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真愛——我是買衣故我存在粉|一名買衣服買到VIP粉絲的自白

2020/05/11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圖/Ciao

妝點自己,並非膚淺之事

我阿嬤有句名言,每當我即將衝動購物時,阿嬤的話總會使我充滿勇氣——阿嬤說:看到好看的衣服/鞋子/皮包/飾品,就要立刻買下來,和好男人一樣,誰也不知道轉過身後還會不會遇到。
「和好男人一樣」是我加上的,阿嬤沒有說,不過所謂一見鍾情,用在任何令人怦然心動的人事物上,應該都說得過去吧。我相信阿嬤的話,畢竟打開她的衣櫃,四十年前在百貨公司訂作的羊毛大衣,我現在穿來也絲毫不過氣。
有一種說法,看著某人的裝束演進,可以知道他花了多少「學費」在學習打扮上,造就了現在的模樣。畢竟絕大多數人自小是穿著制服,便服由媽媽打理,關於自己適合穿什麼、怎麼穿、在哪裡穿,媽媽說的算,濛濛糊糊就這樣長大了。
又有一說法是,一個人所需要的衣櫃寬度,會穿的、喜歡穿的、穿起來喜歡自己的,只有張開雙手手臂那麼大而已(剩下都是午夜夢迴想問自己為什麼買了這些布料的悔恨交織)。學習以愛妝扮自己,我學得遲,是這幾年才有的覺醒意識。明白自己穿有腰身的洋裝是美的,捨棄掉森林系的寬鬆;以前愛穿迷你裙與熱褲,現在發覺露出小腿的弧度才是此年歲該有的若隱性感;喜歡自己穿深藍墨綠色系的沉穩知性,所以不必去強迫自己著束在粉色的嬌嫩;從前鞋子壞了即丟,如今拉高預算,真皮打磨貼合腳形,愈穿愈走出自己的路;突然迷戀上了典雅皮包與絲巾,雖然價高,但我說服自己,不跟隨流行走的單品款式和較佳的品質,向阿嬤的衣櫥看齊。或混搭或模仿,或刪去或點綴,逐漸找到一種歸屬與提升。原來這是我,原來妝點自己,並非膚淺之事。
不過找到適合自己的衣服,是一條非常漫長的路。如果有幸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衣服,聽阿嬤的話,買下它吧買下它,因為愛是一閃即逝的體驗。一閃即逝的愛,其中有一種可以發展出長久關係,進而成為粉絲,進貢薪水,把錢變成自己喜歡的衣服。

這件洋裝寫著我的名字

關注赤峰街上的小店已有一段時間,拜社群網站的大數據分析所賜,他們的貼文經常出現在我的頁面上,洗版洗腦日子一久,當我需要尋覓婚宴的衣著時,便決心趁機前往赤峰小店看看,久聞那些親自挑選的布料,手工縫製的線條,以及經營者三姊妹所共同打造的復古洗練風格。店裡主打絕大多數的商品都是自行開發設計,從選布、自印布料,到打版、委託裁縫,少量少量地製作與販售。從帽子到鞋子,從洋裝到寬褲裙,從方絲巾到真皮小包與銀飾,無所不賣,在快時尚當道的現在,自擁獨特氣質,甚至養了一群粉絲,一上架旋即售完,搶圓裙堪比小巨蛋門票。
大約是兩年前的秋末冬初,我終於鼓起勇氣推開赤峰小店的木門,室內是深淺木頭交織的地板,溫暖且迷惑人的黃燈光,幾方復古畫框錯落放在矮櫃與高台,粗跟方頭跟鞋一字排開,冬季時秋的洋裝衣裳掛在衣桿上,我難掩激動神色,聽到怦然心動的前奏。此行目的,要找一件美麗的洋裝,參加有前男友出席的朋友婚宴(對,我就是這麼無聊!)。闊別多年,我早已不是青春年少的模樣,不過近三十讓我美麗正盛,一定要有一件看似不搶眼卻無法讓人忘懷的裝扮。
店員推薦我試穿一件甫上架的開襟洋裝,這種類型的洋裝我並未試過,沒有拉鍊或釦子,開襟洋裝V領敞開,露出恰到好處的鎖骨,以左右兩條衣繩像浴衣般穿繞於身,形成好看的輪廓。從試衣間走出,我被鏡子中的自己嚇壞了,從未想過布料、剪裁、顏色可以襯托如此。一種說法是,這件洋裝寫著我的名字,另外一種說法比較親切,我想起阿嬤的話,買下它,買下它,愛上自己是多難得且一閃即逝的體驗。

