話當年,以前每當老媽講起他力爭上游讀到台大的勵志故事,都會提到一位女性長輩(實際有沒有這個人我不清楚),勸他「女人不用讀太多書,會寫信就好」,但是他總告訴我,自己很不認同,也不願意複製貼上家族那些女長輩們,因為沒讀書沒知識,嫁娶跟職業沒有太多選擇的後塵。當年很多戰後嬰兒潮的台灣人,努力往更高的教育程度上走,計較著以後過能更好的生活。

計較其實不是壞事,壞就壞在,對社會上某些既得利益者來說,那些「理性的計較」,是他們背上的芒刺。最好你就不要跟他們計較,乖乖聽話不要提出問題,不然,你的「理性的計較」就會被惡意包裝成,被社會上以負面眼光看待的「愛計較」。
當年財大勢大的教廷,最希望大家別計較贖罪券的收益、聖經的權釋,還有內部腐敗的問題。
幹嘛計較那麼多呢?我們都是信同一個上帝讀同樣的經典啊,我讀經典給你聽,那就跟你自己讀經典是一樣的,我又不會害你,聽PAPA的話就對了。
當初同婚法案在立法院在付委討論之際,有某黨的立委還表示,同志們不能合法結婚,也都這樣幾十年了,法案沒有通過的急迫性,意思就是同志團體好愛計較喔,已經沒那麼多歧視與汙名了,居然還要享有合法婚姻。
愛把「非理性計較」當武器的人們,往往是權力或道德位階上的既得利益者,也就是所謂「討厭的大人」。他們那張嘴,老是勸人「不要計較」,覺得現在的年輕人好愛計較喔!他們完全忘了自己也年輕過,當年那份計較也曾經是理性的,拿自己的人生願景,跟上一代計較說:
你們那種沒知識又貧窮還嫁雞隨雞的人生,我才不要。我就是要升學,看更大的世界有更好的婚姻家庭,我不要跟你們一樣沒水準。
他們當然是不會明目張膽的,批評上一代的層次很低,但是默默的有夢最美希望相隨,那本來就是在計較阿!不過呢,卻在擁有了權力與道德的優勢地位之後,把自己包裝成擁有「不計較」美德的大人,接著更能以不言明的,不費追灰之力的方式,計較到很多好處。
面對比自己下位的人們,那些試圖獲得應有的權益與尊重的「理性的計較」,他們總是急忙撇清:
我都沒計較你幹嘛計較,幹嘛分那麼清楚,我又不會害你(那就是會)!
其實他們沒說的是:
我可以跟你計較但是你不能跟我計較!
例如搭火車根本沒買座位,但是大辣辣坐在別人位置上的長者,推說自己腰不好,借坐幾站就下車(以下省略五萬字)。他要的就是買座票的乘客,別跟他計較,因為我老你小,我可以計較你的座位,你來要回座位,就是欺負我老,你就是愛計較。
人善良,更要計較,自己的生活才會變成你喜歡的樣子。那些把「不要計較」放在嘴邊的既得利益者,總是把「不計較」無限放大、膨脹,包裝為的一種義務而不是美德,對於「合理的計較」則被他們汙名化為「愛計較」的惡德。
有發現都是哪些人沒穿褲子了嗎?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愛嚕貓的狗奴,很魯蛇的自由寫作者,2018年定居方格子,在這裡寫旅行史、遊記與魯蛇人生。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