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說話學》

2023/05/03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我自認為是一個很會說話的人。雖然小時羞澀、還有口吃,經過入行的一番磨練,死的也能說成活的。年紀大了一點的現在,還擅長把硬的說成軟的。
這可能要歸功我高度發達、且穩定運作的喉嚨中心,人類圖裡的顯化之地,千絲萬縷的信念和行動,都想要通往的那個「羅馬」。根據我被啟動的數個閘門,自然羅織成一套說話的起承轉合。
帶領團隊,面對一籌莫展的情況,我總是不知哪來的靈光,常常脫口:「啊,我知道我知道了!」(閘門23:溝通洞見);涉及複雜的跨團隊合作,為了避免多頭馬車,我會講:「我認為,這件事情的重點在於…」(閘門62:聚焦事實);遇到上級交辦、下屬求援,我很習慣向過往取經:「我記得,曾經碰過類似的狀況…」(閘門33:分享經驗),最後結論落在:「我鼓勵團隊嘗試…」(閘門35:支持體驗),以及:「我可以貢獻出哪些資源或創見。」(閘門8:熱衷貢獻)。
聽似很罩的溝通套路,卻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罩門:我的向上溝通,做得普普通通。與二爻天生的孤隱意識有關,我表面看似乖順,內心的分數打得很嚴。年輕不懂事的時候,還曾把MSN的暱稱,大咧咧地改成:我不跟笨蛋與懶惰鬼老闆工作,給當時的主管帶來不小的心理傷害。
我從不屑做甚麼向上管理,心想,道不同、不相為謀。何必出賣靈魂、跪舔乞憐。然而,職場走闖一段時間,慢慢發現,管理老闆,就和管理錢財的道理差不多。若連最基本的理解,都疏於經營,自然人鬼殊途。兩相不理的結果,真需要聖旨支應,也會來個叫天不靈。吃虧的不只自己、還有下面的部屬。
上演了幾次四面楚歌的慘烈情景,我收斂了自己的任性,徹底認清一個道理,想要穩穩「做事」,得先好好「做人」。
關於如何在組織和層峰單位裡「做人」,我試了好多不同的版本。違背自己本性太遠的,始終不會長久,而勉強自己做不擅長的,通常會招致反效果。所以,我唯一比較不會出槌的一招,就是善用與身俱來的親和磁場,透過語術包裝、管道媒合,替老闆解決各種挫組(賣相不佳)、孤懸的難題,收獲兩全其美的結局。
這樣生存與相安了好長一段時光,我一直覺得,自己做得還可以。老闆給我極為自由的施展空間,待遇福利年年都沒忘了我,也愛屋及烏,讓我的團隊成員享有絕對的專業話語權。
後來,發生了一件事,如今想來,有不同的省思。原來我做的所謂向上溝通或管理,充其量只是圍事性質,並沒有做到點上。
那一年,組織進行較大的人事更動,和我同階的主管,都獲得晉升,唯獨沒有我。我很訝異,更多的情緒是傷心,比能力,我自認平分秋色,論苦力,我可是獨占鰲頭呀。怎麼會沒有我?怎麼可能還獨漏了我!
我等著老闆在溝通年度評等時,會一起和我說明這個破天荒的決策。結果,老闆只是迅速地嘉許我一番:去年辛苦了,未來繼續加油!就即刻切入其他迫切的議題,請我儘快跟追。
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委屈和憤怒,一齊湧上心尖與喉頭。等我回過神來,老闆已經起身準備趕赴下一個議場,只留下滿桌狼藉的待辦事項。
好,沒關係。你不講,我自己創造機會。於是,我以光速的效率替事情收尾,拿著成果準備和老闆攤牌。在那個當下,我說的大意是:「這些棘手的情況,目前都處理到一個段落,但在這個過程裡,我很不開心。」
聽我這麼說,老闆有點意外,我一向不在人前,展露太多個人情緒,便問我發生了甚麼事。我一股腦地將升遷不如預期、覺得自己真心換絕情的牢騷,一吐而盡。中間幾度哽咽,還拿起衛生紙擤了鼻涕。
老闆顯然沒有預料到這個神展開,一時不知如何回應起。時隔多年,他當時究竟說明了甚麼,竟不復記憶,顯見我那時有多麼炸裂,就算有合理的解釋,我根本聽不進去。
不久,我便離開了那裡。
最近,因為團隊人力即將異動,我不得不再次面對必要的向上疏通,釐清人力遞補的可行與替代方案。局勢不好,我心裡得做最壞打算,因而十分煩躁,該怎麼向老闆Propose。
上班途中,隨意聽起一個不在訂閱名單裡的節目《請聽,哈佛管理學》,吸引我的是當集邀約的李崇義老師,借鏡薩提爾的冰山理論,分享如何有效和主管溝通的技巧。這不就是我的困境嗎?我蜷曲在捷運的最角落,心情如同落水者、恰巧攀附上浮木一般地傾聽著。
長達一小時的節目中,崇義老師有句話,深深點醒了我:「你不用老是去滿足老闆的期待,而是要想辦法連結他的渴望,建立起內在連結,這才是良好溝通的基礎。」薩提爾的冰山理論,講求的是溝通的「一致性」,找到表裡一致、內外相符的溝通姿態,將更能提升溝通的品質、切中溝通的要旨。
一致性,仰賴三個關鍵:「在意情境、表達自我、關照他人」,簡稱「在表關」。檢視我和前老闆一拍兩散的例子,我只做到了其中的1/3,的確,我明白表達老娘很不爽,但我並沒有表現出超脫個人情緒以外,對老闆所處情境的在乎和關切。
很後來的後來,我才輾轉得知他的為難。業績不佳,他首當其衝,當然也影響下面的人事升遷,我是辦公室政治的邊緣人,以至於一點都沒發現,那些升官的同事,都有一個共通交集點:與營利貢獻息息相關。
而,回到連結渴望,崇義老師點出了人性的真實,只要是人,都渴望被關注和重視,老闆亦然。在基礎的關注之餘,一定還有其他的「野心」。那顆心,渴求的是短期自保、穩中求進,還是大破大立、大富大貴?
換你心、為我心的相知,用於職場,雖不保證能換來真情,但絕對會大幅降低被陣前換將的風險。和老闆說話,我常只炫示自己的能耐,以為滿足期待,對方也該回應我的期待。
但我很少展現自己的關切,老闆最近好嗎?他正面臨甚麼樣的處境?我能做些甚麼,連結他心中真正的想望?讓他覺得自己被關注、被重視、被認可有價值。
我不知道這一次,我能溝通成甚麼模樣。不過我有信心,這一次,絕對會不一樣。
與大家共勉,本周工作日快過完了(真是謝天謝地),老闆的內在世界,並不迢遠苦寒,只要我們願意開放自己的內在,表達自我需求之前,先顯現我們的在意和關懷。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