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跟5%的問題(3)

2023/10/30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教會內外如何融合?這的確是大問題,我們要顧好主內的兄弟姊妹,但也要拯救外面的靈魂。

但是只能選一邊嗎?當然不是這樣,只是你要區分清楚,人能不能得救在乎上帝的旨意,我們的角色不可能辦到所有的事情,也因此我們更要有效利用自己的能力,但你如果努力的方向錯了,那真的是空空徒勞。

我要強調一點,台灣的傳統文化並非基督教文化,但台灣的海洋文化性格又讓台灣吸收非常多文化,這造成兩個特點:


  1. 很多台灣的基督徒,其實腦袋裡的神學價值觀念還是偏向台灣傳統宗教,所以需要大量的神學造就課程才有可能導正。
  2. 台灣的非基督徒,其實很可能已經內化許多基督教文化的價值觀(例如「現代的」自由民主人權概念,其實全是基督教價值觀,用其他宗教價值觀是無法真確理解的),跟基督徒的距離沒各位想像的遙遠。


正因為如此,如果教會在宣教事工上面無法傳遞好的神學態度,一來你找不到願意認真認識上帝的信徒(這些人會覺得教會怎麼這麼糟糕),二來你會把教會裡真正認識上帝的信徒趕走(這些人會覺得教會逐漸墮落)。

有趣的是,長久以來教會一直提出各種振興方案,從國外,尤其是「邪教特別多的韓國」學了很多有的沒的,請問那一次有用?別說有用,實際上是更糟糕,但你說有的教會用了有用?拜託,我一直在強調,新興教派只要不擇手段騙人進來就好,所以可以快速成長,但長老教會可不是,你說若這是包袱,那我真要大笑了,因為這原本就是不同狀態的教會要面對的不同問題,而那些新興手法,我真的敢跟各位預言,只會曇花一現,因為這種宣教方式不是那種可以建構「家庭傳承」的方式,也就是說,就算騙到第一代基督徒,等他們的第二代長大,大概就是這種教會的極限,再來要往下,而且會跌得很快(除非他們想出新花招延長一點時間),你幹麻沒事去學這種煙火技倆。

說個題外話,有趣的人可以自己研究一下,日本有世界上最多的新興宗教,韓國則有最多邪教,這都不是沒有原因的,很多部份值得台灣自己反省檢討,因為這跟當地原始的宗教價值觀有關連。

總之,我們不可能找到一套宣稱可以用於所有情境的策略,因為現在完全是多元的社會。

多元面貌

是這樣的,教會要面對的是會已經跟過去不一樣了,以往教會是地域劃分,小鄉村一個就好,市區的話就分區域,反正大家都是就近聚會,教會與地緣關係有緊密連結,裡面的組成有強烈的區域或家族親屬關係。

但在都市化的現代,除了偏鄉以外,我們可以到達的聚會地點選擇變多了,但也因此區域、血緣的成份降低,更多是職業、學歷、階級或興趣的結合(甚至是教會建築美觀與否、停車方不方便、聚會型態何不合胃口,此外還有很多家長在乎的,就是主日學的運作狀況,甚至愛餐供應有無之類都會是考量)。

這會讓教會組成被簡化(或說純化),因此或許可以找到更多同質性的人,更「合一」,但也更「排外」。

這些狀況都不是能簡單說成好事壞事的,因為性質相近的人的確相處更自在,也更能集中精神處理外展服務而免於內耗,但相反的就是太過均質化反倒會趨於保守(別以為看起來開放熱鬧就不保守,實際上彈性往往很低),而且很容易更加純化(越極端)。

這就是現在教會遇到的問題,長老教會在偏鄉很多據點的直接問題會是少子化、高齡化與人口外流,老實說這不是單靠教會就可以克服的先天障礙,但就算是偏鄉,依然有大量未信主的人可以爭取,這些人需要的是什麼?別忘記鄉村依然保有組成多元的特性,因為主要還是依照地域選擇聚會場所。

都會的問題則完全不同,都會區面對的是新興教會採用議題取向的方式拉人,這種方式的確比較容易迅速成長,但我也提醒過,正常教會組成應該反應社會人口分布,年輕人很多的教會看來很有活力沒錯,但這是不正常教會,而種教會未來要面對的轉型困難會與傳統長老教會不同。

而且長老教會還有內部組成有多少是屬於傳統組成比例的問題,越古老的教會越要注意。今天你開拓新堂或許可以用那些新引年輕人的手段衝一下人數,但老教會可不適合玩這種花招。

而原本聚會組成也是問題,很現實的是教會的確有「有錢」跟「沒錢」的差異,取決於當初建立教會的區域是商業區、工業區、文教區……因此舊會友與新招數之間能不能契合,這可不是隨便丟一句「我有異象,所以接下來我們要……」可以帶過的。

現在有多少牧者來到教會,直接就是想要用自己想做的事情壓過會眾?長老教會可不是個人教會啊!

