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之一個世紀的愛戀

子不語
發佈於學習Stable Diffusion 個房間
2023/08/03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沒寫就不算

想像有一天,你掛了,死了,葛屁了,壽終正寢。

死神來接你時,你發現祂其實是一個文藝青年(或者文藝少女)。你興奮跟祂說,你有一個值得一讀的一生代表作。

「喔?是怎麼樣的作品呢?」死神也有點好奇。

你驕傲拿出主角玉照。

raw-image

「怎麼樣,長得很可愛吧?」

「可愛是可愛,那文章呢?她的故事呢?」

「文章啊,還在我腦海裡。」

「喔,那不算。」

「你都能讀心了,直接看我腦海的一百萬字故事不就好了?」

「沒寫出來的,沒講出來過的,不算。」

「不算?」

「不算。」

「唉,好吧。」你嘆口氣:「下輩子再寫吧。」

「你上輩子也這麼說。」


是的,各位親愛的作者們,沒寫過的,沒講出來的故事,就是不存在,所以無論如何,先寫吧。

寫出來,你可能會馬上後悔,因為真的寫出來了,實在匹配不上你腦海中的精彩,但是不寫出來,你會在人生最後一個呼吸時後悔。


時空膠囊

最近,在自己的網路硬碟裡面找尋以前寫過的小說還有設定稿,突然,一個我毫無印象的資料夾出現在我眼前。

什麼東西?我好奇點開,發現裡面是一些背景設定檔案,還有一篇寫了三十頁的大綱。這些稿件零零總總算起來也有三萬多字,我卻一點也記不起來什麼時候寫的。

該不會是別人的稿件,我把它收藏起來當參考,卻忘了看吧?無論如何,我開始從頭閱讀這些草稿。

這是一個奇幻類型的末世故事,世界即將在兩百天後滅亡,為了阻止世界的覆滅,各國在危機之下組成救世同盟,派出所有軍隊向地底進發,一組自發參軍的少年少女,在誤打誤撞之下,成了整個危機的核心與救贖......

非常老套的故事,但是裡面的角色我卻越看越熟,裡面的反派角色觸動我塵封已久的想像。對,我突然知道了,這是我十幾年前留下來的故事。雖然很多地方現在看起來已經過於幼稚,但是很多地方的描述卻讓我大腦某個地方活躍起來,我光是看著稿件的草草敘述,就能喚起我的記憶。

想像著主角的隊伍拿著簡陋的裝備,在狹窄的隧道與巨型蜘蛛搏鬥,女主角們靠著機智化解危機。

在閃耀螢光的巨大地穴的破碎夾層間跳躍穿行,在遇上傳說的敵人時進退有序的合作戰鬥,在絕望中一次次失敗,最後成功找出弱點,取得了撤退的契機。

當隊伍匆匆撤退時,卻碰上另一個傳說的敵人埋伏,將戰鬥帶入長達數十公里,橫斷數個地域的地底大斜坡。

在碰上全軍覆沒的絕路時友軍殺出,犧牲了半數先遣隊,就為了將拯救世界的情報傳回大本營。

被敵人劫持走的女主角,卻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地底村落醒來,這裡的怪物居民努力研發生產糧食的科技,就為了拯救即將滅亡的族人們,而此時,從地底魔域各處趕來的魔頭們,為了與人類最終的決戰展開了大會議,沒想到女主角卻是決定人類與魔物是否能一起挺過滅世危機的關鍵......這是一個情節相當稚嫩,情感不成熟,陰謀太多,但是主角們透過自己的努力,在逆境中一次次找尋希望,一次次突破困境,在廣袤壯闊的地下世界探險、求生、找尋勝機的故事。

其中有幾個篇章與情節,在我讀到的當下,還是會不禁讚嘆這個主意我現在真是想不出來了,有幾個情節,我看到了還是會為之緊張,因為我不確定這個角色是否會這樣就被我給收了,因為我把大綱與伏筆都忘得一乾二凈,我已經是純粹的讀者了。

