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譯者你我所不知道的事—《譯者即叛徒?》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斷背山》、《該隱與亞伯》、《分手去旅行》...這些名著你有讀過嗎?也許沒讀過也肯定有聽過,但你知道這些翻譯作品都是由資深譯者宋瑛堂老師所翻譯的嗎?
老實說,以上這些名著自己也沒有讀過,但對於這些作品的地位也是有稍稍了解。作為熱愛閱讀的人類,並不像編輯同事一樣可以直接與作者、譯者、書封設計師、版代等工作者接觸,與書本的距離其實和讀者差不多(頂多就是可以忙裡偷閒搶先閱讀書稿XD,但透過宋瑛堂老師寫下的翻譯工作中的觀察與省思,也更深從當中窺見翻譯工作的秘辛,以及一本書從翻譯完成到出版中間經歷了哪些不為人知的故事。
《譯者即叛徒?:從翻譯的陷阱、多元文化轉換、翻譯工作實況……資深文學譯者30餘年從業甘苦的真實分享》

從專欄到成書,從譯者到作者

本書是從宋瑛堂老師在Okapi專欄上每月連載的專欄文章集結而成,一開始在書本上市前先拜讀了幾篇專欄內容,看完當下覺得十分爽快!而書籍出版後,在閱讀時第一時間覺得其實就跟網路上的內容是一樣的,但責編細心地將原先網路文章經過主題分類,編排上也透過小巧思讓閱讀更順暢,而且出了書感覺就是不太一樣?有種完成什麼里程碑的感覺☺️ 如果是喜愛閱讀書本形式,或是對於譯者工作想更多專研研究,都很適合再次從書本來閱讀~

▌那些有苦說不出的翻譯界難言,都在這裡

從翻譯的字句著墨、如何跳脫高頻字、遇到不喜歡的書怎麼辦......本書娓娓道來許多宋瑛堂老師在翻譯現場的內心OS,自己最印象深刻的是《惱人的高頻字》這個篇章,本篇老師細數各大作家常用的高頻字,像是《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的續集《在世界的盡頭找到我》中出現了90次「smile」;《唐頓莊園》的作者在《往事不曾離去》中寫了「of course」192次;三百多頁的小說《苦甜曼哈頓》甚出現兩百多個「fuck」......而面對一本書有這麼多一樣的字詞,可是讓譯者十分困擾,老師在國際書展講座現場也分享到:「一本書若是讀到幾百個『微笑』,肯定會看到厭煩,就算我使用了六種『微笑』的中文翻譯,平均每一個還是會出現五十次,你說譯者是不是很為難!」讓全場大笑!
(老師自己在這篇也中了高頻字的魔咒XD)
國際書展現場人真的超多!!!

▌機翻普及化,哪種譯者會被取代?

關於翻譯是否會被取代,這點自己也曾抱著疑問,不時工作上要寫新聞稿或是逐字稿,能把音檔轉成文字檔的工具早已出現,某一日有機器翻譯也不足為奇,這點老師在《Part 4 「譯」世界的職場現形記》直接大開殺戒,除了以《老人與海》的句子作為範例,也進而分享現在業界使用機器翻譯的現況,以及「譯後編修」等轉型的譯者工作型態,這邊就以一段老師的觀察作結:「假如機器喧賓奪主的一天果真來臨了,人類怎麼辦?全部由機器人組裝的車子很多,大家還不是照買照開照坐,沒啥好怕的......可是,文學譯本的讀者眼裡容不下一粒機械沙,高質影視字幕略帶機械腔會倒盡胃口。四十年後,就算神機譯本真的追平人類,就算《哈利波特》機器譯本問世,中英文翻譯真如業者預言江河日下,占的比例愈來愈小,台灣的文學譯者仍然走得下去,因為台文也是一種長尾語言,是未來文學譯者的金鐘罩,畢竟遲至五年前,也沒人逆料今天會颳起行星尺度級的韓流。而台語文化想放眼國際,就不能不靠現在立志以翻譯為終身職的台灣小孩。
本書分享給早已拜讀過老師所翻譯的各大名著的讀者,以及嚮往或是對於翻譯工作有興趣的人,而譯者究竟是否即叛徒?就請大家打開本書自行評論囉 ʕ•ᴥ•ʔ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0會員
36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