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移工的宿命?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按照慣例,我習慣下班回到家後邊看新聞邊吃晚餐。今日電視台播到一則員警於追捕白牌移工過程中疑似發生執法過當的新聞,警方宣稱密錄器只錄到追捕過程,沒有踹人畫面,但該畫面卻碰巧被對街的民眾錄下。

*註:白牌移工即逃逸移工的代名詞。


根據民眾提供的影片顯示,一名員警已先行逮捕該名移工,移工束手就擒並蹲伏於地面,但另一名員警到場後卻對移工施以多次猛烈踢踹。由於影片未提供員警踹人前的紀錄,因此我無法得知整個追捕過程的詳細經過。或許員警在追捕過程中遭受攻擊,而踹人行為僅是其事後反擊。但單就結果論來說,既然移工已經服從就範,當下並沒有任何需要制伏或自衛的情節,員警似乎不需要補上那幾腳。


事實上,我很少與他人討論時事政治新聞,也不對任何我不在場的事件做出評論或譴責,我認為新聞報導通常只會呈現部分事實,而每一個你以為的真相背後都可能藏了意想不到的故事。我不希望一昧的譴責讓我自己在無意間成了輿論加害者,但針對單一新聞就事論事的話,還是希望員警能給予移工更多尊重,畢竟移工的逃跑大都是建立在過去很多的委屈、壓力跟無奈之下,而這些過去都需要被層層剝開後才會明白。


這則新聞更讓我想起了2017年一名白牌移工遭年輕員警連開9槍後又因延誤送醫而喪命一事。手無吋鐵的移工遭員警開槍後仍被認為具有攻擊性,以致醫護與現場的其他人始終保持著一定距離而延誤了就醫時間。我不認為台灣人會是見死不救的族群,但長年被台灣社會妖魔化的移工問題,無形中塑造了本地居民與外籍移工的階級對立,並心生莫名的恐懼。然而,追溯源頭卻是仲介或雇主對移工的剝削與控制導致了白牌移工數量的增加,而這些白牌移工為了躲避被遣返只能藏匿在各種隱密之處,再到處打黑工賺錢。


也許是經歷過太多移工的犧牲。近幾年,移工的人權與權益問題漸漸被看見。其實,移工們來到台灣都是為了賺錢養家糊口,他們適時的補足了台灣社會所需的大量低薪勞動力,不單只是肩負起工地建設、居家看護及出海捕魚等民生必需工作,更在台灣經濟發展中佔據了很重要的地位。


移工們就是一群與你我共同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努力生活的人,遭受歧視本不該是他們的宿命,那些曾被貼上的標籤都需要被撕掉。也許如我這樣的一般人並沒有真的為移工們的權利發過聲,但至少我們可以親切的對待他們如隔壁鄰居一般,發自內心的給予基本的尊重跟溫暖。


新聞參考資料:

https://youtu.be/MGEVzO9B3Mc?feature=shared

https://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912310101.aspx



你好!我是三土。謝謝你看到最後...

  • 若你對我的文章感興趣,歡迎追蹤我,我會持續分享我的生活小經驗。
  • 若你喜歡我的文章,歡迎送我愛心,你的支持是我持續寫作的動力。
  • 對攝影有興趣的人歡迎追蹤我的IG,沒興趣的人也可以來隨意逛逛。



104會員
47內容數
<<歡迎來到我的書寫空間>>🙂🙂🙂 雖然我不知道我還會寫多久,但我很開心你的發現,也很感謝每個曾經停下腳步閱讀我的文章的格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