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校》–我不會忘記,自由是如此得來不易(全文公開)
柳繪雨
柳繪雨

《返校》–我不會忘記,自由是如此得來不易(全文公開)

2019-11-19|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在什麼情況下,你會決定成為告密者?
為了自己的愛情?
為了擺脫受虐?
為了正義感?
為了愛國心?
為了認同?
50多年前的人們,應該難以想像謾罵總統也不會被處死;一如50多年後的我們,難以想像不就是看幾本書而已,為什麼會就此喪命?
《返校》以白國鋒教官(朱宏章 飾演)檢查書包作開場,從「課外書」比「布袋戲偶」危險性高就可窺見白色恐怖戒嚴時期,閱讀禁書形同在玩命,而電影中出現的禁書,無非是印度詩人泰戈爾的《漂鳥集》、俄國作家屠格涅夫的《父與子》、以及廚川白村的文學論集《苦悶的象徵》。
「埋在地下的樹根/使樹枝產生果實/卻並不要求什麼報酬」
「樹葉有愛時/便化成花朵/花朵敬拜/結出果實」
這兩首在「讀書會」由殷翠涵老師(蔡思韵 飾演)帶著學生朗誦的詩,皆出自印度詩豪泰戈爾的《漂鳥集》,被禁只因泰戈爾倡議印度獨立運動、支持民族解放。
翠華中學內的幾位師生秘密組成的「讀書會」,因為高三學姊方芮欣(王淨 飾演,入圍最佳女主角)誤會殷老師與跟她師生戀的張明暉老師(傅孟柏 飾演)關係不尋常,本著單純只是要拆散他們的心,利用對自己有好感的高二學弟魏仲廷(曾敬驊 飾演,入圍最佳新演員)出借禁書給她再轉而向白教官告密,讓讀書會被查封,卻不料最後演變成張老師與所有人的生命被國家暴力剝奪。
方芮欣的母親(張本渝 飾演)因為承受不了擔任憲兵上校的丈夫(夏靖庭 飾演)家暴,於是將她發現先生接受賄賂的帳本向軍方告密。
身陷囹圄的父親、天人永隔的愛人,親情與愛情接連的打擊,方芮欣背負著愧疚與絕望,選擇在學校禮堂舞臺上自縊身亡,以死謝罪。
以叛亂罪被槍決前,張明暉告訴魏仲廷:「總得有人活下去,記得這一切有多得來不易。
多年後因解嚴而赦免出獄的魏仲廷到了張老師的墳上祭拜後「返校」,將張老師的絕筆信與白鹿項鍊定情物交給了方芮欣的靈魂。
小鹿予水仙
今生無緣
來世再見
致自由
「人不是應該生而自由的嗎?」電影中,參加讀書會的學生茫然問著。
《返校》導演徐漢強(入圍最佳新導演):「我們習以為常的生活,都不是憑空出現的。」
自由如空氣,每日理所當然的呼吸,並不覺何處有異,總要到空汙的時候才感受得到新鮮空氣的重要性。
「把所有的痛苦都留在過去,就這麼忘了不好嗎?」白教官的畫外音迴盪在方芮欣耳邊。
1984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戴斯蒙.屠圖(Desmond Tutu)曾說:「我們任何人都無權說『讓過去的事過去吧』,然後揮手間一切就真的過去了。除非我們能徹底地解決一切,堅定地直視它的核心。
《返校》改編自2017年同名電玩遊戲(徐漢強、傅凱羚、簡士耕入圍最佳改編劇本),電影成功以驚悚氛圍和魔幻寫實的手法讓觀眾體會與感受到長達40多年的白色恐怖戒嚴時期帶來的心理壓迫與恐懼感是多麼深沉。
電影藉由方芮欣的鬼魂敘事,從起初分不清自己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到最後決定與因她而亡的師生們共赴黃泉,一句「我不會忘記的」宛如遺言亦正式回應了象徵威權體制的白教官。
片尾曲〈光明之日〉(盧律銘、雷光夏入圍最佳原創電影歌曲)找來雷光夏創作意義非凡,因為雷光夏的外公李漢湖也是白色恐怖受難者,1951年,因組織讀書會被國民政府以「共黨外圍組織」罪名逮捕刑求槍決,當時在馬場町殉難,得年37歲,連母親也沒見過自己的親爸爸。
《返校》不是驚悚片,是還在上演的真實人生;《返校》不是過去式,是你我不該忘記的歷史。
你殺得了千千萬萬的人民,卻殺不死人民渴求自由的心。
我不會忘記、我們怎麼可以忘記,那是一條條的生命換給我們的自由呼吸。
那些來不及看見自由的亡靈啊,請護佑香港的人民,讓他們盡快看到–光明之日。
從第51屆金馬獎開始,連續第6年參加的第56屆「金馬獎觀眾票選最佳影片」評審,未入選…
我想是因為主辦單位希望把機會讓給不曾參加過的觀眾,but...
2016年,未入選→照樣衝臺南候補;
2018年,未入選→照樣衝新竹候補;
2019年,未入選→照樣衝臺中候補。

所以,金馬影展是不是別再折騰我這個小影癡了呢?反正我橫豎都是非參與不可的精神啊!
臺中、臺南、新竹場都去過,唯獨自己的家鄉高雄和之前總是辦在週間的臺北還未體驗到。

前兩年在報名時給的建議都是「希望臺北場能改在週末」,今年如願了,可惜時間在早上10點,中間簡直沒有太多可用午餐的時間,今年只好建議「希望臺北場能跟其他場地一樣辦在下午」。

今年是第一次毫無懸念的無痛投票,這其實不是好現象。
代表這五部在我心中有較大的懸殊,前面參與的五屆都讓我思考良久才投票,今年很快就選出,尤其在中國退出的這一屆出現這樣的狀況,值得一思。
但也有可能是隨著參與的次數增加,累積了專業與眼界(?)所以變得精準。
至少在去年投下的票終於跟真正的評審看法一致了~

金馬56 │ 最佳劇情長片
入圍的還有:

喜歡這篇文章嗎?給柳繪雨“愛的鼓勵”吧!
  1. 按❤️。(以精神支持我繼續創作)
  2. 在下方拍手圖案👏給我五次鼓勵。(我將得到 Likecoin 的回饋)
    回饋由 Likecoin 基金會出資,你只要註冊/登入帳號(FB、google帳號都可以註冊),按五次左鍵,可以贊助我的文章且完全不會花到錢!
“付費贊助”柳繪雨,讓我朝「以寫為生」的路邁進
我有五個專題
給電影人的情書
給音樂人的情歌
給戲劇人的情話
給文字人的情詩
給旅行人的情夢
1. 如果你也是藝文同好,歡迎追蹤我噢。
2. 或在文章中留言,與我互動。
3. 分享文章,為我建立起文友的橋樑吧:)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柳繪雨
柳繪雨
受臺灣新浪潮電影啟蒙,曾在電影圈門口徘徊,最後走入充滿音符的廣播界。 不擅舌粲蓮花,希冀妙筆生花,欲將迷戀的影像、音樂、風景幻化為另一依戀的文字,長成一片倉頡森林,與你結一段塵緣。 願如: 柳樹般彎而不折,順風生姿。 繪畫般素而不虛,栩栩如生。 雨季般緩而不急,滋潤大地。
本文發佈於
人間不過是你無形的夢,偶然留下的夢,塵世夢。 以身外身,做銀亮色的夢;以身外身,做夢中夢。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