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命若琴弦〉:欠一座最佳人生腳本的小說

2024/02/12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raw-image


好的文學作品,不只與生活同軌,引起共鳴,更高階的是讀者看完後陷入深深的沉思,豐富對生命的理解,〈命若琴弦〉就是這般存在。

一、故事開始

一個老瞎子帶著小瞎子翻山越嶺,以說書為生,他心心念念的就是彈斷一千根琴弦,小瞎子不明白師父的心聲,就這樣師徒二人來到了小山村……


二、追跡:象徵法

「象徵」是常見的文學寫作手法,象徵指的是將抽象的觀念、情感與看不見的事物等,都不直接指明,另外透過某種意象(通常是具體事物),間接陳述想表達的內容,**史鐵生厲害的地方在於,全篇小說都囊括在象徵中,到底他想表達甚麼呢?一起來拆解看看吧。


  1. 盲,是命運的安排
咱這命就在這幾根琴絃上,我師父當年就這麼跟我說。

老瞎子語重心長地重申,這是他記掛一輩子的事。

眼盲,對他是極大的限制,連生活都成困難,彈琴,先是他的生存之道,再來是對命運的反抗。

師父告訴他,彈斷一千根琴弦後,可以拿到藥引,就有重見光明的機會,幹不幹?當然,他已經受夠眼盲的日子。

我們的命運也如此,未必是身體殘疾,但總有命定之物限制著個人。


  1. 茫,是生命的質疑
他只好再全力去想那張藥方和琴絃:還剩下幾根,還只剩最後幾根了。

老瞎子老嘮叨,小瞎子根本不在意什麼彈琴功夫、什麼藥引,他只想著心上人。

小瞎子很喜歡老瞎子的收音機,那裡有歡快的世界,不像他眼中只有黑暗。

「其實人人都是根據自己的所知猜測著無窮的未知,以自己的感情勾畫出世界。每個人的世界就都 不同。」

對於廣大的世界,小瞎子樂於想像,過來人老瞎子不禁猛搖頭,他正是在同樣的地方摔跤。

看著小瞎子情竇初開,老瞎子的回憶無可避免地湧上,經過大半歲月,他依然孓然一身,依然未擺脫瞎子的身分,他不禁懷疑起當初的選擇。

在人生的旅途中,我們如同老瞎子,多少次自問值不值得,可惜我們總得不到解答。


  1. 忙,是善意的謊言
記住,人的命就像這琴絃,拉緊了才能彈好,彈好了就夠了。

總算老瞎子彈斷一千根弦,他破琴拿出藥引,到鎮上抓藥,結果紙上什麼也沒有。

老瞎子這才認知到自己被耍了,自始自終根本沒有治癒眼盲的可能,失去重見光明的目標,活下去還有什麼意義呢?

「懷戀起過去的日子,才知道以往那些奔奔忙忙興致勃勃的翻山、趕路、彈琴,乃至心焦、憂慮都是多麼歡樂!」

得知真相後的頹廢,反而不如活在虛幻中的幸福,老瞎子明白了師父的意思,人生目的並不存在。

醒悟過後老瞎子做了個重大的決定,他救回了失戀後瀕死的小瞎子,小瞎子痛苦極了,為何他們是瞎子?

老瞎子告訴他,等彈斷一千二百根琴弦,就有可以重見光明,憑著這善意的謊言,小瞎子找回活下去的動力。

「永遠扯緊歡跳的琴絃,不必去看那張無字的白紙……」

這個道理師父交給老瞎子,老瞎子再傳承給小瞎子,還有所有在生命中前行的我們。


三、揭示:「命若琴弦」的生命觀

老瞎子的生命歷程正是我們所有人的生命圖像,背負著命運降生,努力的追求,在生命的某個時刻,才發現原來人生的重點不是目標而是過程,過程的樣貌決定了生命的姿態。

這句話聽來老生常談,但我們真的明白了「享受過程」的意義嗎?

還有比自吹有遠見卓識的人更白癡?為了改善生活,他們煞費苦心,用生命安排生命,把目標設定在遙遠的未來。但是拖延就是對生命最大的浪費:它奪走了到來的每一天,寄望未來,而放棄現在。 ──羅馬哲學家 塞內卡
  • 塞內卡《論生之短暫》相關連結~

多數人好像陷入一個盲點,以為人生是解鎖型的,只要解鎖一個個目標,想要的成功就會到來,因此注重目標的設定與結果,然而完全不是如此。

電影《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有一幕,蘇格拉底帶著男主角登山,爬著爬著男主角不耐煩了問:「到底是要看些什麼?」蘇格拉底隨便說:「你腳邊的那顆石頭。」男主角生氣了,覺得沒有意義,但男主角後來終於發現,他心念著目標,忽略了爬山的一路是很愉快的。


將目標放在未來的人,失去當下的感受,這段經驗彷若少了一層滋味,記憶很奇怪,一段旅程我們往往記得其中的情緒,如快樂與憂傷,卻記不起行程的細節,連人生經歷也是。

因此為什麼要活在當下?就是為了製造回憶,供未來的自己回味。

為了讓回憶鮮明,無論是照片、文字、圖像,紀錄的當下,關於周圍人的笑語與表情、關於食物的酸甜苦辣、關於天空那片暖色的晚霞,都不應該錯過,這些正是人間好風景。


四、結局

〈命若琴弦〉最感人的是老瞎子最後的決定,他把師父的謊言交給小瞎子,沒有拆穿人生的真相:人生的重點是過程。

他給了小瞎子活下去的力量,如同把琴弦拴緊那般,這才是目標的使用所在。

接下來可預期的,是這一老一少,在彈琴賣藝的過程中,彼此照料與依賴,建立真摯的情誼,而這正是人間的美好。

如同這對師徒,在拚搏命運的過程中,找到屬於自己人生的快樂,這樣的故事在四處上演,故事結尾就是這麼說的:

「現在讓我們回到開始:莽莽蒼蒼的群山之中走著兩個瞎子,一老一少,一前一後,兩頂發了黑的草帽起伏躦動,匆匆忙忙,像是隨著一條不安靜的河水在漂流。無所謂從哪兒來、到哪兒去,也無所謂誰是誰……」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情之所鍾,在於吾輩」,「情」帶給我們各種折磨、迷惘。我們一起從不同故事,在主角身上看見問題,帶回自身,使用心理學解決問題,療癒心靈。 #文本分析 #閱讀心得 #影評 #實用心理學 #敘事治療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