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學院畢業典禮紀錄-学位授与式(博士)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2024年3月底我回到了東北大學參加畢業典禮,畢業典禮這天的仙台,早上下大雨,下午下大雪,以畢業的季節而言,這是非常稀奇的事情。不過中文有句話叫做「遇水則發」,雖然又是雨又是雪,但我想這也是一種畢業的好兆頭吧。雖然下雨下雪真的很冷就是了。

畢業典禮的名詞也是有講究的

雖然中文叫做畢業典禮,但是在日本,大學畢業並不是用「卒業式」這個詞,而是「学位授与式」,因為畢業相對於能獲得學士學位、碩士學位或是博士學位。而畢業生的部分,大學畢業生叫做「卒業生」,而大學院的畢業生叫做「修了生」,概念上是因為修完了「博士前期(修士)」或是「博士後期(博士)」課程。

所以,儀式的安排也是把大學部和大學院(研究所)分開辦理。校級的典禮先舉辦大學院生的式典。

raw-image

莊重的校級畢業典禮

由於我跟一般其他同學的畢業時間不一樣,所以我雖然已經畢業了,但是如果有個儀式感,就統一被算到2024年3月26日的這場畢業典禮。我們學校的畢業典禮不是辦在學校裡面,而是在外面找了一個大型的類似小巨蛋感覺的地方,進行這場盛大的活動。

畢業典禮的地點位於仙台XEBIO競技場,出席者皆穿著西裝,也有不少女學生穿著和服,通常都是帶有「袴(はかま)」的樣式。不過整體而言,不知道是日本念研究所的女生少,還是念研究所的人比較不想大費周章,我感覺穿著和服的人偏少,我自己也沒有租和服參與。

典禮資訊連結

典禮的流程大概就是有合唱團唱校友歌,総長(校長)致詞,學位授予,優秀學生受獎等等,聽著合唱團唱著歌的時候,也有點被當時的氛圍感動到。聽到「仙台はふるさとに なって行く」的時候,有點想哭,尤其是我已經回了台灣之後再重新來到仙台參加畢業典禮,到了仙台,看到「仙台駅」的時候,有一種安心感,又來到了熟悉的地方,好像又可以從這個車站出發到很多地方的感覺。

畢業典禮特設網站:https://www.tohoku.ac.jp/japanese/graduation/2024/

滿滿實感的研究科学位授与式

參加完校級的畢業典禮之後,接著就是出發上青葉山的「情報科学研究科(資訊科學研究科)」去參加学位授与式。但是到了下午,氣溫降低,早上下著大雨到了下午變成了大雪。只有穿著西裝和羽絨服難免感到有點冷,不過畢業的心情還是很有熱度,這點冷也就輕易能夠克服。

以3月下旬的這個時間點,下這樣的雪還蠻珍しい的

以3月下旬的這個時間點,下這樣的雪還蠻珍しい的

研究科的学位授与式也和校級的有著差不多的流程。我們研究科安排了一間最大間而漂亮的大教室,讓我們大家在那間教室進行学位授与。

總共有一百多位的碩士生畢業,22位博士生,其中女生只有7位,7位女生博士畢業生裡面,有6位是外國人。看到了統計數字之後,跟我之前沒有看過統計的觀察差不多。我幾乎沒有在大學裡面遇到和我一樣念博士的女生日本同學,如果知道對方念工科博士,又是女生,即使不看對方姓名,十有八九都可以直接跟她講中文。


学位授与式的重頭戲,就是頒發「学位記」這張很帥的文件。這份文件其實並不算是中文的「畢業證書」,研究科之前有發信說明,這份文件比較像是給各位修了生們的一種「紀念品」。如果要對應於中文的「畢業證書」,日文叫做「修了証明書」。

学位記

学位記

研究科的学位授与式也包含研究科長致詞,優秀學生受獎等等。而学位記則是一個個點名到台前,從各個專攻長(我們情報科學共有四個專攻)手裡接下。

拿到学位記之後,我心裡真的覺得這實在太帥了。看到這麼帥的一張学位記,就覺得這幾年努力的把博士學位完成,真的一切都值得了。就算外面下大雨大雪,從台灣飛來也非常值得。

最後,與指導教授的最後合影與学位授与

參加完研究科的学位授与式之後,又再回到了lab,準備和實驗室的大家再次進行合影,而指導教授也在lab等著我們大家。

教授雖然要忙著開會,但他說他很想要進行学位授与,我們在實驗室旁邊借了一間會議室來進行小型的学位授与。而因為是指導教授,我們老師還一個個的把学位記上面的文字都念過一遍。從指導教授手中接過的時候,又是另外一個成就達成的踏實感。

我感覺我這幾年投入在日本、在研究、在博士班、在仙台的一切血淚、汗水、歡笑等等,全部都濃縮在那個當下的一刻,然後凝成一張学位記,作為最後的收束。

raw-image


而我們教授依慣例都會寫一張滿滿都是字的紙來總結我們研究這幾年的成果以及評語。

在滿滿的總結中,老師下了一個四字語標題:「力戦奮闘(りきせんふんとう)」。

撐過COVID-19,努力的做新的實驗設計、找新的方法,學新的東西,然後實際在日本也不停地投入研究,進行資料分析。我也是提醒自己一定要努力的奮鬥,好不容易到日本了,沒有做得很好,至少也要做得沒有後悔。



有了拿到學位的實感,今後繼續努力下去

這趟參加学位授与式的旅程雖然很短暫,參加完学位授与式的當天晚上,我就到仙台機場去搭飛機回台灣了,但是,一整天下來,過得很充實也很滿足。

学位授与式整體給人的感覺就是很簡潔,目的也很清楚,在莊重的儀式中,我們被授予學位,然後期待著未來能帶著這份成就,繼續勇往直前。

青葉山一景

青葉山一景

出發到仙台機場時,雪依然還是在下著,沒有帶傘的我就這樣拖著行李箱闖入雪中,從飯店徒步到仙台車站。

但是,儘管仙台不比最熟悉的台灣還熟悉,但仙台確實也已經成為了另一個家的感覺的地方。即使下著雪,也覺得這是種可預期的冷,街道是熟悉的,也就不害怕被這風雪給打敗。

闖過了這一切之後,接下來還有很多值得挑戰的事物,今後也會繼續帶著在仙台學到的各方各面,繼續努力奮鬥下去。



後記

參加学位授与式的前一天,我又回到了跆拳道館練習跆拳道。道館的朋友們說,「雖然ワンちゃん很久沒見了,但ワンちゃん在,卻又好像回到了跟平常一樣的練習。」

很感謝道館的大家也把我當成一份子,也很高興自己功夫一直都在(現在在台灣也仍然繼續有在練),回去隨時能馬上「以武會友」。後來見到了道館的教練,剛好教練五月有行程要來台灣。晚上和道館的朋友一起吃了宵夜(非常好吃的居酒屋)。

想到我們最後在道館拍了一張經典的One Piece舉手照,我感覺,我會再回來這裡的。

高中時候夢想成為一位「文人」,至今依舊。雜食性熱愛學習,念過中文系、心理所、資訊所。古有六藝:禮樂射御書數。願以文字為核心,建立我的六藝。這是我的沙龍,包含文學、心理學、AI、資訊工程,還有很多雜七雜八。透過書寫,我想要持續成長,讓今天的自己比昨天更好,散發正能量。E-mail: [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