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節錄】由法國泛自閉光譜者的視角,探討法國泛自閉光譜者的處境,以及自我探索與幫助的反思

小太陽:
  常常看到你在臉書上轉貼各式關於泛自閉光譜的資訊。我也記得你曾經和我聊過關於法國的特殊教育體制的不完善,以及法國對於身心障礙者,特別是泛自閉障礙者的不理解和缺乏知識。請問你能否和讀者們聊聊關於你最在意的這個議題呢?或許,你可以和他們說你所觀察到的法國的現況,以及你認為應該怎麼改善這個情形?
Valentin:
  的確,與其他發達國家相比,法國對於自閉症的了解被認為比其他國家晚了大約 40 年,有些人認為殘疾人在墨西哥等國得到更好的治療(心靈上的成長與陪伴,不限定藥物治療或是心理治療)。事實上,殘疾問題長期以來一直沒有出現在政治領域,殘疾人往往被醫療部門照顧或被迫住在機構內。自閉症是一個越來越被宣傳的領域,我們希望它能成為一種意識的開始。
小太陽:
  我身邊有很多有特別特質的朋友(不僅限於泛自閉光譜者),他們都是因為在成長過程中慢慢地認識了自己,而緩緩萌生了「希望幫助與我們有相似狀況的人們」的助人之心。請問你開始慢慢認識自己的「不一樣」,是甚麼時候呢?你是如何發現的?當你認識了自己時,你當下的心情是如何?請問,你希望致力於關注泛自閉光譜障礙這個議題,是否也是從認識自己的「不一樣」開始的呢?
Valentin:
  這要感謝一位精神科醫生,他本人在我的城市中被另一位自閉症患者所影響(感動)。我感覺有點像科幻電影,機器人會開始覺得他不像其他人,他的角色不會像其他人一樣繼續服從。我想在一開始就有一種願意感受其他類型的情緒,並且像我在年輕時候應該做的那樣改變生活方式,而不是不斷地讓自己像其他人一樣行事模仿。
小太陽:
  跟上一題有點相關,我相信許多人也會好奇。我猜想,或許你有時候難免也會有一點點不喜歡自己因為亞斯柏格帶來的某些特質吧!如果是這種沒有自信的時候,你有沒有甚麼好方法,可以幫助自己重新找回自信呢?
Valentin:
  你必須設法相信你的特殊興趣,因為這是在你與世界的特殊關係中了解自己的一種方式。自閉症和對世界有不同的意識常常意味著使用感性和想像力的世界來產生思想上的改變。這些改變必須使我們更貼近生活和他人,而不是離開它。
小太陽:
  謝謝你提供的好方法。下次我會試一試的!我想,看你寫了這麼多關於你的故事和經歷,的確值得讓更多有相似特質的人們當作榜樣。我想請問Valentin,你有沒有甚麼話想要鼓勵一些剛開始認識自己,或是因為認識了自己的特質而希望去幫助更多人的人們?
Valentin:
  最好是在尋找自己的樹下度過自己的生活,而不是總是變換著不適合自己的任務(工作/挑戰),否則就有可能失去(浪費)生命。許多患有自閉症的人被困在家裡,沒有工作,不敢去旅行或見他人。自殺率也很重要。這些人中有多少人只需要認識能理解他們的人?這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機會來擁有適合我們的生活。
Soleil🌻
Soleil🌻
🧡泛自閉光譜+ADHD+高敏感族+感覺統合障礙,INFP。《微光小太陽》(遠流,2017)的透明小作者。在這裡,我會談寫作、泛自閉光譜/ADHD/神經多樣性總體,以及翻譯與上述相關的資訊。偶爾,也會聊聊無性戀光譜。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