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釀影評|《蜘蛛人:穿越新宇宙》:蜘蛛宇宙的鮮明塗鴨

2023/07/11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raw-image

洋溢的色彩突出戲劇張力,多元的蜘蛛英雄活躍於色彩建構的宇宙,角色魅力突出,視覺效果創意十足,故事架構飽滿穩當⋯⋯毫無疑問,奠基於《蜘蛛人:新宇宙》的基礎上,《蜘蛛人:穿越新宇宙》成功做到青出於藍,以濃烈的風格和大膽的顛覆為蜘蛛宇宙拓展出嶄新的版圖。

蜘蛛人的極致饗宴

《蜘蛛人:穿越新宇宙》各宇宙間美術風格的碰撞令人目眩神迷,明顯在美術層面突破《蜘蛛人:新宇宙》還略帶嘗試的意味,《蜘蛛人:穿越新宇宙》狂野的揮灑色彩,彷如史詩畫作的多元變形,時而張狂,時而內斂,時而殘忍,時而飽含暖意,形塑起膽大至極的美學,每一位新角色的出現都是一次美術風格的衝擊。

《蜘蛛人:穿越新宇宙》在複數以上的蜘蛛英雄同時出現時,總是用盡全力展現其徹底翻玩多重宇宙的決心,不只是種種色塊的切換及部分融合,蜘蛛英雄的種族多變性更是一大亮點,恐龍、樂高蜘蛛人都驚喜地出現在多變的宇宙中,美術細節的呈現使畫面大都極具可看性和可玩性。

除此之外,更在部分人物設計上融入龐克文化、嘻哈文化,乃至印度宗教文化的元素,使每一幀畫面不是為了炫技存在,而是真正貼近不同蜘蛛英雄的性格及生活,獨具匠心的設計讓多元宇宙不只是單純架構劇情的工具,而是昇華為貫穿銀幕內外的靈魂,深刻烙下編導團隊對故事人物的用心與愛。

raw-image

《蜘蛛人:穿越新宇宙》同是一場蜘蛛英雄的彩蛋盛宴,彩蛋細節鋪天蓋地而來,且不只侷限於漫畫作品,甚至蜘蛛人電玩作品的彩蛋也涵蓋其中,整部電影的彩蛋密集度宛如《一級玩家》的最終決戰,再不起眼的角落都有細節等待影迷挖寶,無論是在影像風格或是致敬程度都真正做到了蜘蛛人 IP 與電影的相互成就。

但必須承認,這場蜘蛛人的盛宴參與門檻偏高,各種彩蛋翻玩的細節及設定,若沒有接觸過其他蜘蛛人作品的觀眾勢必無法引起共鳴,電影聚焦的核心議題更是橫跨多個蜘蛛宇宙,看過《蜘蛛人:新宇宙》已成最低的入門門檻,甚至可以說即使看過首集、也無法完全融入其中,畢竟《蜘蛛人:穿越新宇宙》的穿越並不是噱頭而已,是用盡心血串連起所有熟悉蜘蛛人觀眾的蜘蛛記憶,並從中找出還未竟的英雄旅程,因此觀眾對於蜘蛛人的理解必須經由三代蜘蛛人的電影及各式蜘蛛人漫畫、電玩作品的補強,才能拿到這場極致盛宴的邀請函,理解《蜘蛛人:穿越新宇宙》為何能重新在蜘蛛人的受眾中颳起新風暴。

但,即使美術風格再狂野多變,彩蛋轟炸再密集,請想參與這場盛宴的觀眾放心,編導團隊並沒有因為專注於建構風格而忘記該如何說好一個故事。不論蜘蛛宇宙的天地何其廣闊,電影的焦點仍專注於邁爾斯身上,並融入關的成長曲線,以兩位家庭背景相似的蜘蛛人探問成長的躁進以及英雄價值的建構。與雙主角同步出場的蜘蛛人米蓋爾則帶來面對多重宇宙存亡的危機,串連起各個宇宙的蜘蛛記憶,精準的文戲在華麗的武戲和執行任務的劇情裡深掘起成長與宿命的主題,三線並進的故事擴充了《蜘蛛人:新宇宙》的成長故事格局,各宇宙的新角色各司其職,不過分地搶戲,使格局宏大的同時也不失焦,讓《蜘蛛人:穿越新宇宙》能持續以邁爾斯為載體,緩緩蛻變成凝練所有蜘蛛人傷痛的英雄史詩。