我喜歡這個小說裡的意念與主題,這是我年輕時,還沒經過社會洗禮的樸素。

我喜歡現在又讀到的這個驚喜,就像打開一個時空膠囊一樣,熟悉的大綱,但其它的細節我一個也想不起來,每讀到一個新章節,我只能猜測應該會發生什麼事,但是許多地方卻與我想的不一樣,許多地方還能讓我心情激動,許多地方敘述的景物依然壯美到震撼我。

這個稚嫩的作者,十幾年前的我,儘管相隔了這麼多年的時空,依舊感動了唯一的讀者,也就是十幾年後的我。這樣也就值得了。

五分之一世紀的愛戀

五分之一個世紀前,我愛上了一個文字型的網路遊戲,在那裡面,認識了許多好朋友,經歷了許多精采的冒險,愛寫小說的我,開始為這個遊戲的經歷撰寫小說,將裡面認識的一些玩家編入劇情裡面。但很快地,熱情消失了,遊戲也不玩了,淡出了。但是,小說中的一些劇情還有畫面依然深深鑲嵌在我腦海裡,儘管遺忘了很多很多,但是它還是不時跳出我腦海,提醒我曾經有這麼一個瑰麗不可思議的世界,而我在其中認識了很多人,經歷過很多事。

最近,AI算圖崛起,我在偶然之下接觸了MidJourney,想說要來生什麼圖來測試這個東西呢?第一個閃入我腦海的,就是這樣的劇情:

能再見到妳,真好

能再見到妳,真好

穿著和服的女子,騎著一匹老馬,在粗如華夏的巨木森林中穿行,沿著唯一的道路前進,壯碩的野蠻人王子,在她之前牽著馬匹默默走著。頭上不知多高,灰暗的迷霧籠罩,而各種色彩的瑩火燈,如同星光穿破濃霧,為她指引前行的道路。

於是我試著將這幅想像還原成圖片。很可惜,這樣的圖片超出我的能力,直到現在我依然沒辦法靠AI算出來。

但是,我卻找出了妳的容顏。我知道妳是誰了,我知道妳的故事,妳的開心,妳的難過,妳認識的人,看過的風景,妳的夢想,還有妳的磨難。在我不斷算圖,精進技巧的同時,一點一滴冒了出來,變成了夜深人靜時一頁又一頁的草稿,鑲嵌在了我工作時聽的音樂裡,融化在我一杯又一杯喝下的奶茶裡。

妳的故事,二十年前遠超過我的能力,我不知道什麼是貧苦,什麼是在生存線以下的掙扎,什麼是母親對妳的過分要求的動機,什麼是妳前進的動力。當妳遇到遠超過妳能負荷的人生打擊時,到底要怎麼讓妳脫離環繞妳的深淵。

但是當我在練習AI生圖技巧時,我以妳的故事片段當範本,慢慢地在迷霧中看見了妳全部的身影。

有時候妳發現小秘密: (漫畫)姊妹會秘儀 -- Stable Diffusion繪製

有時候妳與朋友一起耍廢:草地唸書 -- Stable Diffusion繪製

有時候妳被欺負:我還沒準備好!(18禁) -- 人與AI繪圖合製

有時候妳被保護:不用怕 -- Stable Diffusion繪製

有時候妳耍蠢:哈娜與修的談判 -- Stable Diffusion繪製

有時候妳奮戰:哈娜對決小惡鬼 -- Stable Diffusion繪製

有時候妳耍心機: 這是利息 -- Stable Diffusion繪製

有時候妳想家:歡迎來到我的家鄉! -- Stable Diffusion繪製

現在我有點了解了。

我將一步一步讓妳從隻字片語的草稿和閃爍的斷片畫面中復活,讓妳在那個世界冒險,認識摯友,戀愛,失戀,成長,跨過心結,變成更好更完整的妳。

妳是我持續五分之一個世紀的愛戀。

3.9K會員
174內容數
寫奇幻小說,畫圖,心得,各式各樣作品的故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