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的問題,有這麼容易解決就好了

昨天機構送來一個新的住民,很年輕,29~31歲左右。
同事和我和他與家屬初步談話,直嚷嚷不想吃藥,用我們的專業術語來說「藥物服從性很低」。我們機構的方針,如果狀況正常穩定,也不會勉強非服藥不可,也答應會和他醫師溝通逐步減藥,但現階段剛進來,還是希望正常服藥一段期間再慢慢減少。
但他就嚷嚷「我不要吃藥、我不要吃藥,因為......(以下略過五百字)」
說好說歹,至少當天的藥吞下去了,但他又說「明天開始就不要吃藥了」再說吧,明天的事只能交給明天。
我是沒有拿這幾天吵的激烈的嘉義刺警案嚇他:「你現在不吃藥,要是哪天出去惹了什麼事,人家就拿你不吃藥說你犯罪有『自由意志』,是自己要犯法的,把你抓去關起來!」但是很可能講了他也不懂。
我一直都相信,通俗娛樂文化產品,主宰了社會對精神病人和疾病本身的看法,大家看多了電影、電視劇裡面,集變態、聰明、殘忍、耐心於一身的犯罪者,但事實上,我所接觸過的精神障礙者,大部份都是這樣糊里糊塗的,就算本身意識沒有被疾病影響,吃藥久了也被副作用搞壞了,加上這些人本來教育程度普遍不高,會知道什麼《刑法》19條的,根本鳳毛麟角。
這幾天在網路上看到很多「段子」,幻想得精神病可以有很多「特權」,殺人放火都沒關係,甚至能橫行社會,老闆不敢惹他還加薪水......等等,我看著我們機構這些,只因為被貼上「精神病人」標籤,就得頻繁在醫院和各類封閉機構來來去去,家庭、事業、人際關係都殘破不堪,能有一片屋頂可終老,已經是萬幸,我真的不知道原來被認定為「精神病」有這麼好!這下都不知道誰有幻想、妄想,誰才是正常人了。
很多人都相信,把這些人都抓光關光殺光,問題就解決了,但是在這個領域工作幾年之後,我也懶得去辯解這群人問題有多複雜,只能這麼回答:要是真的這樣就好了。
希特勒當年真的這樣幹了,而沒幾年政權就毀滅了,我們這個時代的人,理解社會問題的能力,好像還沒有比希特勒時代的人高明到哪裡去,不管是精神病人還是正常人,大概都一樣。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外表社工男,內在有點理工男。因為社工系畢業20年,還是常被問「社工、志工哪裡不一樣?」、「社工有沒有薪水」,決定寫社工議題文章寫到死。目前在社區精神復健機構工作,自己覺得和服務的精障者比,沒有比較正常。粉絲頁 www.facebook.com/lifeIfnothinghadhappened
在精神復健機構工作,天天跟一群社會上認為的「瘋子」相處,總希望社會多認識這些人一點。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