集點是追逐圓滿的行為

那次我雖只買回那件洋裝,但卻被赤峰小店下蠱一般,不停回頭。大數據比枕邊人更懂我的心,赤峰小店在社群上的貼文更頻繁地出現,我更常點開購物網站,思索要拉攏哪一件單品加入我的衣櫃。看似有距離感的店員,其間介紹非常多小店裡的商品,不強迫不推銷,給予誠實的建議,她們推薦我加入社群裡的私密社團,並告訴我只要在上面分享自己穿搭該品牌的照片,即可獲得購物金,次月消費即可折現。
我立刻加入了。潘朵拉的盒子打開,裡面是一個又一個的我,三千多位社團之友,同我一樣著迷於赤峰小店打造的衣著與品味,粉絲追衣,盲目且自帶濾鏡。
來稍微簡介一下赤峰小店的會員制度。單次消費或累次滿額,直接晉升VIP,往後消費九折,生日月分不限次數花錢買開心都是八折;單次滿額禮的門檻與贈品每檔都不一樣,但絕大多數都是額外再設計的自家產品,好看好用,而且只送不賣,有錢還買不到,就是這樣搔撓人心。
滿額禮,會員制,社群社團分享,購物金回饋。拳拳到肉,根本邪教。
於是我一發不可收拾地成為VIP,集過兩次滿額禮,並且在隔年的生日月分中,充分行使自己八折的權利(這麼一寫來,我老公立刻就知道我花在此店的金額有多可觀了,我可是冒著生命危險寫出這篇文章的)。
集點是追逐成就感與圓滿的行為,更何況有一群人與自己同行,尚可減輕我並非買最多的人之催眠。
要命的社團裡天天有人輪番分享穿搭,我上傳過幾張照片,素來沒有記錄穿衣的習慣,但群聚效益下的讚美是會上癮的(何況還可以換購物金來日再買!)。一些朋友經我推坑,也中了赤峰小店的咒語,雖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買衣買到VIP。另些團友,雖然日常生活中並非相熟之人,但身為喜愛同個品牌的粉絲,除了穿搭照片,也在貼文中偷渡心情,工作如何,小孩關係如何,老公或另一半如何,買衣兼抒發情緒,眾人分給讚美或安慰,私密社團門關起來,人人都是這小天地的VIP。

我是自己的粉絲

社團粉絲之眾多,黏著度之高,我們甚至可以在真實世界裡,按著滿額禮的袋子或小店獨特的花布與版型相認結識。
某次我因公到台南出差,多留一天遊玩,在投宿的背包客棧隔壁床上,見到熟悉的洋裝與水桶包,我與對方搭訕,因而認證彼此是小店之友;還有一次在工作場合,她認出我肩上的背包,我指著她脖子上的銀飾,小店獨一的商品讓我們破冰相識。還有無數個街景,見到亮眼的洋裝或皮鞋向我走來,擦肩而過之時(知道彼此都在小店撒過大把銀子),像是隱而不宣的,專屬於彼此的密語,也像是萬人高舉螢光棒揮舞節拍、齊聲唱安可曲的演唱會,舞台上是小店的聚光燈人形模特兒,而我們有能力也有慾望地帶一套裝束回家。
兩年多來,我陸續在赤峰小店買過多件洋裝、裙子、皮靴或絲巾,衝動購物有時(畢竟裁縫數量有限,多一秒思考旋即售罄),仔細思考並決定下單時更多,被赤峰小店「圈粉」毫不意外,但阿嬤的名言以及衣櫃的大小是絕佳的量尺,而赤峰小店成為我打造自己形廓的一種標竿。
初次購買的那件深藍開襟洋裝陸續陪我走過許多的場合,換一次配件首飾,就多一分多樣組合。我雖已不若往昔的狂喜,動不動就買到滿額禮,但前往赤峰街小店成為某種儀式,推開木門,彷若時光為我鼓舞,要美的,要怦然心動的,要愛的,要懂得自己的身體形貌的,再予以托襯,我是自己的粉絲,也是自己的VIP。才明白所謂挑選衣物鞋帽,竟是挑選自己的語言,說出口的話語,穿上身的衣服。阿嬤曾說,喜歡的衣服要趕緊買下,我終於懂得,那是因為時間雖會流逝,但美麗的耐看的珍重的物件,可讓時光的美,多多停留一下。

|原作刊於《聯合晚報》副刊|2020年4月11日https://udn.com/news/story/12661/4480032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施彥如
施彥如
54追蹤者
26內容數
施彥如,台北人,編輯是職業也是身分,大多逼人家寫作,偶爾自己寫,散文作品零星在報章雜誌,未成氣候。擁有明確表態的固定讀者三位:爸爸、媽媽和老公。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