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女黃晴美-424刺蔣紀念文(中国語版)

2023/04/29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這篇文章的書寫文字,當以台語文為最適當的選擇(筆者已在自己的Blog發表台語羅漢文版以及POJ台語白話字版本),原因是晴美姐即使在後半生大多時間都在國外(長期與瑞典籍的伴侶在當地定居),甚至是在得了阿茲海默症後,仍然積極地參與台灣母語的推廣與寫作!
首次知道晴美姐這個人的名字與故事是從424刺蔣的另外兩位男主角開始的,過去保守的教育影響以及媒體對女性角色刻意貶抑,讓我完全與一般人相同,只對戲劇般的英雄人物感到興趣,非常崇拜動手開槍、高喊「Let me stand up like a Taiwanese!」的黃文雄先生。
直到這幾年,開始較頻繁(與我個人過去相比)參與社會運動場合,認識一些社運的朋友,對424事件的理解越深刻,才知道原來當初的行動者們之中,有一位很了不起的女性(我想晴美姐可能很不喜歡有人這樣捧她,在那個時代,她的思想與行動完全不輸男性,甚至可以說沒有幾個人能夠有她的智慧與勇氣,我想應該盡可能讓更多台灣人知道,曾經有一位這麼有情有義有智慧的俠女,在海外為台灣努力著。
我們可以從已經出版的書籍中知道,晴美姐是 100% 從頭到尾參與 424 刺蔣的事前計畫與準備工作,從 Peter 開槍後到他與自才兩人棄保逃亡這段424事件的延長賽,都是她(晴美姐)必須獨自面對,要聯絡同志幫忙從長計議,也要想辦法照顧兩個嗷嗷待哺的孩子,自己也需要處理經濟來源的實際課題,可想而知其中的壓力之重,她不但沒有被壓垮,甚至可以說處理得非常洽當、有序,甚至得到了國際間許多人的支持,不僅是民間組織的朋友,在英國甚至有當時的在野黨政治人物來關心她的訴求。
試想,這背後需要多堅強的意志和態度以及擘畫,才能夠產生這個巨大的影響力?聽說,她是一個身高僅 154 公分的小女子,當時一路從美國到瑞典,再從挪威到英國待了一整年的時間打引渡官司,最後鄭自才先生被美國成功引渡回去監獄服刑,這些林林總總的事務,都是她必須處理的範疇。
在這個 424 延長戰役過程中不只是時間的折磨、常常移動遷徙造成的不方便、要在不同國家吸引當地人來關心一個「國際政治犯」的挑戰,更是需要非常有政治意識的人在有辦法處理。 另外,在進行救援行動的同時,還要安排朋友協助照顧兩個孩子的食衣住行,若把晴美姐比喻成千手觀音等級,應該是沒有人會反對才是,在 1970 年代,她真正活出了獨立自主女性的典範。
晴美姐的後半生,並不像英雄故事裡的角色,從此幸福快樂、不再有冒險挑戰,當他知道台灣的母語文運動正如火如荼進行,她馬上投入學習研究、寫作投稿,用母語文表達自己的想法意見,也許,這是她表達對故鄉思念的方式吧!
很多人去到國外生活之後,台灣只剩下「健保便宜又好用」、「投資房地產賺錢」的利用價值,其他時候,就與中國華人沒有差別,甚至會去依賴中國人(華人=Chinese)海外組織,放棄台灣人認同與自己的尊嚴,只在有利益可圖的時候才會高喊「我是台灣人!我愛台灣!」這樣的人到底所愛的是何物?
我們在晴美姊身上看見的,是自信勇敢、面對變化和衝突,一輩子冒險、打拼,成就一位獨立女性和世界台灣人的典範,這是過去我們不曾重視以及教給台灣人後代的,希望從現在起有越多人來認識、閱讀晴美姊的故事,把她的精神傳承下去!
白翎鷥
白翎鷥
孤身 1 隻白翎鷥, 半舌 ê Tâi-oân囝, 陷眠 ê A-siu-lô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