教會屬性

是的,教會屬性本身也是影響因素,長老教會的教會真正負責人是會眾,是會員合會,不是牧師,走的是民主機制,不是個人教會可以隨牧師意思要怎樣就怎樣。

當然,這同樣是好壞不能直接論斷的狀況,至少大家對於頑固高層(由長老組成的小會)的抱怨我可是不管在哪裡都聽過,要改革的確很難,但一些個人教會牧師獨斷胡搞導致教會出事的不也是聽到爛(很多還直接涉及犯罪勒),比起來長老教會的保險機制健全多了。

如果你是長老教會的牧師,那就該對這套機制有更深的體認,因為長老教會機制基本上就是台灣人最早接觸的民主體制,培養好幾代的台灣人,最好是你說要壓過去就壓過去的,因為這幾年我已經聽過太多牧師宣稱自己領受異像,然後就想要整個翻過去的。

我只想說,我怎麼領受到的跟你不一樣勒?那你還要來硬的嗎?

也因此,有些牧者開始學一些異端教派說要高舉牧者,其實就是想要對抗整個機制,想要偶像化阿!

倒不是說尊榮牧者不好,其實大家都很尊重牧師,但我也想請問一下,大家覺得被偶像化是好是嗎?你要尊榮到哪種程度?不可質疑嗎?你確定你要變成這樣?

或者說,你覺得長老教會能接受這樣的型態?台灣民主運動基本上長老教會都是火車頭,所以你覺得長老教會的信徒喜歡當那種順民嗎?都不會思考嗎?

當然,這跟神學教育有關,偏差的模式當然就是想要壟斷詮釋權的作法,這正是異端甚至邪教的判別方式之一阿!

神學院

說到神學院……話說在前頭,我自己其實很想去念,只是不是當傳道人,而是聖經研究,但我也聽過無數的人把教會問題推到神學院頭上……

老實說我不清楚狀況,畢竟我沒在裡面唸過書,所以不能判斷到底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但真的聽過太多人有意見,只能說,或許該思考一下是否真有什麼問題,只是這部份我真的不清楚,就不隨便發表意見了。

但不管管怎麼說,神學院都是教會組織的起點,一定要顧好,至於那種覺得不需要神學院的奇怪教派,那種准邪教大家還是離遠一點。

我還是再強調一點,耶穌的時代,追隨他的那些人全是猶太人。當時的猶太人,那怕是乞丐,總之一定有受過嚴格的神學訓練,因為以色列就是這樣生存的,所以如果誤把耶穌教導的對象當成一張白紙,那你誤會可大著,何況台灣的文化背景完全不是基督教文化,需要導正的觀念可多著,因此神學教育絕對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若誤以為耶穌只是找幾個不識字漁夫當門徒視為台灣可以比照辦理,那你絕對會搞砸,因為耶穌的門徒可是出生在猶太教環境裡面的人。

我們可以簡單的看見新約聖經裡有關猶太人與外邦人價值觀的衝突,別以為那些只是單純的陳述,我們該思考的是我們的處境跟當時有哪些異同,這樣才知道我們可以如何因應。

而可以保證的是,「重塑價值觀」絕對是神學教育的重點,這也是第二代第三代長老教會基督徒與「外面的人」一個很明顯的不同之處,如果我們要把台灣剩下未信主的人拉進來教會,你第一個就是要思考這兩邊如何共存,而不是在神學上退讓,因為那就叫做「異教化」。

非結論

寫一堆,其實也只是抒發己見而已,其實有很多人都在為上帝國努力奮鬥當中,只是有些時候好像變成互相拉扯,我要表白一點,我自己是在靈恩派活動當中「理解我早就會說方言」,而我家兩個小鬼也是在參加幸福小組之後受洗的(但表示是被盧到很煩才受洗)。因為萬事互相效力,雖然我對這些活動有許多批評,但也完全不反對「腦袋清楚」的人去接觸,因為那些東西雖然的確問題很多,卻不是完全沒道理,很多地方也的確反應傳統教會忽略的地方(只是不該用錯誤的方法處理),如果你能有邏輯的去整理,其實是能學到東西的。

但不要被牽著鼻子走阿!

對了,補充一下,別看見我說要用理性邏輯面對就抓狂鬼叫你們有聖靈的感動,很抱歉,要不是聖靈感動,我也不會寫這些文章,OK!而且我還有邏輯。

raw-image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168會員
710內容數
大家好,我是子藝(momoge),新書歸途2:駱沙利南2024台北書展同步上市喔!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