raw-image

邁爾斯的蕭瑟身影與叛逆宣言

邁爾斯在《蜘蛛人:新宇宙》失去亞倫叔叔後,好不容易領略成為蜘蛛人的信念,好不容易找到蜘蛛人群體的歸屬,好不容易開始學習適應雙面身分的生活,在尋覓蜘蛛人樣貌的同時,逐漸勾勒出獨屬於自己的輪廓,但隨著《蜘蛛人:穿越新宇宙》的開展,這麼多的不容易通通被輕易地踏得粉碎。因蜘蛛人身分與家人產生的隔閡未能得到解決,自以為找到的蜘蛛人歸屬又在多重宇宙被解構後成為一場笑話,他不是命定的英雄,變異的蜘蛛只是走錯了棚,他被迫和嚮往的歸屬說不,但最令人心痛的是連最信任的關與彼得.帕克也欺騙他。邁爾斯這才看清他的孤獨與成為英雄的複雜糾結連同為蜘蛛人的他/她們都不一定能懂,當他看似不在乎地轉過身去,往宇宙印下的卻是淚眼風乾後的蕭瑟身影。

沒有任何一位蜘蛛人像邁爾斯失去得如此徹底。2002 年的彼得.帕克(陶比.麥奎爾)還有瑪莉珍與梅嬸,2012 年的彼得.帕克(安德魯.加菲爾德)還有深愛自己的關,2017 年的彼得.帕克(湯姆.霍蘭德)除了女友和摯友外,甚至擁有鋼鐵人及前兩代蜘蛛人的指引,邁爾斯幾乎承受了所有曾令其他蜘蛛人潰堤的創傷,舉凡失去至親、家庭問題、到最後連情感歸屬為何都無法認清。然而《蜘蛛人:穿越新宇宙》並沒有打算放過邁爾斯,喪失了歸屬後竟然還要讓他面臨救父親還是救宇宙的終極難題,《蜘蛛人:穿越新宇宙》這場由風格建構的狂歡派對掩蓋的全是邁爾斯的孤獨,他拖行著還未縫補傷痕的軀體,強行走上一條本不屬於他的英雄之道。

raw-image

在此,一如其他蜘蛛人前輩,「失去」依然成為《蜘蛛人:穿越新宇宙》中邁爾斯徘徊不去的波瀾,是否是傷痕造就了他?又或者說他/她們?我想答案仍然是肯定的,於人物於劇情的設計都是如此,塑造飽滿的人物對於經歷傷痛勢必避無可避,傷痛堅定力量與信念,引發劇情的衝突轉折,同時讓我們看見英雄也有人性的一面,這也是蜘蛛人為何歷經各式媒材作品的更迭後,我們仍深深為他/她著迷的原因,但是否需要傷害他/她們到幾近無力站起的地步?是《蜘蛛人:穿越新宇宙》試圖引入的思考點,編導團隊遂使邁爾斯成為名符其實的變異體,在不變的蜘蛛人宿命論中引入新的叛逆宣言。

因此,這次不會在《蜘蛛人:穿越新宇宙》看見《蜘蛛人:無家日》中犧牲自己拯救宇宙的舉動,在面對失去至親的正史事件時,蜘蛛人終於有一次順應本心的機會去拯救自己生命中的希望與光,或許這也是第一次我們希望蜘蛛人能自私點,不再只為了宇宙安危著想,因為他/她們早已背負得太多,不顧全大局的邁爾斯成為蜘蛛宇宙全新的大膽嘗試,以他決定義無反顧拯救父親的選擇帶出宿命能否被顛覆的辯論,並進一步探尋英雄的定義,邁爾斯展開羽翼煽動起轉動命運齒輪的風,風雨欲來的收尾震盪整個蜘蛛宇宙,使我們不自覺地為宇宙存亡屏息以待。

raw-image

不曾被遺忘的原初力量

《蜘蛛人:穿越新宇宙》為我們以為已經燃盡所有的經典 IP 帶來旺盛的新生命,更重要的是,它依然拿捏好超凡與平凡之間的平衡,讓我們能在蜘蛛面具下找到脆弱的自己,不必總是抬頭仰望出神入化的異能,這便是使蜘蛛人生命再三更迭卻不消亡的原初力量,我們能和英雄一起感受、一起心碎、一起為成長感到怨嘆,但又不得不繼續前行,你很難再找到如此平易近人的英雄,甚至能讓人想像面具下就是你我。也因此,我們總是滿懷熱情,樂於不斷跟隨所有蜘蛛英雄穿越新的宇宙尋找未竟的旅程,直至對英雄之道的想像力枯竭為止。

全文劇照提供:索尼影業

raw-image

釀電影《蜘蛛人》大專題,由此去!

4.6K會員
1.7K內容數
我們知道影癡如你,要的不只是「N分鐘看完一部電影」。《釀電影》有最精心慢釀的深度電影專題,一解你挑剔的味蕾。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