釀影癡限定|《范保德》與他們口中的爺爺

2018/09/05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編按:本文為《釀電影》付費讀者限定文章,欲閱讀全文,以及看更多專為影癡而生的好內容, 一起來加入支持釀電影的行列吧!
看《范保德》裡面的范保德,我直覺想起的是我爺爺。照理說我是不太能想起我的爺爺的,因為他在我三歲時就過世了。所以,我想起的,是爸爸口中的爺爺。
跟劇中的范保德一樣,爺爺年輕時是時髦的。聽我爸說,爺爺總梳著海派油頭,皮鞋西裝的面料剪裁都是頂好的。他抽菸,喝酒,蒐集派克鋼筆。家裡的五斗櫃旁,常年掛著爺爺的簫。我爸在擦拭那把簫的時候,總這麼跟我說:「妳爺爺常一個人坐在床沿,吹古調。」
爺爺在上海時曾學做旗袍,1949 年過來台灣後,人卻在報社工作。爸爸常說,老報人的視野和理想、知識水準與文字能力,爺爺都有。我爸不常說的,是爺爺在報社裡幹的,其實是鉛字排版的活。
爺爺當年的潮,後來的復古,相對他所處的時代和環境,都顯得稍微有點「超過」。一如他在事業上的理想與現實的落差,回不去或到不了的鄉愁,共同構成了他和范保德,那個坐困小鎮做水電工的發明家,氣味和質地的相似性。
如果說范保德案頭上皮箱裡的書,像我爺爺的那支簫,劇中那口天井,便是爺爺的床沿。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2344 字、0 則留言,僅發佈於釀電影:專為影癡而生的媒體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4.6K會員
1.7K內容數
我們知道影癡如你,要的不只是「N分鐘看完一部電影」。《釀電影》有最精心慢釀的深度電影專題,一解你挑剔的味蕾。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