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費限定文章
編輯嚴選
當一百多隻走私貓被安樂死,如何拿捏對待動物的道德界線?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訂閱 vocus Premium ,首月只要 1 元,即可讀遍【來去問哲學家】所有付費全文👉 點此1元暢讀
一百多隻走私貓安樂死,許多人難過,我們通常也不會否認這些貓的處境值得同情。然而除了難過和同情這類情感,我們還有哪些基礎可以用來思考人類該如何對待動物?以下我說明一些容易漏掉的點,這些點加起來,會是一個有明確立場的動物權主張。

「動物保護」不只是特定人的喜好

有些人認為動保完全是喜好使然:你喜歡什麼可愛動物,就認為其他人應該好好對待那些動物,本質上這是在縮減別人的自由來配合你的喜好。我不支持為了特定人的喜好去縮減其他人的自由,正如我們不該為了大中國主義者的喜好去支持國高中必修文言文。
然而我也想指出,保護動物的理由,可以「不只」來自喜歡動物的人的喜好。事實上當我們探問為何要保護人,許多保護動物的候選理由會自動跳出來。例如我們應該保護人,因為增加痛苦不OK,但若你這樣認為,那當痛苦發生在動物身上應該一樣也不OK。
有些人認為就算動物跟人一樣會受苦,也不代表我們有責任像避免人類的痛苦那樣去避免動物的痛苦。這種說法能否成立,端賴我們能否找到能說明人類和動物道德差異的那條線,以哲學語言,這是在問:
人類有道德地位(moral status),那動物有嗎?

動物受道德保護嗎?「痛苦判準」值得參考

包括我在內,曾有許多人嘗試在「人類」和「非人動物」之間畫線,說明後者不受道德保護,不過這些嘗試多半有爭議,舉幾個例子: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2066 字、4 則留言,僅發佈於來去問哲學家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832會員
10內容數
你好,我是朱家安,哲學雞蛋糕腦闆、沃草烙哲學主編,致力於哲學和批判思考教育,代表作為《哲學哲學雞蛋糕》和《画哲學》。「來去問哲學家」是我的互動專欄,歡迎大家點上方地球或來此對我提問→ https://bit.ly/3oI46wL。 《來去問哲學家》這專欄每個月回答一則讀者提問,歡迎丟問題給我 📮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