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跟5%的問題(2)

2023/10/29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教會的確有各種問題,或者說,沒有才奇怪,覺得教會不該有問題還真是一種奇怪的問題……重點是,我們如何面對問題跟處理問題。我不是說解決,是說處理,請注意,因為人的問題,通常在解決的時候就會有新的問題,問題是會隨著社會、世代有變化的,覺得有一招可以永久解決那絕對是在騙你,當然,你要跟我說禱告、倚靠上帝……我是覺得,你最好在去把聖經讀熟一點,耶穌的比喻裡多得是主人交待任務之後,要僕人「自己想辦法辦好」的例子,雖然成不成在上帝,但你用不用心可不是沒有被評分阿!

榜樣

這是最正當也最現實的問題,就是很多人覺得教會內的長輩沒有成為好的榜樣,沒問題,其實我也長這樣覺得。這樣說好了,大家都這樣覺得,反正都是別人不夠好……對,我不管去哪個教會都能舉出一千個不好的地方,而且不分教派。

如果你看見不好的地方只是跟著附和,然後排斥,那就別跟我說你要散播歡樂散播愛了。

是的,我們對教會有很高的要求,對會眾也一樣,但我還是再說一次,請問你到底花多少時間教育會眾如何面對生活中的各種挑戰?

說來好笑,成功神學與幸福小組那些東西更是沒在教人面對苦難,因為他們只教你盲信,對,他們教的所謂信心只是盲信,是國王新衣式的騙局,而且有更強的制約,因此有個看來還算融洽的教會。

因為他們只是新興教會,沒有忠誠度,不合就離開,如此而已,這當然也更容易純化會眾組成,於是看來很合一,其實只是單細胞化而已。長老教會可不是,因為大家經過好幾代人,非常愛惜教會,也因此更容易有衝突,老人尤其容易,因為他們「走不了」。

是的,看問題要找對原因,直接把問題歸咎於老人頑固很簡單(當然這也是部份實情),但實際上更核心的是他們為何會這樣?他們考量的點是什麼?你到底哪裡碰到他們逆鱗了?

你真的愛你的鄰人嗎?

我完全不否認教會裡很多人的行為的確當不成榜樣,尤其當他是長執的時候,真的會讓人很失望,但我也要加一句『尤其當他是牧師的時候』,然後老實說能通過潔癖檢定的人寥寥無幾⋯⋯因為我們自己也過不了。

我要先承認,我以前也是會一直抱怨長執、小會、牧師、會長之類有的沒的的人,現在我不這樣了,當然我還是會有看不順眼的地方,但這通常也代表示人家看我不順眼的地方,我可不會說我絕對沒問題,因為只有上帝沒問題,我們都是滿滿的問題,所以我一樣會去教會,也照樣支持各樣「那怕我沒興趣或根本反對」的事工,因為萬事互相效力。

重點是你願不願意放下成見,顧好「你的教會」,對,「自己的教會」,像我自己現在跟著孩子去其他教會聚會(孩子跟我們家原本去的教會不大契合,但我不會),那我就只是變成同時看顧兩個教會,那都是「我的教會」。

或者說,我會在乎自己母會、認識的教會、所在地附近的教會、「自己的中會」、親友參加的教會、長老教會全體、台灣的教會(意思是統派教會不在我關心的範圍)、世界的教會……

對,耶穌的教導很有智慧,要愛「鄰人」,這意思就是「可及的範圍」,但我雙手可及的範圍、心力可及的範圍可能都不大一樣,而我會量力而為。

我也知道大家都該量力而為,而我知道自己辦不到很多事情,我也不會要求別人辦到所有事情。

既然耶穌來是召罪人,那我們該看的榜樣其實不是教會牧者長執,榜樣只有耶穌,就這樣,因為我們不該把人類扛不起的重點丟給其他人,比方說成為「榜樣」。

也許你看不順眼的地方正好是上帝要你負擔的禾場。

神學

神學大概是我目前看到衝突最大的一個,尤其我前兩天剛好聽到有位退休牧者說不用太強調神學……真的會吐血,整個被污染了。

那位牧者說,神學就是把簡單的東西複雜化,其實只要信耶穌就好。

是喔?那耶穌是誰?是怎樣的人?怎樣的神?你跟其他宗教哪裡不一樣?為何我要信你?你如何告訴我其他宗教是假的只有你是真的?

是的,我們的確可以用「對人家好」帶人進到教會,而且這一點很重要,因為「本來就該這樣」,重點是,「不管哪個宗教都這樣」(或者說根本不需要宗教,一大推慈善團體沒有宗教背景也是運作得很好)。

很多人搞錯教會任務的一點在於,好像我們只要愛人就可以傳福音,實際上並沒有……對,你或許把人拉進「組織」來,但這樣就算是基督徒?呵呵。

在那場線上直播裡面,也同樣有類似的說詞,但也有強調帶領信徒研讀聖經重要性的牧師,可以看到是剛好相反的立場。

當然,牧師或許不會吵,但我會。

我要說,一個非常大的謬誤在於很多人覺得研究神學就等於放棄行動,這種想法真的非常可笑,彷彿學習與行動是兩件互斥的事情,但實際上「實習」、「走動式學習」、「邊做邊學」都已經常識了。透過深度學習內化價值觀,我們可以「自然發出行為」。但「傻傻的直接去做」,你可學到多少神學?就我上面提到的,一堆慈善團體都在「做善事」,請問他們學到什麼神學?對不起,很多邪教組織對外也都有慈善活動喔!

實際上,刻意貶低神學的教會真正惡質的地方在於他們想要做的是壟斷神學。中世紀天主教會壟斷聖經,不准翻譯,為的就是掌握詮釋的權力。若不是印刷術普及,讓大家都能讀聖經,神學的詮釋將被繼續箝制。

現在雖然大家都能讀聖經,但翻譯聖經、解讀聖經依然是門學問,如果不鼓勵研經,結果又一樣,就是教會牧者想要壟斷聖經的詮釋權力,雖然他們宣稱都是聖靈的感動,實際上是被他們誘導思考,因為你一直都「讀錯聖經」,變成只能聽他說的。

如果你「知道」的神學是錯的,那你「信」的就不是真的,你自己不基督徒就算了,你還到處拉人進來這個假教會?

然後現在有牧者跟我說神學雖然重要但不用研究(至少他還承認神學重要,福氣教會可是直接跟你說神學不重要),我聽了真的都要笑死,你們自己神學院都念好玩的,怎麼走鐘成這樣。

raw-image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168會員
710內容數
大家好,我是子藝(momoge),新書歸途2:駱沙利南2024台北書展同步上市喔!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